-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3.9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洪存正專欄】精準個人化疫苗抗癌令人鼓舞

文/ 洪存正 治療癌症的疫苗已經研發了數十年,但其臨床療效卻一直難以捉...

【韓退之專欄】美國與中國:誰將贏得太空競賽?

文 / 韓退之 儘管美國在太空領域保持主導地位,但重要的是要了解,其在...

【蘇和仲專欄】讀心機器來了!我們如何才能控制它?

科學進步正在迅速使讀心術等科幻概念成為現實,並給正在考慮如何規範讀腦技術...

【韓退之專欄】肉食者鄙

文 / 韓退之 賴清德日前在中山大學演講時,一名外文系的女大生提問,「...
-Advertisement-spot_img

【蘇同叔專欄】加薩、烏克蘭和國際法的崩潰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哈馬斯對以色列的攻擊以及以色列的反應對平民來說是一場災難。在 10 月 7 日的大屠殺中,哈馬斯尋找手無寸鐵的以色列平民,包括婦女、兒童和老人,殺害了近 1,200 人,並劫持了約 240 名人質。截至 2024 年 3 月,以色列隨後在加薩發動的空中和地面行動已造成 3 萬多人死亡,其中估計三分之二是婦女和兒童。以色列的攻勢也導致約 200 萬人流離失所(佔加薩人口的 85% 以上),使超過 100 萬人面臨飢餓的危險,並損壞或摧毀了約 15 萬座民用建築。如今,加薩北部已沒有任何可用的醫院。以色列堅稱,哈馬斯使用民用建築作為盾牌,在其中或在其下方的隧道中進行行動——也許正是因為根據國際法,此類建築被認為是軍事行動的禁區。

加薩衝突是戰爭法崩潰的極端例子

烏娜·A·海瑟薇 Oona A. Hathaway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戰爭無界>( War Unbound) 分析加薩、烏克蘭和國際法的崩潰(Gaza, Ukraine, and the Breakdown of International Law)

國際人道法,也稱為戰爭法或武裝衝突法,旨在使平民免受衝突中最嚴重的災難。這部法律的目標始終很明確:未參與戰鬥的平民應受到保護,免受傷害,並能不受阻礙地獲得人道援助。但在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戰爭中,法律失敗了。哈馬斯繼續扣押人質,並利用學校、醫院和其他民用建築來保護其基礎設施,而以色列則在人口稠密地區發動全面戰爭,並減緩了急需援助的流動速度。結果對加薩平民造成了徹底的破壞。

加薩衝突是戰爭法崩潰的極端例子,但它並不是孤立的衝突。這是自9/11以來的一系列戰爭中最新的一場,從美國領導的「反恐戰爭」到敘利亞內戰,再到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這些戰爭削弱了對平民的保護。從這嚴峻的記錄來看,人們可能很容易得出這樣的結論:二戰後各國政府努力將人道保護寫入法律,但在今天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然而,即使是一個步履蹣跚的國際人道法體係也讓衝突變得更加人道。事實上,儘管發生了所有頻繁的違法行為,但這些法律保護的存在給交戰方帶來了持續的壓力,要求其限制平民傷亡、為非戰鬥人員提供安全區並允許人道主義援助進入——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不這樣做,他們將面臨國際後果。

主權國家的士兵可以在武裝衝突中合法被殺害

在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恐怖之後,美國及其盟國於 1949 年制定了《日內瓦公約》,這四項條約制定了管理戰爭行為的詳細規則。在戰爭法再次受到嚴峻考驗的時刻,美國——尤其是在9/11之後的幾年裡,幫助削弱了戰爭法——現在應該採取行動,更新和加強它們。

戰爭法提供了一種權衡。主權國家的士兵可以在武裝衝突中合法被殺害。作為交換,他們被授予豁免權,允許他們實施在任何其他情況下都可能被視為犯罪的行為——不僅可以殺人,還可以侵入、破門而入、偷竊、攻擊、殘害、綁架、毀壞財產和實施犯罪。無論他們的原因是正義還是不正義,這種豁免權都適用。

限制是有的——在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這些限制都是適度的。被稱為「國際法之父」的 17 世紀初荷蘭外交官雨果·格勞秀斯 (Hugo Grotius) 寫道,應禁止士兵使用毒藥、欺騙殺人(例如假投降後)和強姦。在格勞秀斯的框架中,這三種罪行構成了士兵殺人許可證的唯一例外。奴役、酷刑、掠奪和處決囚犯都是被允許的;故意殺害手無寸鐵的平民,包括婦女和兒童的行為也是如此。儘管當時很少條約規範戰爭行為,但西歐國家廣泛接受這些規則作為習慣國際法。

非國家行為體在戰爭中保護平民就困難得多

當交戰方之一是非國家行為體時,在戰爭中保護平民就困難得多。

根據格老秀斯的說法,士兵不可以隨心所欲地屠殺平民。法律允許他們採取必要的措施來執行敵人侵犯的權利,僅此而已。如果殺害婦女和兒童不能推進戰爭,那就沒有理由這樣做。然而,即使根據當時的國際法,毫無意義地屠殺無辜平民在技術上是非法的,那些犯下這種罪行的人也不能被追究責任;格勞秀斯指出,此類行為可能「不受懲罰」。直到十八世紀中葉,針對平民的襲擊缺乏法律補救措施的問題才開始得到解決,當時各國逐漸採用了區分原則,要求士兵區分戰鬥人員和平民。

在整個十九世紀,戰爭規則不斷演變。 1864 年簽署的第一份《日內瓦公約》禁止攻擊醫院、醫護人員及其病患。 1868 年《聖彼得堡宣言》禁止使用破片性、爆炸性或燃燒性小型武器彈藥。當時大多數世界強國都批准了 1899 年和 1907 年的《海牙公約》,禁止攻擊沒有軍隊保衛的城鎮和建築物。他們也禁止掠奪、處​​決戰俘以及強迫平民宣誓效忠外國勢力。

但參與戰爭的國家卻很難弄清楚如何執行這些規則。他們的解決方案通常是報復:如果對手在軍事行動中違反了戰爭法,一個國家就會以違反自己國家的行為來回應。通常,報復對像是戰俘,因為他們近在咫尺,很容易被殺死。但平民也未能倖免於攻擊。 1808 年,拿破崙戰爭期間,西班牙遊擊隊襲擊了西班牙錫爾山谷的法國縱隊,法國指揮官路易斯-亨利·洛伊松 (Louis-Henri Loison) 將軍命令他的士兵放火燒毀鄉村。

需要新的、更強的規則來規範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超過 3000 萬平民喪生。在這種災難性的暴力事件發生之後,很明顯地需要新的、更強的規則來規範戰爭。 1949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召開的一系列國際會議制定了《日內瓦四公約》,以防止最殘酷的戰爭暴力。儘管格勞秀斯只提出了三項禁令來指導戰爭中的國家,但《日內瓦公約》及其後來的三項附加議定書卻長達數百頁,幾乎涵蓋了任何情況的具體規則。新規則適用於戰場和海上傷病軍事人員、戰俘和平民的治療。

與早期的戰爭法不同,《日內瓦公約》不僅禁止無意義的暴力,也禁止某些形式的旨在推進戰爭目標的暴力。為了遵守這些公約,衝突各方必須區分平民和戰鬥人員、民用場所和軍事場所。最重要的是,他們可能永遠不會故意針對平民或“民用物體”,例如不直接參與軍事行動的學校、私人住宅、建築設備、企業、禮拜場所和醫院。平民絕不能成為報復的目標。 1977 年寫入《第一附加議定書》的比例原則承認,有時軍隊在追求軍事目標時會傷害平民和民用物體。但該規則要求損害「相對於預期的具體和直接的軍事優勢而言不得過大」。此外,預防原則要求軍隊必須時刻注意保護平民和民用物體,即使這樣做可能會減慢軍事行動的速度。

《日內瓦公約》、其議定書以及圍繞其發展的習慣國際法,在以往規則的基礎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他們的目標是保護平民免受傷害,即使這種傷害可能有戰略目的。因此,如果對軍事目標的攻擊有助於交戰方的戰爭努力,如果會傷害太多平民,則被禁止。

在許多方面,《日內瓦公約》都取得了顯著的成功。所有四項公約均已獲得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的批准。大多數國家都採用了軍事手冊,將公約轉化為具體規則,以指導其軍隊的行為。許多人對自己的士兵執行這些規則。然而,這些複雜而雄心勃勃的規則是由與當今大多數衝突截然不同的戰爭所形成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國家之間的戰爭急劇減少,但涉及非國家武裝團體的衝突卻增加。日內瓦公約對後者幾乎沒有提及。只有一項條款,即共同條款,專門適用於與非國家團體的戰爭。事實證明,當交戰方之一是非國家行為體時,在戰爭中保護平民就會困難得多。屬於非國家團體的戰鬥人員通常不穿制服。儘管他們的成員可以在營地集會、訓練,並在等級領導下組織起來,但他們往往在也有平民存在的地方開展活動。因此,很難將他們與普通平民區分開來。

9/11 事件之後,自衛主張發生了變化

9/11 襲擊以及美國的應對措施開啟了戰爭的新時代,將國際人道法推向了崩潰的邊緣。在2001年之前,國際法下的合法自衛通常被理解為僅適用於一國防禦另一國攻擊的情況。在此之前,很少國家將非國家行為者列為使用武力自衛的主要原因。 (以色列是一個明顯的例外;它的對手包括位於埃及、約旦、黎巴嫩和敘利亞的非正規部隊。)

9/11 事件之後,自衛主張發生了變化。正如布希政府向聯合國安理會通報的那樣,美國為其入侵阿富汗辯護,稱其是在回應「蓋達組織對美國及其國民構成的持續威脅」。一年之內,澳洲、加拿大、法國、德國、紐西蘭、波蘭和英國也對蓋達組織提出了自衛要求。不久之後,各國就開始對其他非國家團體提出索賠。例如,2002年,盧安達援引了針對民兵組織聯攻派的自衛權。 2003年,科特迪瓦也以同樣的權利對付「叛軍」。

為了對抗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也稱為 ISIS)等組織,美國及其盟國開始依賴他們所謂的“不願意或無能力的學說”,即針對非國家威脅採取行動的合理性的理論:只要發現非國家行為者的國家不願意或無法壓制威脅。在大多數情況下,美國會尋求政府的同意來針對其領土內的非國家行為者。伊拉克、索馬利亞、葉門以及塔利班下台後的阿富汗都同意美國的干預。當一些國家不同意時(例如敘利亞),美國就會使用不到十幾個國家明確認可的「無法或不願意」理論來證明使用軍事力量的合理性。

在加薩,以色列幾乎沒有不考慮雙重用途的物體或結構。

當華盛頓與非國家行為體開戰時,它一直在努力解決如何區分根據《日內瓦公約》允許其殺害的平民(即「直接參與敵對行動」的人)與不參與敵對行動的人。如果非伊斯蘭國成員的平民為該組織執行一項任務(例如,在道路上放置簡易爆炸裝置),然後作為普通工人返回工作崗位,那麼該人是否仍會成為攻擊目標?

美國和英國為中東的反恐行動制定了自己的規則

2009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向各國政府發布了在與非國家行為者作戰時如何保護平民的指南。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文件重申了必須保護平民免受直接攻擊的規則,「除非他們直接參與敵對行動」。它規定了一項原則,即不直接參與敵對行動的平民不僅必須與武裝部隊區分開來,而且還必須與那些「僅以個人、零星或無組織的方式」參與敵對行動的人區分開來。問題在於細節。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結論是,直接參與敵對行動「是指個人在武裝衝突各方之間敵對行動中實施的具體行為」。融入有組織武裝團體的人具有“持續作戰職能”,並且可以在整個戰爭期間成為攻擊目標。因此,只要與「伊斯蘭國」的衝突持續下去,「伊斯蘭國」武裝份子就被視為合法的軍事目標。但提供非戰鬥支援的 ISIS 成員,包括招募人員、訓練人員和金融家,則不然。為 ISIS 放置簡易爆炸裝置的平民在放置武器和執行任務的途中直接參與了戰爭。但一旦這個任務完成了,直接參與戰爭也就結束了,人就不能再被針對了。許多國家拒絕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指導,包括美國和英國,它們為中東的反恐行動制定了自己的規則。

為了應對不斷變化的城市戰鬥現實,美國和其他國家採取了新政策,再次將平民置於瞄準目標。這轉變的核心是所謂的兩用物體的概念。根據國際人道法,所有地點要麼是軍事地點,要麼是民用地點;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通常用於民用目的的物體,例如禮拜場所、房屋或學校,被認為是民用的。但如果它們被用於軍事目的,它們可能會失去平民身分。

任何看似有資格作為雙重用途的地點都是合法的軍事目標

民事和軍事之間的明確劃分往往與實際情況不符。有許多場所和結構具有重要的民用目的,但由於具有某些軍事用途,可能被視為軍事目標,例如火車、橋樑、發電站和通訊基礎設施。即使是公寓大樓,如果其中一部分用於武器儲存,也可以被視為雙重用途。

更具爭議性的是,美國現在將對手經濟中可能有助於維持戰爭的部門視為合法目標。例如,在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過程中,美國襲擊了油井、煉油廠和油罐車。各國普遍認為,與軍事或國防直接相關的產業可能成為目標,例如生產武器或為軍用車輛供應燃料的產業。但對於交戰方是否可能針對僅透過提供財政支持等間接參與軍事活動的產業,他們存在分歧。美國國防部《戰爭法手冊》認為,某一特定產業或部門「對敵方作戰或維持戰爭能力的有效貢獻就足夠了」。這意味著銀行、企業以及任何有助於對手維持自身生存能力的經濟活動來源都可以成為公平的遊戲目標。由於非國家團體的成員往往依賴與普通平民相同的食物、燃料和金錢來源,這些對平民生活至關重要的經濟領域經常處於直接火線。

因此,軍民兩用概念越來越多地使各種民用活動受到潛在的軍事行動的影響。一個主要用於民用目的的企業,例如煉油廠甚至麵包店,如果以某種方式為戰爭做出了貢獻,就可能成為戰爭目標。情況仍然是,對平民和民用基礎設施的傷害必須與所獲得的潛在軍事優勢成正比。但美國和以色列的立場是,任何看似有資格作為雙重用途的地點都是合法的軍事目標。因此,對此類目標的損害不屬於比例計算的一部分。如果非戰鬥平民預計會受到傷害,則在發動攻擊之前必須權衡,但重要的民用服務(例如水處理廠、電網、銀行或醫院提供的服務)的長期損失,才不是。

哈馬斯既是非國家行為體,也是加薩事實上的管理當局

以色列在加薩的空中和地面行動背後的軍事邏輯部分是這些漸進變化的結果,美國和以色列幾十年來都為這些變化做出了貢獻。哈馬斯既是非國家行為體,也是加薩事實上的管理當局。要確定誰是哈馬斯戰士、誰不是,尤其是從空中確定,是很困難的。即使在地面上,以色列軍隊也常常無法區分平民和戰鬥人員,例如 2023 年 12 月,以色列軍隊射殺了三名揮舞白旗的以色列人質。即使以色列軍隊盡了一切努力來區分戰鬥人員和平民,事實證明,瞄準其中一方而不殺死另一方幾乎是不可能的。鑑於加薩人口密度極高,幾乎所有軍事目標都位於大量平民生活或工作的建築物內、附近、上方或下方。

在加薩,以色列幾乎沒有不考慮雙重用途的物體或結構。以色列在邊境扣留氧氣瓶和帳篷桿等物品,加劇了加薩的人道危機。同時,如果哈馬斯將醫院、學校、公寓大樓甚至禮拜場所用於軍事目的,它也將其視為合法的軍事目標。以色列堅稱,哈馬斯了解戰爭法,並試圖透過將其活動隱藏在受法律保護免受攻擊的民用建築(例如醫院)下的隧道中來保護其軍事基礎設施。以色列在國際法院針對南非關於以色列在加薩實施種族滅絕的指控進行辯護時強調了這一點。

保護平民的原則變成了為暴力辯護的工具

以色列決定將傳統上免受攻擊的地點視為合法目標,這對加薩平民來說意味著毀滅。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人尋求庇護的醫院和學校成為大規模攻擊的目標,​​造成數千人死亡。以色列對相稱性的廣泛解釋使問題變得更加複雜。正如以色列政府發言人 Elon Levy 告訴 BBC 的那樣,以色列認為相稱性意味著一次特定打擊的附帶損害必須與預期的軍事優勢相稱。他解釋說:“這裡預期的軍事優勢是摧毀對猶太人進行大屠殺以來最致命屠殺的恐怖組織。”

以色列將旨在保護平民的原則變成了為暴力辯護的工具。它評估相稱性的方法——不是逐一打擊,而是考慮整個戰爭目標——並不是軍隊應該進行評估的方式。相反,根據《第一附加議定書》規定的國際法,相稱性原則禁止針對平民和地區的預期傷害與攻擊應實現的“直接軍事優勢”相比“過度”的特定攻擊。透過權衡對平民造成的任何單一傷害與所感知的存在威脅,以色列幾乎可以證明任何攻擊都符合相稱性要求;所謂的好處總是超過任何成本。毫不奇怪,這種做法導致了一場毫無克制的戰爭。

烏克蘭創建了一支由超過 40 萬名志願者組成的“IT 軍隊”

儘管平民在加薩戰爭中慘遭殺害,但他們在最近的其他衝突中也遭受了巨大痛苦。敘利亞內戰期間,敘利亞政府多次向本國人民投放毒氣,摧毀整個社區,以鎮壓反對派。 2018年,聯合國報告發現,敘利亞軍隊在俄羅斯軍方的支持下襲擊了醫院、學校和市場。

沙烏地阿拉伯也被指控在針對伊朗支持的葉門胡塞武裝的行動中違反了對平民的法律保護。 2015年,沙烏地阿拉伯領導多國聯盟擊敗胡塞武裝,胡塞武裝對其發動跨國攻擊,佔領也門首都薩那。聯合國調查小組發現,聯軍空襲——美國透過空中加油、情報和軍售提供支援——襲擊了住宅區、市場、葬禮、婚禮、拘留設施、民用船隻和醫療設施,造成 6,000 多人死亡造成10,000 多人受傷。對水處理廠等重要基礎設施的襲擊引發了霍亂疫情,造成數千人死亡,其中大多數是兒童。

烏克蘭也曾發生針對平民的野蠻攻擊。俄羅斯軍隊在布查及其他地區實施了即決處決、失蹤和酷刑。他們狂轟濫炸馬裡烏波爾,毀壞了該市 77% 的醫療設施。在整個戰爭期間,俄羅斯對烏克蘭能源網的攻擊導致數百萬平民斷電、斷水或斷熱。

同時,技術創新有可能進一步削弱平民和戰鬥人員之間的界線。例如,在烏克蘭,烏克蘭人用來報稅的同一個應用程式也可以用來追蹤俄羅斯軍隊。使用「電子敵人」功能,烏克蘭人可以提交有關俄羅斯軍隊調動的報告、照片和影片。然而,這使得這些平民很容易受到攻擊,因為任何使用該應用程式向烏克蘭軍隊發出俄羅斯軍事活動警報的平民都可能被視為“直接參與敵對行動”,因此被視為合法目標。 烏克蘭資料伺服器儲存軍事和民用訊息,可能使電腦網路和其中儲存的資訊成為雙重用途對象。烏克蘭創建了一支由超過 40 萬名志願者組成的“IT 軍隊”,他們與烏克蘭國防部合作,對俄羅斯基礎設施發動網路攻擊。這些烏克蘭人可能沒有意識到,根據國際法,透過志願服務,他們已經成為武裝衝突中的戰鬥人員。

任何美國武器都不會被用來違反國際法?

加薩和烏克蘭戰爭的一個悲觀教訓可能是,二戰來之不易的教訓已經被遺忘,利用法律保護平民免受戰爭侵害的努力毫無意義。但儘管當前的衝突非常殘酷,但如果沒有這些規則,衝突可能會更加可怕。仔細閱讀當今時代就會發現,在最近的戰爭中,交戰各方並沒有完全放棄《日內瓦公約》規定的對平民的保護,而是透過嚴格限制平民的範圍來降低這些保護的效果。美國在這​​一轉變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自 9/11 事件以來,華盛頓利用其權力削弱對使用武力的限制,積極解釋自衛權,並允許更廣泛地針對兩用場地和建築物。這些立場為美軍創造了更大的彈性,但也讓更多平民受到傷害。繼美國之後,法國、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和英國等其他國家也同樣放寬了對本國軍隊的限制。

為了扭轉這一趨勢並加強武裝衝突法,華盛頓必須認識到,接受限制並敦促其他國家也這樣做,對於美國在其最佳狀態下所倡導的人類尊嚴的基本原則至關重要。值得讚揚的是,拜登政府已經朝這個方向採取了一些溫和的步驟。 2022年,國防部公佈了美軍如何更好地保護平民的詳細計劃,今年2月,拜登政府表示,將要求外國政府承諾,他們收到的任何美國武器都不會被用來違反國際法。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美國應該擴大與國際刑事法院的協作與合作

首先,美國應該擴大與國際刑事法院的協作與合作,而國際刑事法院是執行國際人道法的最有效的國際機制。事實上,美國國會議員對國際刑事法院對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期間犯下的罪行行使管轄權表示歡迎,並通過了一項法律,允許美國與其檢察官分享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罪行的證據。然而2020年,川普政府制裁了國際刑事法院的法官和律師,以報復調查美國士兵是否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對於世界其他地方來說,這種虛偽是顯而易見的,也是有啟發性的。美國改善與法院關係的一種方法是廢除《美國服役人員保護法》,該法於 2002 年頒布,通俗地稱為“海牙入侵法”,該法允許總統下令採取軍事行動來保護美國人免受國際刑事法院起訴。它也禁止政府機構協助法院,除非特別允許,就像烏克蘭調查一樣。

美國也應該重新考慮 9/11 事件後採取的一些廣泛的法律立場。例如,它應該對何時可以針對兩用物體進行更嚴格的限制。應修改國防部《戰爭法手冊》中對相稱性原則和可行預防措施的處理,以便更好地反映國際人道法。它應該全面實施其新計劃,以減輕美國軍事行動期間的平民傷害。

華盛頓利用其權力削弱對使用武力的限制

美國也應限制向那些遵守國際人道法的國家提供軍事援助——不僅是提供武器,還包括提供財政支援、情報和訓練。美國在六大洲約80個國家開展了反恐計畫。如果華盛頓將其支持的條件放在更遵守法律上,並從不遵守法律的國家撤回支持,那麼效果將是強大而直接的。以色列也不應該免於這些標準的約束;美國應堅持要求該國明確其打算採取的具體步驟,以確保其在加薩的戰爭行為符合國際法。

自9/11以來,華盛頓利用其權力削弱對使用武力的限制。

這些改變不僅應作為政策問題,而且應作為法律問題。當行政部門為美國的行為提供法律解釋時,它幾乎總是這樣做是為了證明採取軍事行動的合理性,而且往往是以突破現有法律界限的方式。相較之下,當它支持在戰爭中更好地保​​護平民的限制時,它通常強調這樣做只是作為一項政策問題——不是因為這是必需的,而是作為一種選擇。這意味著當約束裝置變得不方便時可以輕鬆丟棄。同時,採取行動的法律依據可以作為先例,為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未來的軍事行動辯護。

如果戰爭法要在當今的生存挑戰中生存下來,美國及其盟國就不能將其視為可根據需要進行調整或擺脫的可選約束,而應將其視為全球法律秩序的不動搖支柱。誠然,會有戰時行為者違法,而平民將繼續受苦受難。但在美國追究這些違法者的責任之前,它必須表明它準備好讓自己的軍隊及其盟友的軍隊遵守同樣的標準。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