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13 日
spot_img

【蘇明允專欄】最有生命力的樹木正在成群結隊地死去

文/ 攝影  蘇明允 小喬爾·K·伯恩JOEL K. BOURNE, ...

【包特金專欄】憂鬱症成因的新想法帶來新治療

克萊爾·威爾遜(Clare Wilson)<關於憂鬱症成因的新想法...

戰略目標不同,柯文哲難與侯友宜合

文  /  張棋龍 為了推出2024年總統候選人,「藍、白」首場幕僚會...

【洪存正專欄】精準個人化疫苗抗癌令人鼓舞

文/ 洪存正 治療癌症的疫苗已經研發了數十年,但其臨床療效卻一直難以捉...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子厚專欄】相信醫師的直覺會帶來更好的照護嗎?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人工智慧可能很快就能幫助分析和診斷患者,但專家表示,它無法達到經驗豐富的醫療服務提供者的直覺。史黛西·科利諾(STACEY COLINO)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的<相信醫師的直覺會帶來更好的照護嗎?>( Does trusting your doctor’s gut feeling lead to better care?)指出,研究人員在 2023 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中觀察到,在預測患者發生術後併發症的可能性方面,外科醫師的直覺判斷超越了預測模型。(Researchers observed in a study published in 2023 that the intuitive judgment of surgeons surpasses predictive models for prognosticating a patient’s potential to develop post-operative complications.)

臨床直覺終於得到了它長期以來應得的尊重

無論它被稱為直覺、第六感還是強烈的預感,新的研究都支持一種融合快速判斷和意識之外的感知的過程——一種在不知道如何知道的情況下了解某事的方式。隨著人們對開發可以分析醫療數據以診斷或治療患者的人工智慧系統的興趣日益濃厚,臨床直覺在醫學中的價值正在被研究,並變得尤為重要。

2023 年《臨床醫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 發現,物理治療師對頸部扭傷相關疾病患者功能恢復預後的臨床直覺與事故後的恢復過程密切相關。2023 年《美國外科醫師學會雜誌》上的另一項研究 得出的結論是,與僅依賴臨床數據(例如患者的合併症和風險因素)相比,「術前外科醫師的直覺本身就是患者結果的獨立預測因子。”

「這是一個認知過程。臨床直覺是關於透過經驗累積的專業知識、知識和模式識別。安大略省漢密爾頓市麥克馬斯特大學家庭醫學系副教授梅雷迪思·范斯通 (Meredith Vanstone) 說:「大腦正在將各種資訊放在一起,並以某種方式對其進行排序,以判斷這個人是否真的生病了。」臨床直覺研究。

考慮到這種認知過程的深度,一些專家對人工智慧技術能否像人類醫師一樣做出醫療決策表示懷疑。

從事醫療決策和使用研究的穆罕默德·加塞米(Mohammad Ghassemi) 表示:「隨著醫師與患者進行多年的互動並看過數千個病例,這些直覺就成為了他們所見過的所有經歷的總結陳述”密西根州立大學健康人工智慧博士。“臨床醫師可以觀察到機器並不總是捕獲或提供的不同事物。” 這些細節可能包括​​患者的外表和行為,包括患者的姿勢、面部表情和對問題的口頭回答。

醫師如何運用臨床直覺

誠然,有些健康專業人士比其他人更頻繁地運用直覺。在健康心理學和行為醫學的一項研究中, 研究人員發現,在涉及緊急情況或複雜程度的醫學專業(例如麻醉學、產科、神經病學和重症監護)中執業的醫師和護士更有可能使用實務中的直覺決策。

哈佛大學創傷外科醫師、外科重症醫師和資訊學教授加布里埃爾·布拉特(Gabriel Brat) 表示:「作為外科醫師,我們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觀察患者,因為結構化數據可能與我們在病人身上看到的情況不一致。」醫學院。“我做到這一點的能力來自於多年來對患者的評估,並為患有某種疾病狀態的人的外觀制定了內部參考。”

在一項涉及 30 名急診、內科和家庭醫學醫師的研究中,Vanstone 和她的同事採訪了參與者,了解他們在臨床實踐中如何憑直覺工作。研究小組發現,經驗豐富的醫師有許多「診斷直覺提醒他們注意不尋常的診斷、先前的診斷錯誤或有害的軌跡」的例子。

「在急診醫學中,直覺是我們工作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因為我們需要在可用資訊很少的情況下快速做出決策,」底特律韋恩州立大學醫學院的急診醫學醫師杰弗裡·A·克萊恩(Jeffrey A. Kline) 說。“直覺是決定何時需要進行診斷測試(尤其是影像學測試)的重要組成部分。”

PLoS One的一項研究支持了 Kline 的觀點,該研究發現,護理師和醫師對於前往急診就診的老年患者在 30 天內死亡或出現其他不良後果的可能性的臨床直覺是高度準確的。當患者同意直覺判斷時,他們獲得準確診斷的可能性就會提高。同時,研究表明,患者對自身問題的直覺是初級保健醫師在做出護理決策時需要考慮的有用資訊。

11 月底,Keith Siau 的臨床直覺經驗在 X(以前稱為 Twitter)上瘋傳。身為英國皇家康沃爾醫院NHS 信託基金的胃腸病學家,Siau 接到一位資深同事打來的電話,該同事正在治療一名80 歲的男子,該男子因大塊膽結石卡在膽管底部而出現黃疸。稱為膽管炎的疾病)。他住院五天,病情穩定,生命徵象正常,血液檢查結果穩定。由於患者肺部也有血栓,因此他正在服用短期血液稀釋藥物。

困境在於是否立即進行臨時內視鏡檢查以治療膽管阻塞,冒著過度出血的風險,還是等待一天讓抗凝血藥物從體內沖洗乾淨,從而完全清除結石。Siau 認為等待是謹慎的做法,以便透過一次手術而不是兩次手術來取出結石,另一位醫師不情願地同意了。

「當我放下電話時,我意識到我忽略了這位經驗豐富的同事的直覺,即這位患者有些不對勁,」西奧說。於是,他回了醫師電話,問他是否認為如果再等一天,病人的病情會惡化。他的同事答應了,於是 病人被送到手術室。

當他到達時,他的心率已升至每分鐘 180 至 200 次,並且發燒了。在得到病人的同意後,Siau小心翼翼地進行了內視鏡檢查,放入支架以排出膿液和膽汁。「第二天我檢查他時,他變了一個人——發燒退了,看起來和感覺都好多了,」肖說。「對我來說,這個故事的教訓是相信其他經驗豐富的臨床醫師所擁有的第六感。那天我很幸運,因為如果我們耐心等待,結果可能會非常不同。”

質疑直覺的重要性

這些經驗都顯示不應盲目遵循臨床直覺。專家表示,僅根據醫師的直覺做出臨床決策並不是正確的選擇。但僅僅依靠醫學演算法(數學模型)來預測患者對不同治療的反應可能也不是最好的做法。

「讓數據科學家感到不舒服的是,特定醫師的臨床直覺存在很大差異,無論是因為他們疲倦、經驗不足、分心還是其他原因,」布拉特補充道。「這就是為什麼你不單獨使用它。問問自己這種直覺什麼時候有價值真的很重要。”

為了優化患者護理,一些專家認為,整合臨床直覺、預測演算法、患者偏好和其他關鍵因素的混合方法至關重要。「臨床直覺是臨床專業知識的一部分,」維拉諾瓦大學路易斯·菲茨帕特里克護理學院教授、兒科重症監護專業護理師 Jennifer Yost 說。“當臨床專業知識是唯一考慮的因素時,就會在醫療保健方面做出糟糕的決定。”

專家表示,醫療保健專業人員應該認識到何時感受到直覺並傾聽它。然後,他們應該權衡自己的直覺與客觀資訊(包括生命徵象和測試結果),並使用分析推理來決定如何進行。加塞米說,對於臨床醫師來說,與其他醫療保健專業人員一起審查他們的直覺,看看他們是否同意他們的直覺也很重要。

「作為醫師,我們都希望將自己視為純粹理性的代理人,整合數據並以這種方式做出決策,」布拉特說。「出於多種原因,很明顯,醫師做出的決定不是基於演算法,而是基於直覺。我認為人工智慧工具和臨床醫師直覺之間的合作將是未來最好的方法,因為它可能會給患者帶來最好的結果。”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