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5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0 日
spot_img

勞動部外籍看護政策的亂象

文 / 張姮燕 從2020年新冠情爆發以來,因為家庭中有重症、罕病...

東元餐飲三大品牌攜手東元電機高雄國際食品展盛大展出...

記者鍾和風/高雄報導 東元餐飲集團率三大品牌摩斯漢堡、樂雅樂餐廳、蜜可...

【洪存正專欄】為什麼人類越來越短視?

《新科學人》(New Scientist)期刊理查德·費舍爾(Richa...

【阮仲容專欄】月球水冰的吸引力

文 / 阮仲容 T.V.帕德瑪(T. V. Padma) 發表在最新一...
-Advertisement-spot_img

【柳三變專欄】以色列無異攻擊伊朗領土本身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4月1日,以色列在兩國正在進行的影子戰爭中對伊朗發動了最新一次襲擊,這次空襲夷平了伊朗駐大馬士革大使館建築群的一部分,據報道造成至少12人死亡。死者中有穆罕默德·禮薩·扎赫迪(Mohammad Reza Zahedi),他領導了伊朗在敘利亞和黎巴嫩的軍事行動,他在那裡工作了幾十年,並成為真主黨及其領導人哈桑·納斯魯拉的密切對話者。這次襲擊也殺死了扎赫迪的副手穆罕默德·哈迪·哈吉·拉希米以及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的至少五名其他軍官。達莉亞·達薩·凱伊 (DALIA DASSA KAYE)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以色列解放了?>( Israel Unleashed?)指出,針對伊朗目標的無恥行動可能適得其反(A Brazen Campaign Against Iranian Targets Could Backfire)。達莉亞·達薩·凱  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伯克國際關係中心的高級研究員,也是隆德大學富布賴特·舒曼訪問學者。

這無異於攻擊伊朗領土本身

以色列對伊朗外交大樓的攻擊跨越了新的界限,伊朗和許多其他國家的政府認為這無異於攻擊伊朗領土本身。在該地點針對高級官員的決定可能反映了以色列政府的信念,即現在是對伊朗軍事目標採取行動的時候了,無論這些目標在哪裡,並且相對不受懲罰。從以色列的角度來看,伊朗受到足夠的限制,不太可能做出可能導致區域戰爭無法控制爆發的反應。也就是說,以色列可能認為加薩戰爭正在擴大,而不是限制其針對伊朗及其盟友的迴旋餘地。如果是這樣的話,以色列人可能低估了當前地區氣候的不可預測性。這次襲擊可能被證明是誤判,不僅對以色列而且對整個地區都會帶來危險的後果。

兩次戰爭之間的戰役

10月7日哈馬斯襲擊以色列後,以色列針對敘利亞境內與伊朗有關的目標的行動並未開始,儘管自加薩戰爭爆發以來以色列的打擊似乎有所加強。十多年來,以色列一直在敘利亞參與以色列安全專家所說的“兩次戰爭之間的戰役”,這是削弱與伊朗有聯繫的民兵組織的持續努力的一部分。多年來,以色列襲擊的規模和性質已經從重點打擊伊朗武器轉運和彈藥地點轉變為更有針對性的行動,以殺死伊朗網絡中的關鍵作戰和情報領導人,包括日益高級的伊朗軍事人員。

以色列已殺害黎巴嫩真主黨150 名戰士

事實上,最近的這次襲擊是在近幾個月來以色列對敘利亞及其他地區的伊朗高價值目標進行襲擊的模式之後進行的。伊朗指控以色列去年12月在大馬士革的一次空襲中殺死了一名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指揮官,隨後一個月,以色列對大馬士革的一次空襲殺死了一名伊朗情報部門負責人和其他幾名伊朗革命衛隊成員。 2月份,以色列對大馬士革的空襲再次針對伊斯蘭革命衛隊的高級成員以及真主黨,真主黨也面臨以色列襲擊的增加。

自加薩戰爭爆發以來,以色列已殺害黎巴嫩真主黨高級指揮官和至少 150 名真主黨戰士,以回應真主黨無人機和反坦克飛彈對以色列北部的多次襲擊。以色列國防部長約阿夫·加蘭特 (Yoav Gallant) 在二月承認,以色列「加大」了對真主黨的攻擊力度,使用了更重的炸彈,目標深入黎巴嫩境內。以色列軍隊還在 1 月初在貝魯特的無人機襲擊中殺死了哈馬斯副領導人薩利赫·阿魯裡 (Saleh al-Arouri),這標誌著局勢明顯升級;先前以色列的攻擊主要集中在以色列和黎巴嫩邊境地區。 3月29日,以色列空襲阿勒頗附近,造成數十名敘利亞士兵和真主黨武裝份子死亡。

紙老虎?

儘管以色列多年來一直在敘利亞襲擊伊朗目標,但自 10 月 7 日以來的襲擊是在整個地區處於緊張狀態之際進行的。伊朗支持的葉門胡塞武裝組織仍然毫不猶豫地襲擊通過紅海的國際航運。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朗支持的民兵已將美軍作為目標。同時,以色列國防軍和真主黨之間的持續衝突導致以色列和黎巴嫩邊境兩側數萬名平民流離失所。可以肯定的是,這還不是一場全面的地區戰爭,但各條戰線的軍事升級仍在繼續,只要加薩的流血和人道主義災難繼續存在,暴力的平靜就可能是暫時的。在這種危險的環境下,以色列對伊朗目標的攻擊導致反擊的風險越來越大。

在哈馬斯10月7日發動史無前例的襲擊之後,以色列本來可以縮減針對伊朗的更廣泛的區域行動,因為它專注於來自加沙的迫在眉睫的威脅,特別是考慮到真主黨似乎並不急於加入哈馬斯的戰鬥。鑑於區域動盪加劇,特別是考慮到美國強烈希望遏制戰爭並避免與伊朗直接對抗,以色列本可以調整其地區行動,而這也是以色列阿拉伯鄰國的共同偏好。

以色列正試圖挑釁伊朗發動戰爭

但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和他的緊急戰爭內閣似乎選擇了不同的路線。戰爭爆發六個月後,以色列加倍努力進行區域行動。這是當時以色列教育部長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 2018 年所謂的「章魚主義」的邏輯延伸。以色列認為,它需要直接對抗伊朗,而不僅僅是追捕在整個地區充當敵人觸角的代理人勢力。按照這個戰略,以色列必須讓伊朗對其地區民兵的行為負責,即使伊朗對其去中心化網路中的不同組織有不同程度的控制。這一做法得到了以色列公眾和以色列政界的大力支持。

一些觀察家認為,以色列正試圖挑釁伊朗發動戰爭。但相反的邏輯可能正在上演。以色列可能押注伊朗現在更加克制和束縛,因為它擔心可能引發以色列直接攻擊的報復行動。以色列認為伊朗在政治和經濟上處於弱勢,儘管許多分析家認為,伊朗受到加薩戰爭及其與俄羅斯加強軍事結盟的支持。自從美國於2020 年刺殺伊朗聖城軍指揮官卡西姆·蘇萊馬尼將軍以來,政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一直在爭論伊朗應對襲擊的能力。以色列內部的一個普遍說法是,蘇萊馬尼的遇刺暴露了伊朗是一隻紙老虎:在承諾為蘇萊馬尼報仇,伊朗人最終做得很少。相互競爭的解釋是,蘇萊馬尼被殺實際上加劇了針對以色列和美國的戰鬥和威脅。近年來,伊朗支持的激進組織的能力不斷擴大,這表明蘇萊馬尼的死亡並沒有從根本上阻止或削弱伊朗支持的組織在整個地區造成巨大破壞的能力。

以色列對伊朗外交官邸的攻擊跨越了新的界線。

但以色列的觀察並沒有錯,也就是過去六個月以色列對敘利亞和黎巴嫩發動猛烈攻擊後,伊朗和真主黨幾乎沒有採取任何報復行動。以色列人可能會將這一時刻視為進一步削弱伊朗及其地區盟友的機會,因為他們仍然得到華盛頓的全力支持,並且已經相信全世界都在反對他們。以色列可能有信心能夠在不引發真主黨或伊朗直接戰爭的情況下突破邊界。換句話說,以色列升級軍事打擊的目的可能不是為了挑釁伊朗直接參戰,而是為了挑釁伊朗直接參戰。他們可能會升級,因為他們認為伊朗人可能會袖手旁觀。

類似的邏輯可能正在指導以色列對華盛頓的計算。以色列可能認為自己可以繼續限制軍事升級,因為它希望美國不插手,甚至可能默認支持以色列針對同樣威脅美國利益的組織採取行動。拜登政府自 10 月 7 日以來支持以色列軍事行動的記錄似乎支持了這種假設。儘管拜登政府對以色列在加薩的行動表示不安,但美國對以色列的軍事和政治支持仍沒有改變。

與災難調情

以色列在試圖削弱伊朗及其代理人時假設自己幾乎不會受到任何限制,因此它正在冒很大的風險。伊朗可能覺得有必要在某個時候直接對以色列做出回應,而且它似乎在國內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有關伊朗襲擊以色列外交設施和海外平民的陰謀被挫敗的報道表明,伊朗未能對以色列利益進行直接報復並不是因為缺乏嘗試。伊拉克民兵部隊已經開始攻擊以色列,在以色列最近一次襲擊大馬士革的前一天晚上,他們對以色列埃拉特的一個海軍基地發動了無人機攻擊。也門胡塞武裝也將飛彈瞄準了以色列南部。

以色列可能認為此類風險是可控的。但有罪不罰意識的增強不僅對以色列構成風險,對以色列也構成威脅。這是一種危險的姿態,可能會直接危及美國的利益和生命。繼加薩戰爭前以色列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朗目標發動攻擊後,伊朗選擇透過其駐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民兵部隊對美軍進行報復。從 2021 年開始,伊朗支持的組織對美軍發動了 80 多次攻擊,直到 2023 年中期伊朗和美國達成非正式的緩和局勢協議。加薩戰爭開始後,對美軍的攻擊重新開始,而且更加猛烈。今年一月,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組織發動無人機攻擊,造成三名駐約旦美軍人員死亡。作為回應,美國對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組織發動了一系列報復性打擊。自美國發動攻擊以來,該地區針對美軍的暴力活動已經平息。現在,隨著以色列對大馬士革的襲擊,這種暫停可能面臨危險。以色列發動攻擊後數小時內,駐敘利亞美軍擊落了附近飛行的一架攻擊無人機。

加薩戰爭似乎正在強化以色列本已強烈的動機,即更多而不是更少地與伊朗軍事升級。無論是在加薩之前或之後,以色列領導人一直在這樣的假設下開展工作:隨著以色列實現削弱伊朗軸心的目標,同時改善與同樣對伊朗持警惕態度的阿拉伯國家的關係,與伊朗的衝突可以得到遏制。這些假設甚至在 10 月 7 日之前就存在缺陷。但在對加薩的持續攻擊和對巴勒斯坦平民的殺戮規模之大之前難以想像的過程中,以色列正在玩火。風險在於,在某個時候,以色列將為攻擊付出比預期更高的代價。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很可能也會付出代價。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