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台灣民俗【李新議事錄】高雄做為被黃...

【李新議事錄】高雄做為被黃色小鴨療癒之所 ~速記某生日宴酒後吐真言的一趴

Date:

[ 藝術非非想 ]

 在google

 南方,點不到;

 高雄,點就有。

 如果:「高雄」做為被黃色小鴨療癒之所

 換成:「南方」做為被黃色小鴨療癒之所

 你最認同的哪個判準定位?

南方美術館 誰開的在高雄內惟埤

臺灣第三座公立美術館-高美館,1994年6月成立。2017年7月起納入行政法人化營運。

根據高美館論說,在屆滿25週年的2019年推出《South Plus: 大南方多元史觀特藏室》之首部曲《南方作為相遇之所》是此面向「南方」的探勘。主要透過高雄市立美術館館藏1930年代至1960年代之作品,以及相關文獻、檔案,探討南方概念之形塑和可能性,南方是作為一種差異特質與匯聚,試圖導引出一個更具開放性與對話性的歷史意識與研究框架。

「南方作為衝撞之所」為「多元史觀特藏室」二部曲,以1970至90年代間「大高雄藝術」發展為主要研究對象。

黃色小鴨,十年後,雙雙對對來高雄,似乎被感受到將對疫情後,台灣人的焦慮心情,發揮一定的療癒作用。(攝影/李新)

高雄,世界獨有;南方哪一國沒有!

根據上述所說,2023年某日生日晚宴,酒過七巡:

藝術賢拜說:「高雄『不能』作為相遇之所」嗎?「高雄『不能』作為衝撞之所」嗎?

大老也說:高美館是此展,包括館藏與研究對象都是高雄,說是「刑案案發地」或說是新聞六大要素:人事時地物的「地」,就在高雄,叫高雄「甘甭好」?一定要說是南方嗎。

老大吸一口氣說:歷史明訓,南奴北王;而台北高雄,曾是台灣兩大都市,位在南方的高雄三不五時,還可聽到對天龍國的反抗言論。

高雄被消滅,是阿共派你來的嗎?

中生代之一先乾為敬說:你頭戴阮高雄的天,腳踏阮高雄的地,朝夕呼吸阮高雄的PM2.5,還用阮高雄的資源,大聲叫「我驕傲、我高雄」,不可以嗎?啊「魅力南方」講的主角是高雄,為何不大聲喊「魅力高雄」?啊無~啊無~你是阿共仔派來消滅高雄的嗎?

新銳藝術家說,「南方作為相遇之所」、「南方作為衝撞之所」,如果直直進入國際藝術舞台,如何讓國際人士一眼便知是在彰顯高雄的藝術之光?如果直接叫響「高雄」,絕對更生猛有力啊!不是嗎?

高雄是C位主角 南方書寫才生猛

也是新銳說,藝術就是要妄言多多,夸夸其談,才能顯現偉大無疆;要跟真實、現實拉開距離,更顯得無限崇高啊!

另一中生代也敬酒說:市長陳其邁2020年初選高雄市長,自說一生懸命高雄,近年政績首倡半導體產業在高雄,台積電在高雄楠梓區準備投資2兆元,興建3座2奈米最先進製程的晶圓廠。其是不是也要改稱「陳其邁的半導體城是南方,不是高雄」?

共識決:請市長陳其邁「踹共」。

哈哈~誰去請?大老舉杯吆喝「來來來,喝酒喝酒!」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李 新
李 新
資深媒體人。現為「李新藝事所」主任,2023年出版「中年男子情思境」詩集。嘗試以「藝術複眼」觀點,書寫藝術。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