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阮仲容專欄】月球水冰的吸引力

文 / 阮仲容 T.V.帕德瑪(T. V. Padma) 發表在最新一...

【洪存正專欄】福奇(Anthony Fauci)是...

最近雷切爾·戈特鮑姆(Rachel Gotbaum)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

【鄭春鴻專欄】【醫院小說】藥

當他們進來的時候,我大概還在張牙舞爪、四肢揮動。沒錯!當時我一定像一個瘋...

【蔡先靖專欄】納稅的歷史有多久了?

每年四月,美國都會出現可預測的春天跡象:含苞待放的花朵、鳴叫的鳥兒和…稅...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 《新三國演義?還是新春秋戰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週年有感》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去年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在烏克蘭毫無挑釁的情況下,僅僅因為古老意識形態勢力範圍的歷史情結,悍然揮動大軍全面入侵主權獨立的聯合國成員國烏克蘭,原以為在很短時間裡,頂多兩三個星期,就可以在烏克蘭人「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氛圍中,將烏克蘭佔為己有。

萬萬沒想到,本來多少還有點和俄羅斯沾親帶故「一家親」的烏克蘭人,在俄羅斯如此明目張膽毫不顧惜的高壓入侵之下,竟被激發出前所未有的同仇敵愾,加上總統澤倫斯基的勇敢領導,乃出現舉國一致的堅強抵抗,使擁有壓倒性優勢兵力的俄羅斯陷入泥淖,成了普丁騎虎難下的燙手山芋。

目前最新進展是,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週年之際,普丁為了硬拗展示成果,開始對烏克蘭發動新一輪的猛烈攻勢;在此同時,美國總統拜登則冒險親自造訪基輔,展現出西方各國堅定支持烏克蘭的決心,堅信民主自由終將獲勝,絕不縱容俄羅斯對烏克蘭肆無忌憚的要求。事態會如何發展?顯然已到關鍵階段。

**只要不爆發核大戰**

說實在,目前事態已經擺得很明顯,那就是,只要不爆發核大戰,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敗局已定。

不過,筆者也不得不強調,俄羅斯和烏克蘭(以及烏克蘭背後的自由民主世界)拚意志力也好,透過談判終止戰爭也好,首先,烏克蘭無端遭受的犧牲與殘破已經無可挽回;其次,國際社會如果不能對俄羅斯悍然入侵另一個主權國家的作為施加有效懲罰,則二次大戰後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勢將萎縮甚至崩塌。

眾所周知,二戰後的冷戰時期,國際上是美蘇兩個陣營的對抗。冷戰結束後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可是美國獨大的民主陣營當道時期。然而,自去年2月24日起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後,加上毛共中國崛起,顯而易見的是,國際社會可能朝向以美俄中三國為主角的新三國演義演變,如果再加上其他林林總總的大小國家,國際社會是不是越來越像新的春秋戰國時期?

圖為普丁接見王毅/TASS
圖為普丁接見王毅/TASS

以美國為首的單一霸權,加上美國本身的自由民主機制,處理國際問題相對簡單固不用說了;就算美蘇之間兩大陣營對抗的冷戰時期,多少可以透過二者協商,變數還少,也還好辦;現在加上毛共中國崛起,摻上一腳,對解決問題顯而易見可就不會那麼容易了。

美蘇冷戰時期,美蘇兩大陣營基本上各自獨立,互不往來。但毛共中國的崛起,卻是在經濟貿易已經和西方緊緊綑綁的前提下,才展現出和美國較勁亟思取而代之的真面目,問題的複雜度也就可想而知。

**難道美國不可挑戰?**

或許有人會說,憑什麼美國不可挑戰?歷來強權政治版圖的改變,沒有不是經過戰爭而來,俄羅斯也好,崛起的毛共中國也罷,豈能沒有不跟美國一拚的決心?

這種說法表面上言之成理,但問題的關鍵是,忘了今夕何夕。道理很簡單,就因為核武器的發明,才使得二次大戰後迄今七十餘年,強權之間不敢再戰。也因此,如果要橫挑國際秩序,甚至不惜引起核武對抗的世界大戰,那麼,就只能證明普丁的俄羅斯和毛共中國是多麼不負責任的世界公敵,人類公敵。

**世界大戰?還是世界大亂?**

總而言之,在此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週年之際,筆者最大的感觸,仍然是去年三月發表的《世界大戰?還是世界大亂?》一文。特摘錄於後,但願能鑑往知來,趨吉避凶:

自俄羅斯於2月24日明目張膽揮軍打進烏克蘭以來,已經三個星期,此期間,烏克蘭的戰爭局勢,佔據了全世界新聞的主要版面,高潮迭起,幾乎比小說更富有戲劇性!

話說,首先是,去年底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大軍,西方媒體大事報導俄羅斯打算全面入侵烏克蘭,迫使烏克蘭就範,但是俄羅斯方面卻極力否認,反咬西方媒體惡意造謠。

接著是,許多西方大國領袖,包括法國總統馬克宏,德國總理蕭茲在內,絡繹於途前往莫斯科和普丁懇談,希望俄羅斯以世界和平大局為重,不要輕啟戰端,結果都不得要領,無功而返。

接著是,普丁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個省份 – 頓內茨克,盧甘斯克為獨立國,並立即與之建交,將這兩個地區一把抓進俄羅斯勢力範圍。

** 圖窮匕見 **

然而,就在有些分析家揣測普丁可能就此收手,暫時放過烏克蘭一馬,偃旗息鼓之際,沒想到西方情報界的預測得到證實,普丁終於在2月24日圖窮匕見,下令大軍三面越界進攻烏克蘭,公然挑戰現有的國際秩序。

接下來的發展是,首先,烏克蘭總統 – 喜劇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不但沒有接受西方的避難邀請,反而挺身要求西方給予軍事援助,一躍成為凝聚烏克蘭人民的抗敵英雄,而且也凝聚了整個西方自由世界的支持力度。

在此同時,原以為只需要幾天功夫就可以讓烏克蘭屈膝投降的俄羅斯大軍,一者由於後勤補給缺點畢露,再者由於師出無名士氣低落,進展速度遠遠不如預期。

與此同時,數達百萬計的烏克蘭老弱婦孺,倉皇逃往鄰近的波蘭等自由國家,造成歐洲自二次大戰以來最嚴重的戰爭人道危機;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也一如先前所重申的,對俄羅斯進行了大規模經濟制裁,這其中,甚至加入了數百年來嚴守中立的瑞士,給俄羅斯經濟造成立竿見影的打擊。

此外,不但西方自由國家各大城市紛紛湧現大規模反戰集會,甚至連俄羅斯境內,也出現反對普丁入侵烏克蘭的示威和聲浪。

** 瘋狂惡念 **

在此情況下,俄羅斯總統普丁,居然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已經再三表明不會為了烏克蘭和俄羅斯直接軍事衝突的情況下,宣布將俄羅斯核武警戒升高到備戰狀態。

最近的狀況是,俄羅斯大軍雖然已經包圍烏克蘭第二大城,但是綿延四、五十英里的俄羅斯坦克部隊,顯然不像是一個訓練有素協同良好,可以速戰速決的鋼鐵大軍;再者,由於始終無法摧毀烏克蘭的防空武力,因此,俄羅斯迄目前還搶不到制空權,而對於一個外來的入侵武力來說,拿不到制空權,可說距離全面佔領還遙遠得很。

或許有人會疑惑,俄羅斯到底是為了什麼非要吞下烏克蘭不可?

這裡面,有歷史因素,也有地緣政治因素,還有普丁個人的感情因素。

歷史因素是,烏克蘭人大體上與俄羅斯人同文同種,這也是普丁口口聲聲所說「烏克蘭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的理由;地緣政治的因素,很簡單,就是俄羅斯不希望烏克蘭成為北約一部份,這點很可以理解,但是普丁有沒有想過,北約根本只是一個冷戰時期遺留下來的防守聯盟,怎麼可能對龐然巨物的俄羅斯構成威脅?個人感情因素則是普丁跳脫不了醉心於過去俄羅斯帝國(或前蘇聯)的榮光,眼睛往後看而不是向前瞻,心心念念想要恢復過去的時代,加以當權二十多年大體一帆風順,又缺少平衡機制,乃愈發自我膨脹,終至把整個俄羅斯拖下水。

** 世界大亂 **

現在,最叫人擔心的是,普丁會不會在烏克蘭戰事進展不順,國內經濟又因西方制裁而大幅衰退陷入困頓的情況下,鋌而走險,動用核武?

普丁2月21日在莫斯科發表講話揚言恢復核試驗,圖/俄羅斯官網
普丁2023年2月21日在莫斯科發表講話揚言恢復核試驗,圖/俄羅斯官網

據多位專研普丁的專家(包括美國著名的俄羅斯專家費歐納、希爾Fiona Hill女士)的看法,答案竟然是肯定的。普丁曾經說出「如果連俄羅斯都沒有了,還要這個世界做什麼?」這樣的狠話,反證其心智的瘋狂程度,更遠甚於前蘇聯歷任領導人。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個已經七、八十年相對承平繁榮的現代世界,顯然因為普丁公然揮動大軍明目張膽攻打一個先進繁榮的主權國家而變得岌岌可危,即使暫時不爆發世界大戰,但是,國際秩序因此大亂,恐怕也在所難免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宋 亞伯
宋 亞伯
資深媒體工作者,歷史文化評論家。1980年代曾赴美攻讀歷史與新聞。曾任職<民族晚報>,紐約 <中報>編譯﹑主筆,華盛頓<美國之音>,並曾獲金鐘獎「最佳國際華語節目獎」。著有「亂~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譯有「資訊的地緣政治」「福爾摩莎的呼喚」等。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