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7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1 日
spot_img

《大學生來撞鐘》嘴角上場45度的暖師們

文/鍾晞妍、李奕勳、郭又瑄、柯羽容、蕭莉蓉 人工智慧(AI)幾可確定將...

【韓退之專欄】藝術如何塑造民主與獨裁之間的較量

獨裁者知道控制他們的社會需要的不僅僅是警察或法院的高壓手段;它還需要塑造...

【鄭春鴻專欄】無用之用

原來這些所謂「有用的知識」只解決「活著」的問題;而被多數人認為是「無用的...

【包特金特稿】科研「極度多產」作者激增,令人憂心

每年發表 60 多篇論文的研究人員比不到十年前增加了四倍。根據 11 月...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礦工的未亡人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84年,美麗島高雄事件後的第五年,我因黑名單無法返台。

那一年,台灣接連發生21起煤礦礦場災變,共造成289人死亡。

其中最為媒體大幅報導的是6月20日的海山煤礦煤塵爆炸災變,起因是台車第七車和第八車插銷沒插好,導致台車滑落,又因撞擊高壓電,引發火花和空氣中的煤粉接觸,進一步引發塵爆事故。

在撞擊過程中,未直接遭撞的礦工也因為空氣中佈滿一氧化碳窒息而死,共計造成72死,罹難者大多為阿美族礦工。

海山煤礦是土城第一大礦場,僅次於全國第二大礦瑞三煤礦,董事長為台灣省議員李建和。

海山和瑞三兩大煤礦,都是瑞芳李家的家族企業。海山自1946年起,至1989年停產,產煤年數44年,累計總生產量四百六十六萬四千六百三十四公噸。

海山礦災事發後,礦場方面故意拖延向台灣省礦務局的報告長達三小時,意圖改變現場、湮滅証據。

礦災後海山煤礦仍持續開採,直到1989年政府發布「輔導煤礦礦工轉業及補助礦工資遣實施要點」,海山煤礦才於當年12月停止開採,並在4年後轉行為建設及土地開發,名稱為「寶山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海山煤礦煤塵爆炸造成重大傷亡/維基

國民黨一黨獨大統治時期,海山煤礦和台灣各主要煤礦及汽車客運公司一樣,是特權行業,礦場負責人多半會給予一席台灣省議員的職位(那個年代雖然也有選舉,但買票作票猖獗,只要國民黨提名即是當選的保證),光是瑞芳李家就出了好幾個省議員,幾乎形同世襲。

就在海山煤礦發生災變不到一個月的1984年7月10日下午,台北縣瑞芳鎮(今新北市瑞芳區)九份「煤山煤礦」壓風機房突然發生火災,機房的坑木支架與機械潤滑油等迅速燃燒,煙霧隨氣流進入斜坑,使第一班休工欲出坑,及第二班已入坑,總共123名礦工深陷充滿薰煙與一氧化碳的坑內。經搶救後22人送醫救活,其餘101人罹難,救活的人中有半數因一氧化碳中毒成為植物人,死傷人數比海山煤礦更多。

8月31日鑑定小組公佈災害鑑定報告指出,災變肇因為第二段斜坑(右斜坑)右二片壓風機房坑壁落石擊傷220V電線,發生連續性之短路電弧,導致旁邊變壓器負載劇增,絕緣油起火燃燒,並延燒至附近機電設備、油漬;而第一時間未能及時撲滅火勢,以致含有濃厚的一氧化碳之濃煙漫延坑道,造成嚴重傷亡。

另外,受困員工未能依規定佩帶一氧化碳自救呼吸器;而空氣壓縮機依規定應置於坑外,但場方為了省錢而把壓縮機放在坑內,且礦災時最重要的抽風機老舊而不堪使用,這些因素均為災情如此嚴重的原因。

由於煤礦災變頻仍,蔣經國不得不下令全台逾百煤礦停產,同年8月8日行政院頒布台灣地區煤業政策,以礦業安全優先,也積極輔導礦業公司轉型收坑,並逐步增加燃煤進口,使得台灣礦業逐漸走向歷史。

隔海看著煤礦災變的新聞,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聾啞媽媽接獲丈夫死訊時,剛剛產下小嬰兒,親友擔心她一個人聽不見,無法撫養孩子長大,正考慮忍痛將嬰兒送人,新聞報導中聾啞媽媽哭斷腸的照片,令人看了眼淚直流。

想不到十多年後我回到台灣,在台北縣(今新北市)選過立委及國代等公職,那位聾啞媽媽和當年罹難礦工的未亡人竟然出現在我眼前。

她們是煤山煤礦的受災戶。她們告訴我,礦災發生後,除了政府應付式的慰問救災之外,其實有不少民間捐款,台北縣政府卻告訴罹難者家屬說,因為怕太太們會改嫁,導致受災戶小朋友乏人照顧,所有捐款統一由台北縣政府社會局保管,再由社會局擬訂辦法按月發放給各受災戶。

為了處理這些捐款的發放事宜,社會局以捐款帳戶的錢,聘請兩名專職約聘雇人員,受災戶按月到社會局領取微薄的救助金時還要看他們的臉色;而因為他們領了這筆為數不多的民間善款,其他各項救助金額,他們都被排除在外,甚至家屬因病到隔壁的台北市就醫,也因他們領有這些捐款,所有其他的救濟管道全部和他們無緣,對他們相當不公平。

我問聾啞媽媽當年的小貝比如何了?旁人說雖然送給親戚撫養,結果沒多久就夭折了,我聽了當場落淚,這是什麼樣的悲慘世界啊。

我後來多次帶她們去台北縣政府及台北縣議會陳情,不但得不到回應,有一次家屬在縣議會停車場出口等著向縣長蘇貞昌陳情,聾啞媽媽一看到縣長座車立刻衝向前,座車卻繼續疾駛離開,聾啞媽媽差點被撞倒!何等冷血的官僚!

會想起這段礦工未亡人的往事,是因為賴清德回萬里老家演講時落淚,其他兩名總統候選人不約而同,一個說要去賴清德老家違建前開直播,一個要他把話說清楚不用哭,同樣是何等冷血的政客啊。

這兩名政客都當過直轄市長,難道不知道當年礦場是特許行業、礦工是每天冒死工作的最底層勞工?

特別是新北市礦場最多,直到今天還有不少地區靠著廢礦坑發展觀光,市長拜票時多少會遇到一些老礦工、至少聽過無數礦工即便安全離職,沒多久即死於矽肺的故事吧?前台聯立委廖本煙的父親也是礦工,不懂就去問問他吧。

早年礦工都清楚知道,他們是在每天全身烏黑走出礦坑,回到礦場旁邊簡陋骯髒的工寮,才確知他們又多活了一天,每天為了生活睹命工作,沒有勞保、沒有職災保障或救濟管道,只為了養家,卻不一定能活口,這是成長在相對富裕平權的現代人所難以想像的悲慘世界。

賴清德爸爸因礦場災變致死的時間,早於海山及煤山煤礦災變,可以想像當年賴母獨力支撐整個家庭的艱辛。

國民黨政府不只從未照顧底層礦工,即連賴清德家當年所居住的工寮,也是因礦場主人的仁慈,他們才能買下土地,和其他所有居住工寮的礦工家族一樣,沒有任何特權,竟然在選舉期間被類比為豪宅違建,要他說清楚,這不只是對賴清德的污衊,更是在所有底層前礦工及家屬的傷口灑鹽,其心可誅,其行可鄙。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陳婉真
陳婉真
彰化人,余紀忠時代的《中國時報》記者,1978年投入黨外運動,創辦《潮流》地下報,1979年訪美期間因抗議同志被捕及美麗島高雄事件,淪為黑名單,1989年受鄭南榕自焚的感召成功突破黑名單返台。曾任立委、國代,現專事寫作。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