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于思專欄】人造光污染飆升,物種遭滅絕危險

天黑了,把燈點亮,對現代人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沒人會覺得這有甚麼最過或邪...

疫苗等防疫物資必將走向商業化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下降,但醫師也開始擔憂疫苗、口服藥、快篩試劑等重要防...

【王半山專欄】為什麼以色列不會改變?

幾乎從10月7日哈馬斯突破以色列與加薩走廊的安全屏障並開始橫衝直撞的那一...

【曾子固專欄】百歲水牛魚,越老越健康!

蒂娜·戴恩斯TINA DEINES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歐盟決心:不能讓俄羅斯獲勝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近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呼籲,西方國家加強對烏克蘭提供裝備和軍事支持,提供「可操作的任何武器」,她態度堅決地表示:「俄羅斯必須接受它應有的失敗。」
無獨有偶,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也在前些日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為結束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莫斯科必須接受失敗。」針對朔爾茨的此番言論,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紮哈羅娃反應激烈,惡言諷刺朔爾茨「先天腦殘」。本月18日德國《世界報》報道,朔爾茨向烏克蘭方面保證,在俄烏沖突中,德國將無限期的繼續提供支持。朔爾茨說:「只要必要,我們將繼續支持烏克蘭。」他還強調,為了確保俄羅斯失敗,德國正在與國際夥伴密切協調,「持續」提供「大量武器」。

顯然,最近歐盟國家對烏克蘭的支持,發生了很大變化,就連一直猶豫不決的朔爾茨總理,也終於下了決心、說了狠話。

朔爾茨宣布交付「豹2」坦克

譴責,是表達了態度;行動,是德國政府決策的落實。1月25日德國每日新聞報道:在涉及德國向烏克蘭交付「豹2」主戰坦克的討論中,德國政府一直表現得猶豫不決、拖泥帶水。今天柏林方面終於決定向烏克蘭提供「豹2」主戰坦克。

支持交付坦克決定的自民黨和綠黨總算鬆了一口氣,前不久剛訪問台灣的國防委員會主席斯特拉克-齊默爾曼(Marie-Agnes Strack-Zimmermann)說:「這個決定很艱難,花了太長時間,但最終批准通過合作夥伴國家交付「豹 2」坦克,也傳遞了對受虐和勇敢的烏克蘭人民的救贖信息。」

「豹2」坦克(Leopard 2)是服役於德國聯邦國防軍的主戰坦克,被公認為當今世界上性能最優秀和均衡的主戰坦克之一,是西方國家20世紀末21世紀初的主流坦克,它多次在加拿大陸軍杯(CAT)比賽中奪冠,「豹2」的設計思想影響了多個國家主戰坦克的設計。

「豹2」坦克主要裝備除德國外,還有荷蘭、瑞士、瑞典、西班牙、丹麥、挪威、奧地利、波蘭、土耳其和新加坡等國。在歐洲除了英國、法國和義大利之外,其它國家都擁有「豹2」坦克,使它榮獲「歐洲豹」稱號。

朔爾茨曾在不久前柏林的一次峰會上講道:普京對烏克蘭的入侵,是對「『西方集體』的十字軍東征」,他表示:「一直以來,普京和他的幫兇們都非常明確一件事,這場戰爭不僅僅關於烏克蘭,應該是更廣泛的十字軍東征的一部分。」

德國總理朔爾茨

現在德國政府終於在嚴厲的指責與抗議聲中,付諸於實際行動中。據報導,朔爾茨還提到了德國政府承諾的「愛國者」防空系統交付問題,他在講話中稱,迄今向烏克蘭提供和承諾的軍事援助,是「德國外交和安全政策中的一個深刻轉折點」。

戰爭之初因「恐俄症」回避短兵相接

俄烏戰爭持續了近一年,歐盟國家才終於下了決心狠心,加大對烏克蘭的支持與幫助,目標只有一個:不能讓俄羅斯獲勝。世人不禁要問為什麽?方才蘇醒嗎?

歐洲國家向來有「恐俄症」,簡言之,從歐洲民族、宗教等歷史來看,俄羅斯從來不屬於西方國家;以「二戰」後的地域政治來說,美蘇是戰勝國,成為世界霸主。中國俗語道:「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在歐洲人眼里,前蘇聯與今天的俄羅斯,就是歐洲臥榻之側的隱患。北約組織的成立與存在,初衷是抵抗以蘇聯為首的東歐勢力,如今主要是防範與抵禦俄羅斯,俄烏戰爭以來,北約戰略也延伸與進入到印太區域。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

前蘇聯共產制度解體時,北約邊界一直以東西德為界。各國領袖,均諳熟地緣政治經略。1992年4月發生波黑沖突時,德國時任總理科爾出於德國安全和生存空間考慮指出,北約邊界必須東移,且遠離德國邊境,他提出:「北約應該擴大,才能使德國不再成為東西方的前沿陣地,避免與俄羅斯直接沖突,並在其東部形成一大片緩沖區。」

這一年的俄烏持久戰,在世人的眼里,強大的北極熊變成狗熊,俄羅斯並沒有想像中那樣會打仗,所謂的第二大軍事強國原來不過如此,也拿不出什麽像樣的常規裝備,反而遭到弱小的烏克蘭頑強反擊,呈現了前蘇聯侵犯阿富汗時遭遇的狼狽潰敗,俄羅斯的頹勢顯而易見。有評論道:時代不同了,俄羅斯真不行了,這次戰爭,可謂徹底打掉了底褲。這是歐洲國家調整戰略原因之一。

戰爭打的是經濟與科技

中國自古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戰爭,本質上拼的還是經濟實力。而在古代,經濟實力指的便是糧草多。現代戰爭,糧草概念自然延伸與寬泛了,除了經濟實力、能源、糧食,還包括現代科技設備等。
現代戰爭,需要消耗大量的資金,西方國家為了切斷俄羅斯的「財路」,從一開始采取的系列制裁,可謂是絞盡了腦汁,各種經濟制裁手段屢見不鮮,短期內未見成效,但持續一年,俄羅斯逐漸顯露不力無力態勢。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官方網站報導: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部長列舍特尼科夫(Maxim Reshetnikov)預計,2022年俄羅斯GDP下降2.9%,這一數據應該可信。也有網絡媒體稱:俄烏戰爭的代價,使俄羅斯經濟將面臨10年的倒退。

戰爭的勝負,由敵對雙方政治、經濟、軍事、自然地理和主觀指導能力等諸多因素決定。俄羅斯現在要面對的,不僅是硬骨頭的烏克蘭,而且背後還有40多國的抗俄軍事聯盟,況且是以美國為核心,幾乎囊括了當今世界的所有發達國家,在政治、外交、經費、軍事、科技等方面,全方位鼎力支持烏克蘭。俄羅斯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西方國家,終究難堪重負。從經濟角度來審視,無疑又是一條理由。

從價值觀與道義上來說

當一個國家容許他的敵國,無限制地擴張其侵略野心,而不加以阻止的時候,那麽這個國家就注定開始衰敗。

近日德國每日新聞報道:幫助受攻擊的烏克蘭抵禦俄羅斯,按照馮德萊恩的說法,「是捍衛歐洲價值觀」,按照德國貝爾博克外長的說法,是「保衛歐洲的自由與和平秩序」,按照英國前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的說法,是「支持烏克蘭捍衛和平、自由與民主」。在美歐國家的政治意識中,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是專制與民主之間的你死我活的博弈,烏克蘭被侵犯,無疑是價值共同體的一部分受到敵人的攻擊。

從《聯合國憲章》與《國際人道法概述》來說,援助受攻擊者與參戰本身,有著非常謹慎的區分。重要的原則顯示:避免戰爭進一步升級,成為俄羅斯與北約之間的直接對抗,甚至是避免有如世人擔憂的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除此之外,歐盟和北約團結一致,已下定決心幫助烏克蘭打敗俄羅斯的入侵!
倘若俄羅斯勝利,後果很嚴重:
1、這樣的結果將意味著「二戰」後出現的世界秩序基本終結。
2、在全球範圍內,這將導致自由民主國家的削弱,獨裁專制國家擡頭,並導致俄羅斯將長期威脅東歐諸小國和北約國家等。
3、俄羅斯軍事上的勝利,並不能阻止其停止侵略的步伐,相反,它有可能繼續吞併摩爾多瓦和格魯吉亞的部分地區,波羅的海國家對俄羅斯入侵的恐懼也將繼續增長。「二戰」前的「綏靖政策」就是縱容希特勒四處出兵侵占。
4、歐盟有可能在這種環境下被大幅削弱,甚至解體。
德國怎麽辦?聯邦政府明確表示:必須採取一切措施(西方參戰除外),避免局勢進一步升級,目標是「阻止普京取得這樣的勝利」。為此,必須加強烏克蘭的軍事力量,包括使用來自德國的重型武器。

警示中國停止威脅與武統台灣

俄羅斯的成功與獲勝,會吸引模仿者,其它獨裁專制國家也會躍躍欲試,使用軍事力量來實現他們的政治目標。中國長期的武備,欲侵犯與並吞台灣就是眼下最大的現實威脅。
打敗俄羅斯,不能讓其獲勝,也是警示中國統治者,千萬不要貿然出兵侵略與併吞台灣,這將是與整個民主國家陣營為敵。
去年北約推出新版「戰略概念」,其目的和原則:
1、北約決心保障盟國的自由和安全。主要目的和最大的責任是確保我們的集體防禦,……是一個防禦性聯盟。
2、我們各國之間的跨大西洋紐帶,對我們的安全是不可或缺的。我們被共同的價值觀聯系在一起:個人自由、人權、民主和法制……。
3、北約是一個獨特的、基本的和不可或缺的跨大西洋論壇,可以就所有與我們各自和集體安全有關的事項進行協商、協調和采取行動。我們將在《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規定的我們不可分割的安全、團結和相互保衛的鐵的承諾的基礎上,加強我們的聯盟。我們威懾和防禦的能力是這一承諾的支柱。
這一「戰略概念」,應該也包括維護民主台灣的安全、個人自由、人權、民主和法制等,同樣受到保護。

結語:擊敗俄羅斯 維護美歐國際地位

據報導,歐盟的最高外交官約瑟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 Fontelles),在西班牙馬德里皇家劇院發表演講道,西方必須繼續向基輔提供武器,並警告那些認為俄軍「已經失敗」或表現不佳的人稱,莫斯科有贏得戰爭的長期歷史。

他指出:「俄羅斯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一個偉大的民族,習慣於戰鬥到最後,總是在瀕臨失敗的絕境中恢復和重生。」他以1812年的拿破倫侵俄戰爭、及1941年希特勒入侵前蘇聯作為例子,表達了兩層深意:
一是警告美歐烏等不要輕敵,畢竟驕兵必敗。何況到目前為止,俄羅斯還擁有巨大的戰爭潛力,此時若對俄放鬆警惕,很容易戰敗。

二是敦促美歐繼續援助烏克蘭,幫助這個國家贏得戰爭。在這位歐盟高官看來,俄烏之戰不僅是一場防禦性戰爭,也是一場能維持美歐主導的國際秩序的戰爭,也只有擊敗了俄羅斯,美歐的國際地位才能更加穩固。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
田牧
本名潘永忠,上海人,曾任職上海企業工作。九十年代初定居德國,積極參與民運同時,亦筆耕不輟。現任職網路媒體歐洲之聲主編。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