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7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1 日
spot_img

人工智能藝術是從藝術家那裡竊取的嗎?

凱爾查卡(Kyle Chayka)在《紐約客》發表的<人工智能藝術...

【蘇明允專欄】AI戰鬥機:天網還是戰略霸權?

美國空軍最近取得的里程碑式的成就,一架人工智慧控制的F-16戰鬥機成功完...

【洪存正專欄】很多動物可以聞出來癌症來!

利茲蘭利BYLIZ LANGLEY發表在《國家地理雜誌》的一篇文章<...

【王半山專欄】為什麼以色列不會改變?

幾乎從10月7日哈馬斯突破以色列與加薩走廊的安全屏障並開始橫衝直撞的那一...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普京的障眼法:瓦格納「兵變」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德國)

近日,全球媒體不厭其煩的報導瓦格納「兵變」,也有說「兵諫」,無論是「兵變」,還是「兵諫」,整個事件從頭至尾猶如一場快閃行動,說是普京的威望受到了沈重打擊,全球的媒體似乎都陷入在這樣的故事中。筆者對此持懷疑態度,甚至當整個世界對瓦格納「兵變」深信不疑時,我卻相信其背後掩蓋著另一種版本,抑或是隱藏的陰謀,並業已成功一半。

當然,一些媒體也有陰謀論之說,甚至提及俄式「周瑜打黃蓋」,筆者也有此懷疑,但是有多少理由與情況能支撐這一推理與判斷呢?

一支不足五萬人的僱傭軍,敢於撼動與挑戰俄羅斯這樣的軍事大國,豈不是蚍蜉撼樹、雞蛋碰石頭?當然,以小博大也不是不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事給辦了,即:用武力改變一國的政治和權力結構。倘若是「兵諫」,如同西安事變,當整個天下尚在懵懂中,「兵諫」者已掌控了政治軍事態勢全局。哪有像瓦格納這樣的軍事行動,居然是大張旗鼓,一路吆喝喧囂,唯恐天下不知,既不理喻,也不符合情理,倒像是一部情景劇。喧鬧中傳遞出幾個信息:1、瓦格納僱傭軍是叛軍;2、瓦格納僱傭軍脫離俄羅斯政府;3、普裏戈任率一支部隊赴白俄羅斯駐紮。

問題是這個結果太厲害了、太高明了,恰恰改變了俄烏戰爭的態勢,改變了美歐與俄羅斯博弈的棋局,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筆者反覆推理與思索,認真梳理了一遍,與讀者分享是不是這麽個思路?

「兵變」前的俄烏戰場態勢

當前俄烏戰場的形勢與戰況:戰場集中在烏克蘭東部、東南部。前沿陣線太分明,烏克蘭能夠掌控與抵禦前線俄軍的壓力,每當獲得歐美新一波重武器與資金後,便展開一陣大反攻,應該算是有成效、有結果的。戰爭進入第69週期間,烏克蘭在四個主要戰線上發起反攻,烏克蘭國防部副部長漢娜·馬利亞爾表示,上周烏克蘭收復的領土攀升至 113 平方公里,據她估計,有 4600 名俄羅斯人傷亡,並有 400 件硬件設備被摧毀。

美國的情報基本達到了知己知彼,完全掌控著戰場主動權,力主採取無限期的拖延與消耗戰術。美歐與俄羅斯是俄烏戰爭背後真正的對手,烏克蘭國土反正已經被打爛,就利用與使用現有的戰場,美歐國家不斷為烏克蘭提供軍備與經費,並有美英歐等國家退役軍人組成的僱傭軍支持,在烏克蘭的戰場上拖垮俄羅斯,逼俄羅斯不堪重負,進不得,退不甘,俄羅斯始終處在相持階段。

5月14日,德國宣布了一項30億美元的軍事援助計劃,包括坦克,防空系統和彈藥。6月13日,朔爾茨總理說:目前的主要工作是支持烏克蘭對俄羅斯進行防禦性鬥爭,「我們將繼續集中進行這項工作,直到會談中出現共同期待的結果。」

美國已提出向烏軍提供戰術導彈,改變烏軍反攻的打法,為了減少前線傷亡,烏軍進行遠距離導彈進攻。俄羅斯軍隊的不力不利顯而易見,恰似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擺在俄羅斯面前的問題是,如何改變這一頹勢與戰局?

為什麽需要這次「兵變」?

新近,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說:白俄羅斯沒有為瓦格納建造營地,只不過向瓦格納提供了一個廢棄的、有圍墻和其他設施的軍營,瓦格納可以自行搭建帳篷,白俄羅斯將會提供必要的幫助。6月27日,盧卡申科證實,瓦格納組織領導人普裏戈任已於27日抵達白俄羅斯。同一天,他還宣布:大部分由俄羅斯提供的戰術核武器已運抵白俄羅斯境內。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

也就是說:白俄羅斯不僅準備啟用俄羅斯提供的戰術核武器,而且還配置了S-400防空導彈,為戰術核武基地設置全空域安全防衛,現在普裏戈任擁兵8000軍人(相當於一個師兵力)進駐白俄羅斯,這是一支三位一體現代立體軍事力量部署,瞬間改變了俄烏戰場的對局態勢。瓦格納營地相距基輔約100餘公里,緊鄰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可說是劍逼北約,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瓦格納集團插入北約西北角,直接與北約較上勁了。

普京希望改變戰局,首先必須重新布局:轉移戰場視覺,攪亂戰場陣線,以改變戰場敵我態勢。這就是「瓦格納兵變」動因一。

瓦格納集團脫離政府

俄烏戰爭以來,各國僱傭軍紛紛介入俄烏戰場。據報導:烏政府在接受西方援助裝備和資金的同時,也大量招募外籍僱傭軍前去與俄軍作戰。一部分僱傭軍屬於美歐國家的退役軍人,也有英國特種空勤團老兵組成的小隊奔赴烏克蘭。這些老兵年齡在40到60歲之間,在部隊服役時曾駐守伊拉克、阿富汗等戰亂國家,其中不乏訓練有素的狙擊手,也都能熟練使用「毒刺」、「標槍」導彈。還比如:美國的「莫扎特集團」也是知名的一支,領導者是退休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安迪·米爾本上校,他曾在軍隊服役31年,有領導特種作戰部隊在伊拉克、敘利亞的經歷,曾擔任美軍中央特種作戰司令部副司令,負責中東地區的所有特種作戰直至退休。世人知曉,美英歐洲的僱傭軍赴烏克蘭戰場與俄軍交戰,並不代表美英歐洲等國,只是志願者而已,與美英國家劃清了隸屬關係。

而普京在2017年公布法令,將俄羅斯軍隊在海外行動中使用外國志願者的行為合法化。這樣的軍事集團在俄烏戰場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俄羅斯的國家利益,屬於俄羅斯政府管轄下的軍隊。瓦格納軍事集團的所有軍事行動,都屬於俄羅斯政府所為。

瓦格納集團首領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
瓦格納集團首領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

瓦格納兵變,同樣希望告訴全世界,瓦格納軍事集團脫離了與俄羅斯政府的隸屬關系,作為獨立的志願軍,軍事行動由集團自己負責。現在波蘭、北約尤其擔憂,瓦格納僱傭軍野蠻勇猛,可能會進入波蘭攻擊美英德等國的軍備運輸線,也不排除直接進攻基輔的可能。

如此戰局,使烏軍面臨東西兩翼的軍事壓力。瓦格納軍事集團脫離俄羅斯,以自由之軍事集團一身輕,不受俄羅斯政府管控。這就是「瓦格納兵變」動因二。

《三十六計》中的「苦肉計」

實施兵變,其實是苦肉計,也是脫身之計。
《三十六計》用「童蒙之吉,順以巽也」來解釋「苦肉計」,原文是:「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意思是說,平常人不會傷害自己,因此傷害自己,以假裝受到他人迫害的做法,會讓人信以為真。當別人把真的當成假的,把假的當成真的時,就可以施行反間計了。就像是對付無知的幼童,只要順著他們的心思,就可以輕易地控制他們。

《吳越春秋》中也有「苦肉計」例證。闔閭殺了吳王僚而奪得王位,但他很擔心吳王僚的兒子慶忌會來找他報仇。伍子胥向闔閭推薦了勇士要離。要離告訴闔閭:「只要大王砍斷我的右臂,殺掉我的妻子,我就能成功。」闔閭雖然感到訝異,但還是這麼做了。要離向慶忌詐稱自己受到闔閭迫害,果然取得慶忌的信任,後來趁慶忌一時不備,成功刺殺了他。

筆者看到一些媒體也以俄式「周瑜打黃蓋」作比喻,想想確實是一個道理。
無論普京怎麽譴責瓦格納「叛軍」,驅逐瓦格納集團言之鑿鑿,意在使瓦格納脫離政府、劃清界限,順理成章;無論盧卡申科如何解釋與普裏戈任對罵與談判,意在收納瓦格納集團名正言順、水到渠成。需要思考的是:為什麽俄羅斯提供的戰術核武器運抵白俄羅斯境內,而瓦格納軍事集團也恰好在此時進入白俄羅斯駐紮?

中國古書言:「賊眾我寡,必出奇兵,方可取勝。」什麽是奇兵?指特殊的戰士、軍隊,出其不意突然襲擊的一支軍隊,《酌古論·李靖》指:簡捷之兵也。《塞垣行》有:精騎突曉圍,奇兵襲暗壁。
按照普魯士軍事思想家克勞塞維茨的說法,戰爭的目的是為了使對方屈從於己方的意志,戰爭的手段是消滅敵人的軍隊、占領敵人的國土、打垮敵人的意志。俄烏戰爭已完全回到了叢林法則,無原則可講,無底線可依,奇計克敵無疑是好招。

瓦格納是僱傭軍,也是「叛軍」,關鍵是與俄羅斯並不相干了,它似乎是出鞘的利劍,也是奇兵,北約應警惕險情。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
田牧
本名潘永忠,上海人,曾任職上海企業工作。九十年代初定居德國,積極參與民運同時,亦筆耕不輟。現任職網路媒體歐洲之聲主編。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