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專欄】政客的兩大夜壺

【專欄】政客的兩大夜壺

Date:

當年台灣的蔣政權、朝鮮及中國都屬獨裁政權,其特色就是有接班制度,但三地的接班制度完全不同,中國因為當年環境特殊,毛澤東沒有安排其後代接班,因而產生不是由獨裁者的後代接班的慣例,朝鮮則赤裸裸的由獨裁者的兒子直接接班,在台灣的蔣政權則裝模作樣的先找一個在黨政軍特沒有勢力的人來看守政權,再找時機將政權歸還蔣家,之所以要找在黨政軍特沒有勢力的人看守政權,因為有勢力的人不會將政權還給蔣家。

蔣介石找了嚴家淦看守政權,且很順利的將政權還給蔣家,蔣經國也如法炮製找李登輝當「看守接班人」,可是蔣家接班失敗,使「看守接班人」變成「法定接班人」,因為蔣政權吸收幫派加以訓練,而派遣那些受過蔣政權訓練的幫派分子到美國暗殺華裔美國人江南(本名劉宜良),經美國破案,美國政府相當憤怒,因而抵制蔣家的接班人,李登輝因而由「看守接班人」變成「法定接班人」。

有人覺得,中國國民黨政權怎麼那麼大膽,竟然派遣幫派人士到美國暗殺美國人?事實上這本來就是中國政壇的習性,蔣介石在大陸就利用幫派排除異己,最著名的就是青幫杜月笙,很多諸如暗殺等工作不方便由白道執行,因而交給黑道完成,萬一東窗事發可以切割,甚至於滅口。杜月笙幫蔣介石排除很多障礙,甚至於還捐錢出力抗日,戰後杜月笙認為自己應該可以謀個一官半職,只是蔣介石排除他,使他感到很尷尬。蔣政權逃到台灣時,杜月笙不願意跟著來台灣,也不敢留在大陸,因為他幫蔣介石排除了很多共產黨員,最後只得到香港。

杜月笙雖然出身幫派,對人卻相當好,幫助人時都會注意留給被幫助者面子,最後卻栽在蔣介石手中。杜月笙說:不是政府人士,永遠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為吹鼓手在政府眼裡永遠只值一個夜壺銅鈿。尿急了拿出來用一下,用完了將夜壺放到最角落地方。你吹得越起勁,不僅公眾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沒有好下場。

杜月笙的說詞變成社會上的經典名言,提醒大家要小心,不要變成政客的夜壺。只是今日的社會,要將幫派人物當夜壺也不太容易,黑道都可以漂白,在政界佔一席之地,當然不會扮演夜壺的角色。只是政客狗改不了吃屎,不可能脫離夜壺。

在選舉季節,可以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甚至於有人還穿起旗裝,可是選舉季節過了,所有旗子都消失了,更嚴重的還毆打持旗的人。陳雲林第一次來台灣時,有人持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到圓山飯店迎接他,選舉時常持這旗子的政客竟然授意在圓山的警察沒收旗子,還毆打持旗的人,真的太過分了,這些政客公然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當作「夜壺」。

語言是人類相互溝通的工具,平時用哪一種工具,選舉時就用那種工具才是正常,可是有人平時從不講台語,選舉時卻滿口台語,顯然的,他們並不是將語言當作人類溝通的工具,而是另有他用,甚至於有人曾經禁過台語,卻將台語當作選舉的工具。平時不說台語,選舉時滿口台語者,明顯的將台語當作「夜壺」。

若你認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子,就應該努力淘汰將該旗子當作「夜壺」的政客。若你使用台語,就應該對抗將台語當作「夜壺」的政客。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陳茂雄
陳茂雄
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曾任:考試委員、中山大學教授兼總務長、台電公司核能工程師。學歷: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博士。學術著作、國際期刊四十多篇。著有:黑卒食過河、俯仰斯土、一個中國 兩個台灣...等10餘本著作。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