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1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5 日
spot_img

【山巨源專欄】極限運動可以帶來心理健康益處

在當天的最後一個斜坡上,兩名經驗豐富的挪威滑雪者發生了嚴重的雪崩,兩人都...

【蘇同叔專欄】復健機器人上路

文 / 蘇同叔 Krithika Swaminathan 和 Cono...

【蘇明允專欄】教育在消除癌症不平等至關重要

發表在最新一期《柳葉刀》(The Lancet) 的社論<癌症方面...

臺灣海洋基因體中心揭牌 海大協助建構亞洲海洋基因體...

記者何明弘/基隆報導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跨域整合海洋與生技資源成立臺灣海...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採購訂單記載「FOB」交易條件,倘進口商違約不履行,出口商應如何保障權益?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李永然律師、黃斐旻律師(本文作者均為永然聯合法律事務所執業律師)

【案例】

甲公司與乙公司間訂有買賣契約,並約定FOB交易條件,約定由出賣人甲公司依買受人乙公司採購訂單生產Angry Bird MiniSpeaker系列產品,並依乙公司指示出貨予乙公司的英國客戶即Disruptive公司,本買賣契約的產品包括:Classic Red Bird MiniSpeaker(經典紅鳥迷你喇叭)組等,共計5款產品,並合意以「先出貨,同時持續檢討改進」之方式處理,且系爭契約並未有任何停止條件。乙公司並陸續於民國(下同)101年8月15日下訂單(訂單1-A),於101年9月13日修改訂單(訂單1-B),於101年9月26日修改訂單(訂單1-C);另於101年9月26日下訂單(訂單2);101年11月2日下訂單(訂單3);102年2月27日下訂單(訂單4)。對於其中訂單3、4,甲公司主張於102年3月1日、3月12日、4月2日、5月10日多次要求就訂單3部分的貨品出貨予乙公司,並表示訂單4的產品預計於102年5月底出產完成,屆時庫存品會增加且發函催告;但買受人乙公司只要求出賣人甲公司等候通知或未為回覆;甲公司認為訂單3、4的未出貨產品貨款各為美金8萬1,170元、9萬6,965元,共計美金17萬8,135元,乙公司應給付。甲公司還主張乙公司修改系爭訂單1-A、1-B之內容,變更各款式間之數量,甲公司即表示會產生呆料,乙公司仍要求甲公司保留原訂材料以備下次訂單使用,然其事後並未下單,致造成甲公司呆料損害達美金10萬2,661元,且可歸責於乙公司,甲公司依《民法》第227條不完全給付法律關係請求乙公司為給付,於是依買賣契約法律關係、《民法》第227條不完全給付法律關係,請求乙公司給付美金28萬0,796元,法律上是否有理由?又乙公司不認為有給付貨款義務,進一步言,如法院認為乙公司有給付義務,乙公司也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權」,乙公司於法律上是否有理由?

【解析】

對於本案例的國際貿易,出口商甲公司與進口商乙公司的買賣交易,採用FOB交易條件;按貿易條件林林總總,例如:CFR(Cost and Freight,運費已付裝貨港船上交貨)、CIF(Cost, Insurance and Freight,運費及保險費已付裝貨港船上交貨)、FOB(Free On Board,裝貨港船上交貨)、FAS(Free Alongside ship,裝貨港船邊交貨)…等。就以本案例是約定FOB,其主要意義是賣方負責貨物出口通關手續,將貨物交到裝貨港賣方所指定的貨船上,貨物實際越過船舷欄杆,即算履行交貨義務;從此一時刻開始,買方必須負擔一切風險及費用並辦理後續事宜(註1);所以就價格條件的觀點而言,FOB即為「船上交貨價」。

而本案爭議,甲公司向乙公司請求,而乙公司竟然認為自己無需向甲公司給付美金28萬0,796元的貨款義務,雙方為此到管轄法院訴訟;法院就本案審理,經審視相關證據及證人證言,後來判決可分為兩部分(參見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重上字第254號民事判決):

一、原告出口商甲公司起訴被告乙公司產品貨款的部分:
(一)、系爭訂單3、4記載交易條件為「FOB」,亦即甲公司僅負責將貨物裝上約定之船舶,至於運費、保險費則概由乙公司負擔,並由進口商乙公司與運送人訂立「運送契約」(註2),換言之,甲公司所為給付,尚需乙公司之協力行為始得完成,甲公司並無自行負擔運費將產品運送出口之義務。而甲公司於102年3月1日、3月12日、4月2日、5月10日多次要求就系爭「訂單3部分」出貨予乙公司,並表示系爭「訂單4」預計5月底生產完成,屆時庫存成品將增加;然乙公司僅要求甲公司等待通知,或未為回覆。由於甲公司既以準備交付產品之給付情事,發函通知乙公司以代替提出,自已生提出給付之效力,乙公司於收受該催告信函後仍未受領貨物,依法即應負「受領遲延責任」(註3)。從而,系爭訂單3、4既已有效成立,並未附有停止條件,甲公司並未給付遲延,且已準備給付之事情通知乙公司,已生提出之效力,乙公司應負延遲責任,而系爭訂單3、4未出貨產品之貨款各為美金8萬1,170元、9萬6,965元,合計17萬8,135元,則甲公司依買賣契約法律關係請求乙公司給付未出貨之貨款美金17萬8,135元,即屬有據;該部分原告甲公司勝訴。
(二)、雙務契約之一方當事人受領遲延者,其原有之「同時履行抗辯權」(註4),並未因而歸於消滅。故他方當事人於其受領遲延後,請求為對待給付者,仍非不得提出同時履行之抗辯。除他方當事人應為之給付,因不可歸責於己之事由致給付不能,依《民法》第225條第1項規定,免其給付義務者外,法院仍應予以斟酌,如認其抗辯為有理由,應命受領遲延之一方當事人,於他方履行債務之同時,為對待給付(最高法院75年台上字第534號判例參照)。是乙公司就甲公司請求給付未出貨之貨款美金17萬8,135元為「同時履行抗辯」,亦屬有據,故法院應就此部分為「對待給付判決」,即乙公司於甲公司給付Classic Red Bird MiniSpeaker(經典紅鳥迷你喇叭)組等產品之同時,應給付甲公司美金17萬8,135元及法定遲延利息。

二、原告出口商甲公司起訴被告乙公司呆料損失部分:
對於原告出口商甲公司的此一請求,被告乙公司答辯認為原告甲公司無此請求權,縱使有,亦已逾《民法》第127條之「2年」的消滅時效,但法院判決認為:按《民法》第127條第8款所定之商人、製造人、手工業人所供給之商品及產物之代價,係指商人就其所供給之商品及製造人、手工業人就其所供給之產物之代價而言(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294號、41年台上字第559號判例意旨參照)。基此,乙公司仍要求甲公司保留原訂材料以備下次訂單使用,然事後並未下單,致造成甲公司呆料損害達美金10萬2,661元,尚非請求所供給之商品及產物之代價,與《民法》第127條第8款規定有別,尚無適用《民法》第127條第8款短期時效之餘地,而應適用《民法》第125條15年之消滅時效。不過雖請求權尚未消滅,但原告甲公司就其所主張之呆料損害確實屬於乙公司下訂單之原料,以及損害賠償數額,依法應負「舉證責任」,甲公司既無法舉證證明,法院就該部分判決原告甲公司敗訴

註1、參見呂金交著:打開國際貿易之門,頁71,自刊本,2006年6月出版。
註2、貿易靠運輸(運送),沒有運輸貿易無法進行;貨物運輸(Cargo Transportation)有陸路、河上、海上及空中等運輸。
註3、受領遲延即債權人遲延,乃債權人對於債務人業已合法提出之給付,拒絕受領或不能受領之謂。
註4、「同時履行抗辯權」在「雙務契約」有其適用;此乃指「雙務契約」之各方當事人,於他方未為「對待給付」前,得拒絕自行債務履行之權利。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編輯中心
編輯中心https://vigormedia.tw/
銳傳媒 編輯中心 https://vigormedia.tw/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