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1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山巨源專欄】智能義肢與殘疾者無縫協同工作

Helen Huang 和 I-Chieh Lee最新發表在《科學》(S...

【蔡先靖專欄】推動科學健康背後的先驅生物學家

《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 一篇由Davi...

【巴枯寧專欄】烏克蘭和美國的腐敗拉到陽光下

詹姆斯·拉德納(James Lardner)<打擊烏克蘭和美國的腐...

【鄭春鴻專欄】貝多芬 : 「一切不幸都是神秘難解的...

都得了癌症了,在性格上如果還能調整?該怎麼做呢?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德防長換人 福兮禍兮?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8、19世紀普魯士的名將及軍事家克勞塞維茨(Carl Philipp Gottfried von Clausewitz 1780〜1831)的一句名言是大家都熟知的:「戰爭是政治的延續」。在那個拿破崙橫行歐陸的時代,克勞塞維茨其實還說過另一句更為經典而切中時局的話:「想要和平,就得先為戰爭做好準備」,當時普魯士曾聯合許多受到拿破崙肆虐的歐洲國家,多次結成「反法聯盟」,終於在第六次的結盟後,痛擊拿破崙,逼他退位並被流放。

要和平,先備戰

「要和平,先要備戰」,這句話在當下世人的耳邊響起,確實令人心驚又心痛。西方社會享受和平太久了,二次大戰後全球雖進入冷戰時期,卻也沒有觸發「熱戰」。共產主義的蘇聯外強中乾,蘇東波的共產陣營被自己一敗塗地的經濟拖垮,柏林牆坍塌;自作孽的中共折騰虐死自家人民數千萬,老百姓也不吭一聲,八九六四血洗天安門之後,依然沒人造反。這兩個專制極權政府一再向自己人民揮刀、施暴,卻都能「和平」地進行政權交替。世界都習慣了共產極權暴君,以為能跟他們和平共存。拿北約為例,這二、三十年來,凶惡的對手都放下屠刀,有些也歸順靠攏了,即便孤家寡人的俄羅斯也忙著賺錢去了,大伙兒都沈浸在靜謐的安樂鄉中,如同「腦死」,哪裡還有什麼憂患意識?

德國多年裁軍 國防力衰退

且看作者定居的德國,兩德三十多年前,不費一兵一卒就和平統一了,富裕的西德把大量的資源財力都一股腦兒投向貧窮落後的東德,幫他們重建家園。挖東牆補西牆,因而同時進行大量裁軍,不止是軍員,更是軍費及一切武器裝備,一減再減,德國的軍隊和彈藥武器都淪落成和平時期的點綴了。女總理默克爾夫人掌權16年,後期的幾任國防部長都是女性,國防軍更是平添了和諧溫暖的氛圍。然而,虎毒不吃素,獨夫普京於去年224發動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一炮驚醒夢中人。歐洲清醒了,德國夢碎了,沒有防身的備戰準備,想保有和平是不可能的。

俄烏戰爭
女總理默克爾夫人掌權16年,後期的幾任國防部長都是女性,國防軍平添和諧溫暖的氛圍。普京發動對烏克蘭侵略戰爭,一炮驚醒夢中人。示意圖/擷自FRANCE 24 English影片,銳傳媒合成

女國防部長餽贈烏克蘭五千頭盔防敵

去年的一、二月之交,俄羅斯軍隊就已經集結在烏國邊境了,美國一再警告歐洲,沒有人理會。德國政府換屆,新的三黨聯合政府由社民黨的朔爾茨為總理,他任命本黨的女性政治家-克莉絲汀·蘭布雷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為國防部長。蘭氏是法學出身,歷任黨內的一些法律方面的專員。上屆政府中,她曾任家庭、婦女和青年部長,對於國防軍事事務少有涉入。被任命為國防部長之後才兩個月,歐洲就發生戰爭危機。當俄羅斯將坦克大砲對準鄰國烏克蘭時,國防部長蘭布雷希特女士竟然向烏國捐贈了五千頂鋼盔,此外就沒有動靜了。當然她不會是唯一作出此荒謬決定的人,德國深陷同俄羅斯的能源交易漩渦之中,深怕俄烏戰爭開打,德國將被「斷(天然)氣」,斷油,這些情況果然都一一出現。謹慎的總理,不願落入北約參戰的口實,讓普京有發動核戰爭的藉口。

但是他知道這場戰爭的意義在於民主對抗專制,自由對抗奴役。因此說:「俄國不能贏」,同時下決心立即撥出一千億歐元作為國防開支,要重新振作軍備。然而為時已晚,德國的軍機、坦克、飛彈很多都處於維修之中,不能及時發揮作用,更何況俄國的核訛詐震天價響,普京說,北約參戰,他就要發動核攻擊。

「豹」、「貂」坦克先後出籠抗戰

俄烏戰爭拖延迤邐將近一年,德國於2022年對烏克蘭提供了20億歐元的戰略武器、彈藥,今年計畫將增至22億。具有爭議的是豹2型坦克(Leopard 2),這是公認當今最新最厲害的戰車,它若投入戰場,那麼可謂天下無敵。豹2有7種型號,其實在上世紀的科索沃戰爭中,就已經上過戰場,在阿富汗戰爭中它也無堅不摧,據說豹2 具有不怕地雷的本事,對付塔利班它發揮了神力,怎麼伏擊都傷不了它。如今波蘭擁有一百多輛豹2 ,欲支援烏克蘭,但是必須得到生產國德國的允諾。德方還是保持拖延遲疑的態度,堅持要讓歐洲盟國一起承擔責任,目前還在交涉中。多方認為豹2投入戰場,戰爭可以早些結束,因為俄羅斯沒有能力「抗豹」。沒有豹,那就退而求其次,德國製造的「貂式步兵戰車」(Schützenpanzer Marde)也是炙手可熱的武器,它也具有多種型號,也曾被派在科索沃及阿富汗等地進行抗戰。當下它亦投入了烏克蘭的保衛戰,發揮著很好的功效。

國防部長辭職 接班人未定

就在這雙方陣營激烈對陣之時,德國國防部長蘭女士打退堂鼓了,幾天前她已放風要自動辭職,今日即正式向媒體宣布她的決定。蘭部長對媒體頗為不滿,認為新聞業者只挖掘並公開各種有關她的負面消息,媒體指出她不懂國防軍事,上億的經費撥到國防部,她都沒有能力立即分派使用,軍事裝備銜接不上。甚至也嘲笑她穿著高跟鞋到部隊進行視察訪問,還以公濟私,帶著兒子搭便車專機到某地去順便渡假。蘭布雷斯特女士馬失前蹄,卻只指責媒體,對自己沒有親力親為,當好一個稱職的戰時國防部長隻字不提,她的辭職不是「讓賢」,而是賭氣。醞釀了數日,朔爾茨政府悄無聲息,不表態,也沒有立馬任命新的接班人。不過這只是一兩天的延緩,新人很快將浮出水面。

德國政界往往囿於「政治正確」

是否女性不適合擔任這種硬性的職務?非也,這和性別無關。剛到台北訪問的德國議會會國防委員會主席史琪曼(Dr. Marie-Agnes Strack-Zimmermann)就是一位諳熟軍事的女性,不過在新的候選人名單上,她並未上榜,因為她是自民黨的,而這個部長職位屬於社民黨的權力範圍。接任的也許是較為年輕的男性政治家。其實,在有關國家安危、世界和平的問題上,應當越過黨派的門檻,不論男女性別,應當就能力、專業知識來考慮人選。可惜德國政界往往囿於「政治正確」,重女輕男。朔爾茨在組閣時就非常注意性別的平衡,內政、外交、國防,乃至議會議長全都是女性。各個黨派也都不願被冠上輕視女性的「罪名」,在分配職位的天平上斤斤計較,秋色平分。總之,戰時擔任國防部長是一項有驚有險的挑戰,若是能人出山,戰局會有改觀,說不定戰爭能較快地結束,而此人從此平步青雲,未來可以問鼎政壇最高的職位。若是做得不好,雖不至身敗名裂,但畢竟這是人命關天的職務,如何面對自己良心和千萬人的指責呢?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廖天琪
廖天琪
生於南京長於臺灣,居德五十載,曾任教波鴻魯爾大學,從事翻譯編輯寫作。前獨立中文筆會會長,現任自媒體歐洲之聲社長、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現居科隆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