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專欄】德國國慶日隨筆

【專欄】德國國慶日隨筆

Date:

田牧(德國)

10月3日是德國統一日,也是德國的國慶節。

女兒回家,周六一家人去杜塞爾多夫的麥德龍大市場和遠東亞超購物,在遠東超市門口,見友人坐在特斯拉駕駛室內,打招呼後,友人介紹起他的新車,充滿電一次可行駛500公里,兼備自動輔助駕駛等,買新車需要6萬歐元,他選擇了租用,每月租費600歐元,保險金等都包含在內,友人覺得很便宜。正說著,有一騎車人過來詢問,為什麽車子停在這裏,是否準備進入車庫?我回頭一看是值勤警察,心裏納悶,德國警察值勤向來是警車、槍支、防護裝置等一應俱全,怎麽居然會騎車值勤,女兒告訴我,他們學校城市的警察還有走路值勤的。

今年德國經濟情況不好,政府各部門都在採取措施,節省與壓縮行政管理費用。在我眼裏,德國人的生活態度周詳、刻板,非常有計劃性。個人是這樣,政府管理者更是嚴謹與稹密,精於規劃,不會出現入不敷出的窘況。從街面警察值勤來看,顯然因為油價一直居高不下,各城市警局的每月計劃油費開支缺口太大,警車停駛可以,但警察是不能停止值勤的,所以有了以步行、自行車替代警車的出現。

今年德國的日子不好過,這是事實。德國經濟持續低迷,至今仍然一蹶不振。

8月7日聯邦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德國6月份工業產值連續第二個月下降,降幅為1.5%,遠大於上個月0.1%的降幅。德國傳統上的強勁汽車行業在5月產量增長5.8%後,6月大幅下降3.5%;建築業,跌幅為2.8%,也拉低了整體業績;德國的制藥業也是強項,5月份雖有下降,隨後恢覆增長7.9%,推動了整體業績的些許增長。德國經濟部表示:「因受到大訂單波動的強烈影響,盡管需求不斷增長,但工業經濟前景仍然黯淡。」該部表示,「鑒於企業的業務和出口預期低迷,目前沒有明顯覆蘇的跡象。」ING德國首席分析師卡斯滕·布熱斯基(Carsten Brzeski)表示,最新數據「再次說明德國經濟持續停滯」,並補充表示,這也可能是國內生產總值(GDP)出現進一步壞消息的預兆。目前看來,德國第三季度經濟可能繼續停滯不前。

不少機構預測,德國經濟衰退的風險正在加大。德國知名智庫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9月6日發布的秋季預測報告稱,德國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將萎縮0.5%,低於春季預測報告-0.3%,並指出工業經濟疲軟、建築業不景氣和消費者支出下降是下調經濟預測的主要原因。德國經濟研究所近日發布的報告也預測今年德國GDP將下降0.5%,並稱德國經濟受到利率高啟、能源價格上漲和出口疲軟等因素拖累。

德國議會討論2024年聯邦預算,核心議題是「聯邦政府必須省錢」。這是一筆很大的錢,確切地說是 4,460億歐元。從2024 年德國的預算草案,還是能觀察到一些端倪的。

外界質疑財政部緊縮預算,財政部長林德納解釋道:國家收入缺失與不足,支出自然捉襟見肘。從數據上來看,畢竟預算草案比之前減少了300億歐元,但是政府預算不會影響健康、護理與失業保險等,聯邦對法定健康保險公司的補貼——金額達145億歐元,這是支出重點,實際上每年還會增加聯邦補貼。

對於國防預算,依然未達到北約百分之二的目標。按照承諾,北約國家應實現的每年軍費預算是該國GDP的2%。2024年的專款國防預算僅佔德國GDP的1.7%。也就是說一年半前俄羅斯進攻烏克蘭時,朔爾茨總理曾表達的「轉折點」——承諾實現百分之二的國防軍費開支目標,難以兌現。即便增加了國防預算,國防軍的人員成本增加,軍營裝備能源大幅上漲等,增加的軍費預算也所剩無幾。

簡而言之,德國2022年GDP為4.06萬億美元,專家預測今年的GDP將萎縮0.5%,也就是說2023年德國的GDP將約為4.04萬億美元,國家實際將減少收入203億美元。很有可能印度將超越德國,成為世界GDP第四,而德國將降為世界第五了。

目前,德國政府債務總額已接近2.4萬億歐元,今明兩年德國的債務剎車將持續處於暫停狀態。

自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歐洲的能源危機,帶來更高的通貨膨脹和利率不斷攀升,德國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從2022年底至今,經濟始終陷入低迷與衰退。

美軍前參聯會主席米利稱,烏克蘭的反攻將是一個「漫長而殘酷」的過程,「任何人都不應該抱有幻想」/X畫面
美軍前參聯會主席米利稱,烏克蘭的反攻將是一個「漫長而殘酷」的過程,「任何人都不應該抱有幻想」/X畫面

對於俄烏戰爭,德國情緒始終相對慎重。德國給予烏克蘭的軍援可圈可點:5,000個頭盔,1000件輕型反坦克武器(鐵拳三型火箭筒),500枚FIM-92毒刺便攜式防空導彈,與丹麥、荷蘭合作提供約100輛較舊款的豹1式A5坦克(Leopard 1 A5),18輛豹2式A6坦克,今年5月德國向烏克蘭提供27億歐元軍事援助,其中包括坦克、防空系統和偵察無人機等。自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這是德國向烏克蘭提供的最大規模軍事援助。7月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的北約峰會期間,德國總理朔爾茨宣布,將再向烏克蘭提供價值約7億歐元的一攬子軍事援助。

德國電視一台報導稱,自烏克蘭危機以來,德國總共正式批準向烏克蘭提供大約價值39億歐元的軍事援助。總體而言,德國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對烏軍事援助國。但是,這些軍援數,遠不會影響與傷及德國的經濟。

這場俄烏戰爭,在歐洲持續進行,引發了地緣政治的大地震,均勢戰略的破局,引發歐洲的能源危機,全球生產貿易的供應鏈危機,德國的經濟損失尤為突出。
德國是歐盟老大,是歐洲和平安全的舵手,這場戰爭本不應該發生,是德國自己的失職失控所致,這些一定會記入史冊。
時下,俄烏戰爭要麽停止,要麽持續。

停戰,意味著送給俄羅斯戰爭勝利,歐洲的地緣政治、均勢戰略顯然失衡,倘若川普重新執政,美國一轉身,與俄羅斯重修舊好,會比原先更積極與直接。那時只會苦了歐盟國家,甚至影響到歐盟內部的團結與合作。

戰爭持續,將繼續拖累歐洲,惡化歐洲經濟覆蘇的大環境,俄烏戰爭不結束,走出能源危機無從著落,烏克蘭畢竟是歐洲安全與生存的破口,歐盟不會不管,更不會見死不救,這無疑是陷阱與沼澤。

在筆者看來,僅憑借軍援資助,指望弱國打敗大國,談何容易。美軍前參聯會主席米利稱,烏克蘭的反攻將是一個「漫長而殘酷」的過程,「任何人都不應該抱有幻想」。

李白道: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德國還得重新回到梅克爾執政時期,登高一呼,與美、法、歐盟等國合作,提出外交解決俄烏戰爭爭端,停下戰爭慢慢談起來,首先保證與維護歐洲的和平環境,在解決武裝爭端的同時,也要解決能源輸送問題,這本身是戰爭造成的,是戰禍的組成部分。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田牧
田牧
本名潘永忠,上海人,曾任職上海企業工作。九十年代初定居德國,積極參與民運同時,亦筆耕不輟。現任職網路媒體歐洲之聲主編。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