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5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0 日
spot_img

【蘇和仲專欄】為什麼狗比你的朋友更能幫助你放鬆

如果您注意到,當您面臨壓力時,與心愛的狗狗在一起比與伴侶或朋友在一起時感...

我的名字,誰決定?重症家屬僱主正名運動

文:格桑,照顧者聯盟、失智症代表讀書會發起人 我們要正名,以免被當...

【蘇同叔專欄】美國效忠誓言的龌龊歷史

文 / 蘇同叔 薩拉·庫塔(SARAH KUTA)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

【劉伯倫專欄】預防癡呆症是政府和全民的責任

你知道甚麼事「健康主義」(healthism)嗎?健康主義認為一個人的健...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德國中國間諜案曝光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德國)

這些天,西歐各國大媒體都在報導中國間諜案。德國每日新聞報導:「周一晚上,43歲的德籍華裔、德國選擇黨(AfD)議員馬克西米利安·克拉(Maximilian Krah)的親密同事在德累斯頓被捕。聯邦總檢察長正在調查Jian G.,涉嫌為北京政府從事間諜活動。德國時代周刊報導:「在布魯塞爾最大的議會大廈一條灰色、無窗走廊的盡頭,五樓05F159室,Jian G的房間緊鄰著德國選擇黨首席候選人克拉的辦公室,門牌上寫著G的名字,周圍有一圈歐洲星星,G的辦公室直通其上司克拉的辦公室。」法廣報導:「檢察官確認案件涉及Jian G.,他被指控向中國情報部門傳遞有關歐盟立法機構的討論信息,並針對中國持不同政見者進行間諜活動。」

美國之音、德國之聲、英國BBC、德國明鏡周刊等,連日來,都是連篇累牘的追蹤報導,可謂是警鐘聲聲、風雨如磐。該事件為什麽會引發如此巨大的震蕩?有幾個關鍵點足以說明問題:一、發生地點:歐盟議會辦公大樓內,在歐洲的政治中心引爆「間諜案」;二、間諜案的幕後:據報導是「為中國特工機構服務」,這無疑是時下人類社會兩種制度博弈的針尖與麥芒;三、該案卷入的政黨,即當下在德國極具爭議的極右選擇黨,及六月歐洲議會選舉中該黨的首席候選人馬克西米利安·克拉的主要助手;四、時間背景:4月中旬德國總理朔爾茨訪問北京,盛傳德中兩國逐漸恢復經濟正常化,推進了雙邊關係,重建梅克爾時代的攜手合作;五、「二戰」後德國政府於2023年7月13日首次頒布《中國戰略》,尚不足一年,可見戰略相持,諜影重重、煙霧彌漫。

「間諜案」碎片曝光怵目驚心

媒體的案情簡述:Jian G,2019 年以來一直為克拉工作,被指控在一件特別嚴重的案件中擔任外國情報機構的特工。據稱,Jian G 「多次向中國透露有關歐洲議會談判和決定的資訊」,並監視在德國的中國反對派成員。此次逮捕是因為調查人員認為,G. 可能計劃逃往國外,警方對被告的公寓進行了搜查。

時代周刊稱:Jian G.是中國人,但入籍德國已有十多年,他與克拉相識相交十餘年。克拉曾經擔任Jian G.的律師,G.在德累斯頓是活躍的商人,2010年,他也曾加入德國社會民主黨。但據德累斯頓社民黨的一些代表反映,他從未參與過該黨活動,也沒有向黨的郵件群信箱發送過什麽,2015年他離開了社民黨。

在克拉2018年3月的臉書上,粘貼著克拉同Jian G.的合照,註有「新絲綢之路帶來了哪些機遇?Jian讓我了解最新情況」的文字。顯然Jian G.在向克拉介紹中國的「一帶一路」情況,這似乎是進入克拉團隊的一幕序曲。

馬克西米利安·克拉,出生於1977年,是一位律師、政治家,1996年曾加入過基聯盟(CDU)。2018年克拉被德國選擇黨(AfD)推舉為2019年歐洲議員第三位候選人,該年5月他當選為歐洲議會議員,是負責歐盟與美關係的代表,及國際貿易委員會(INTA)的副代表,2019年至2022年,他擔任歐洲議會選擇黨副主席。在2024 年歐洲議會選舉中,克拉已被列為選擇黨的首席候選人。

2019年9月,克拉進入歐洲議會時,聘請Jian G.作為首要助手。不久之後,Jian G.陪同克拉訪問了中國,部分費用由中國公司和當地政府承擔。也有報導稱:2019年11月克拉訪問中國,搭乘商務艙飛往北京,在豪華酒店住了六天,旅費由中國科技公司華為、國有企業中石油等支付。根據時代周刊披露:德國安全機構推測,Jian G.最遲是從那時起就一直在為北京當局工作。

北京特工近年活動明顯增加

德國每日新聞刊文《中國如何在德國進行間諜活動》,針對近年來中國諜影彌漫,進行了淺析與概述。

自1982年到1995年,中國人從來沒有出現在聯邦憲法保護辦公室的年度報告中。當時的聯邦政府可能希望如此,也許是因為與中國的良好關係很重要——尤其是對德國經濟而言。據德國安全部門稱,近年來北京特工部門的活動明顯增加,德國安全部門一直對來自中國間諜活動的增加發出警告。目前Jian G.的疑似案件表明,來自北京的安全挑戰,凸顯了刀光劍影,成為現在進行式。

諜影焦點主要轉向科技。大學和學院已受到中國間諜的監視,他們想竊取那裡有價值的研究成果。不僅僅是透過駭客竊取數據,或透過社交網絡上偽裝成商人、科學家,或通過學術交流、合作、聯合計劃、客座教授或學生等。據估計:目前在德國有超過4萬名中國留學生,憲法保護辦公室認為,其中很大一部分人與中國政府有著密切聯係——例如通過大使館、領事館,尤其是聊天群組,這尤其適用於透過某些獎學金計劃被派往德國的學生。

軍事技術同樣是焦點。據說北京的間諜對可用於軍事使用的技術特別感興趣,例如火箭或巡航導彈的推進技術,還有雷射、微晶片、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系統等。

根據聯邦憲法辦公室信息:中國政府一直在監視流亡海外社區的動態:反對派成員、政權批評者、維吾爾族和藏族代表、以及法輪功宗教運動,該運動在中國是被禁止的。聯邦安全部門也注意到,歐洲的政治間諜活動,對中國來說變得越來越重要。

關於德國和歐洲的外交、經濟和安全政策,對中國政府來說,更是重點,Jian G.的疑似間諜案,凸顯了問題的嚴峻與緊迫。到目前為止,國家安全部、公安部、中國解放軍駭客部隊,這三個中國政府機構一直是德國監管部門反間諜活動的重點。

在德國,外國的秘密和非法影響本身並不構成刑事犯罪,但倘若有向外國特工機構聯繫與提供資料的證明,或者賄賂民選官員,必然會被取締與懲罰。

克拉面對Jian G.案的態度

時代周刊對克拉有一段描述:克拉在選擇黨內,被認為極為聰明且富有魅力,但同時又極端且不擇手段。這對政治家來說,會影響其聲譽的品質。但對克拉來說,這些似乎對他並不形成困擾,他已成為選擇黨的「真正的魔影」。他在接受《時代周刊》採訪時開玩笑說:「當他能成為達斯·維德(《星球大戰》頭號反派主角阿納金·天行者)時,誰想成阿納金·天行者和帕德梅·艾米達拉的長子呢?」

前些年,克拉因其對俄羅斯的忠誠、及親華行為而備受懷疑,但無論別人如何評價他,克拉似乎無須改變自己的姿態與舉止。克拉在Jian G.被逮捕後,從媒體上獲悉信息,隨即以書面形式發表評論:「他是從媒體了解到這些指控的,如果屬實,僱傭關係將立即終止。」

德國選擇黨強調:間諜活動必須「澄清並予以嚴厲制止」。儘管如此,該黨仍然堅持克拉為歐洲選舉的首席候選人。

馬克西米利安·克拉面對六個麥克風發表講話。電視新聞截屏

之後,在德國聯邦議院前,克拉面對六個麥克風發表講話:「我現在是,而且仍然是首要候選人。現在我們要再次將競選活動的重點放在歐洲問題上,並最終擺脫這一問題。」「不愉快的事」是他的一名員工涉嫌從事間諜活動,現已被拘留。克拉說:聯邦總檢察長指控他向中國特工部門傳遞訊息,「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指控,」「今天逮捕令得到確認後,我就將解僱這名員工。」

報導稱:克拉淡化了他的酒店和火車旅行費用的事實,他說:「一張火車票和三間商務酒店。那又怎樣?那些是什麽,400 歐元,500 歐元?」克拉堅持:這一切是代表了德國的利益。

德國社會的嚴厲譴責

克拉強調:「該黨始終把德國利益放在第一位。」

媒體報導:Jian G.案進一步證明了選擇黨政客與中國等獨裁政權關係密切。卡塞爾大學的政治學家沃爾夫岡·施羅德表示,信譽受到了損害——「因為你不能一方面聲稱自己代表德國的利益,另一方面又以最笨拙、最簡單的方式踐踏這些利益。德國選擇黨政客是否腐敗?他們究竟是在代表俄羅斯還是中國行事?」

也有媒體稱:這是克拉一長串小醜聞和醜聞中的極至了。在布魯塞爾議會小組的短短五年內,克拉曾兩次被暫停職務。2022 年 4 月,他首次被指控缺乏政治忠誠,之後在 2023 年初的腐敗調查中,他的議會辦公室涉嫌操縱招標。

社會普遍批評該黨:這個政黨不僅對民主構成威脅,而且對德國、歐洲的安全局勢也構成威脅,選擇黨的行動不符合德國人的利益。

Jian G.其人回顧

郭健,也使用郭堅。歐洲之聲提供

Jian G.間諜案曝光後,消息傳遍世界各地,海外中國民運圈的一些朋友有來電、郵件、短信等,詢問Jian G.其人其事,是否與其人認識與了解?
我所知悉的Jian G.大致情況:其真實姓名是郭健,也曾使用郭堅,1981年出生於江蘇鎮江,按中國人的說法是典型的「八〇後」。2001年郭到德國留學,在德累斯頓工大學習德語和歷史專業,學習方向是新媒體德語教學、中德企業交流、戰爭和平與安全、德國民主化運動。取得文科碩士學位後,郭從事可再生能源產品的銷售和項目開發。

郭健引起我的注意大約是2010年,我們在法國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舉辦「第四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大會」期間,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拍攝部分與會者合影時,站在後排的郭健只露出半張臉。在海外民運圈,最初站出來成為中共政權反對派成員,有不少朋友還是心有餘悸,忐忑不安的,我能夠理解,是需要有個適應新身份、新環境的過程。在後來的交往中,他給我留下更多的印象是:與人隨和友善、沈穩寡言,積極主動承擔一些工作。後來我在組織一些活動時,時常會安排他一些後勤之類的會務工作。不僅我對他印象不錯,我身邊的一些朋友都對他有好評價。海外民運圈,年輕人太少,為此郭健是被大家看好的接班人,我也見過他的妻子和女兒,一家人可說是和和美美。

根據郭健的一些情況,我兩次出面推薦他。2017年,在德國利尼希舉行民主中國陣線第十二屆代表大會,在推舉民陣總部理事時,我舉薦了郭健,至此他擔任了民陣總部理事。也是這一年底,藏人行政中央歐洲代表處組織歐洲民主人士2018年3月赴達蘭薩拉參訪,郭健希望參加,於是我將他推薦給了藏人組織者,後來獲知該次參訪活動很成功。

2017年波茨坦民主論壇會議部分與會者合影,後排右三是郭健。歐洲之聲提供

2017年10月22-24日,我們在德國波茨坦(Potsdam)舉辦了「中國現狀和民主未來國際研討會——第八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我是會議主要籌備人之一,郭健也參與了會務工作。

大約在2018年,有藏、蒙民族組織的負責人,先後向我提出了對郭健行為舉止的懷疑警示,還列舉了一些疑點等。據說郭健參加訪問團,回德國後還寫了訪問心得隨記,藏人主辦方原本計劃刊載在西藏之頁上,後被取消了。這些朋友均提醒對他引起重視等。民陣組織和民主論壇只是民間社團,郭的這些也僅是疑點,是不易超越權限進行調查與處理。我並未與核心班子同仁溝通,只是向我們組織的兩位主要負責人匯報反應了這一情況,作為警示引起重視,共識是不便隨意傳言,僅限於對郭健的謹慎任用而已。

2018年3月,歐洲民主人士赴達蘭薩拉參訪,郭健(右三)。網絡截屏

誰知不多久這些信息被郭健知曉,他雖然未來找我,但去找了藏、蒙民族相關人士辯解,引起組織內部、及組織與其它民族團體之間不必要的矛盾。至於有些媒體報導:郭堅(郭健)是中國共和黨秘書長,我就不知情了。

朔爾茨總理躊躇不決

有兩個背景情況不能忽略。一是去年7月德國政府推出「中國戰略」,文件指出:「中國正在以各種方式試圖重塑現有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越來越積極地要求獲得區域優勢,並一再采取與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相抵觸的行動」。「地區穩定和國際安全日益承受壓力,人權也遭到漠視。中國正在利用其經濟實力來實現政治目標。」文件還明示:「中國融入世界貿易和全球經濟的進程不應受到影響。但與此同時,安全問題也必須得到解決。」

朔爾茨總理面對中國間諜活動,表達了擔憂。電視新聞截屏

二是「中國戰略」未足一年,本月中旬朔爾茨總理訪問北京,似乎遺忘了「戰略」文件,不再考慮「安全問題也必須得到解決」的謹言慎行。朔爾茨表示:當前,德中關系發展良好,雙方各層級、各領域交往密切。雙方成功舉行了兩國政府磋商以及戰略、財金等領域高級別的對話,還將舉行氣候變化和綠色轉型對話。……作為歐盟重要成員,德國願為促進歐盟同中國關系良好發展發揮積極作用。

時下,朔爾茨總理面對德國選擇黨首席候選人克拉的一名員工為中國特勤局從事間諜活動,表達了擔憂稱:間諜活動的嫌疑犯「非常令人擔憂」。他還表示支持安全當局採取一致行動,「我們不能接受針對我們的間諜活動,無論它來自哪個國家。這就是為什麽它必須被發現,責任人必須被逮捕並繩之以法。」「中國戰略」的警鐘是否再次敲響?

中共外交部的蠻橫態度

4月26日,中國外交部舉辦例行記者會,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回應記者關於「德國駐華大使被召見原因和具體談話內容」的提問時表示:中方已就德方的無端指責向德方提出嚴正交涉。我們要再次強調的是,中方堅決反對針對中方的汙蔑抹黑,要求德方對損害雙邊關係的企圖保持警惕,加強約束,立即停止惡意炒作,停止反華政治鬧劇,切實維護雙邊關係穩定健康發展。

迄今為止,中國明確否認了間諜指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周二表示,這些指控旨在「汙衊和打壓中國」,旨在「破壞中歐合作氛圍」。似乎還是德國安全機構的無事生非,豈有此理!

結語:居安思危 防患未然

幾十年來,中共政府在一黨統治下,打壓與迫害民主人士、異議人士、政權批評者,長期以來針對西藏、維吾爾、南蒙古、香港等各地區發生的集體性人權危機事件,中共政權有過承認與謝罪嗎?「六四」天安門屠殺鎮壓事件已過去了35年,中共政權有發表過「罪己詔」,向全天下謝罪嗎?
受到中共政權打壓與迫害的民眾,前赴後繼的流亡海外,長期以來,中國政府針對海外流亡社群,中國民運組織、反對派成員、政權批評者、維吾爾族、藏族、蒙古族,及香港社團、法輪功與其它宗教社團等,一直采取秘密監視、打探情報等各種卑鄙手段,民運人都心知肚明,對於我們身邊發生的連連蹊蹺怪事,大家都已見怪不怪,均是自求小心與謹慎。

借此提醒所有的民運人士、各民族人權鬥士、宗教社運人士等,小心隱藏在身邊的小人、惡人,居安思危、防患未然。

也警示那些未被發現的郭健類:一個人,做了惡事,也許能夠暫時瞞過別人,但是卻瞞不過上天。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你所做的事情,都會留下痕跡,做了惡事,終究會得到懲罰。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
田牧
本名潘永忠,上海人,曾任職上海企業工作。九十年代初定居德國,積極參與民運同時,亦筆耕不輟。現任職網路媒體歐洲之聲主編。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