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1.4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13 日
spot_img

【于思專欄】台灣在口腔保健上是幸福國家

世衛組織全球口腔健康行動計畫的第一份草案10提出了到2030年全球基本口...

【鄭春鴻專欄】林紀穎教授:席琳·迪翁僵硬人綜合症無...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 )一篇琳賽·貝弗...

【蔡先靖專欄】迷幻藥可以治療嚴重腦損傷的人嗎?

喬納森·摩恩斯(Jonathan Moens)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

【于思專欄】便攜式低場MRI掃描儀造福窮人

《科學》(Science)期刊最新的一篇報導<所有人的核磁共振成像...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外國的月亮並不特別圓─中國龍吟虎嘯對抗美國飛天鷹眼的中秋節傳說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一聲吼 震天響 論是非 滿江紅

2021年3月,時任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箎、協同外交部長王毅,首次面對美國剛當選、拜登新政府的國務卿Anthony Blinken、國家安全顧問Jake Sullivan,氣勢高昂、咆哮阿拉斯加,為習近平受挫於川普政府,制裁中國的經濟「脱勾」政策,先聲奪人、飽以老拳,伸張民族大義(https://youtu.be/-kSB1dw7ekw)。

楊潔箎的重點在於「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2023年9月初,中國的國安部終於公開承認,美國的兩手策略,從川普的「老兩手」(接觸和遏制)到拜登的「新兩手」(競爭和管控競爭),有效。

未完成交響曲 — 掌握拜登的外交策略底蘊

在「未完成交響曲」悠揚的音樂背景下,台灣的一位曾信誓旦旦咬定,川普一定會連任的經濟(後又改稱「政治經濟」)學家,公開說明美國的經濟政策「是要從技術和貿易限制投資中國市場,台灣人不要盲目為生意去補這個破口」(https://youtu.be/2PvzjTpBJfU?si)。另一位法學家,則解釋中國國安部的「老兩手、新兩手」策略(https://youtu.be/FwH2SKWtMJI?si=FVED-8XTydNAPA5R),說明美國如何的軟硬兼施。但正如基於意識型態完全不同的另一邊說法,整個政治色彩的兩極(full spectrum)都沒有搔到癢處、抓到重點(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30922001519-260409?chdtv《推動「新冷戰」已沒有現實基礎》?)(https://ynews.page.link/DwUxx;「競爭和管控競爭」戰略:亞太地區危機或轉機?),徒然湊合熱鬧而已。

事實的發展是,儘管台灣的「在地協力者」把華為新手機吹噓得天花亂墜,美國商務部長Gina Marie Raimondo9月19日在美國眾議院、科學委員會(House Science Committee hearing)作証(https://youtu.be/jV87ml-Fdrs?si=06r10KO8OPyBs5vU),陳述「美國並沒有證據顯示華為可以量產先進智慧型手機」(US has no evidence Huawei can mass produce advanced smartphones)— (https://www.reuters.com/technology/us-has-no-evidence-huawei-can-produce-advanced-smartphones-large-volumes-2023-09-19/)。美國商務部旋即於9月22日公告「拜登-哈里斯政府宣布美國 CHIPS 獎勵計畫的最終國家安全護欄 — 商務部最終確定的護欄將確保根據 CHIPS 法案進行製造和技術投資,增強美國、盟國和合作夥伴的技術和國家安全」(Biden-Harris Administration Announces Final National Security Guardrails for CHIPS for America Incentives Program — Guardrails Finalized by the Department of Commerce Will Ensure Manufacturing and Technology Investments Under the CHIPS Act Bolster Technological and National Security of America, Allies, and Partners)— https://www.nist.gov/news-events/news/2023/09/biden-harris-administration-announces-final-national-security-guardrails。

COLD WAR LESSONS, NOT COLD WAR LOGIC
冷戰教訓,而非冷戰邏輯

相較於台灣統獨光譜兩個極端,所分析(「吹噓」bluffing )美國的中國政策「未完成交響曲」,拜登的白宮國安會重要智囊,早在2019年公開發表所設計的國安策略底蘊,美國與中國的關係「不是也不應該是冷戰」。要學習的是蘇聯冷戰教訓,而非冷戰邏輯:(Competition Without Catastrophe: How America Can Both Challenge and Coexist With China By Kurt M. Campbell and Jake Sullivan September/October 2019 issue Foreign Affairs Published on August 1, 2019)

白宫印太沙皇Kurt Campbell
白宫印太沙皇Kurt Campbell

「鑑於目前關於競爭的模糊討論,人們很容易想回到美國人記得的唯一一場大國競爭來理解當前的競爭:冷戰。 這個類比具有直覺的吸引力。 與蘇聯一樣,中國是一個大陸規模的競爭對手,擁有壓制性的政治體系和巨大的野心。 它帶來的挑戰是全球性的、持久的,應對這項挑戰需要像美國在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那樣進行國內動員。」

「但這個類比並不恰當。 今天的中國是一個更強大的同等競爭對手,與蘇聯相比,它在經濟、外交上更加成熟,在意識形態上也更加靈活。 與蘇聯不同的是,中國已深深融入世界,並與美國經濟交織在一起。 冷戰確實是一場關乎生存的戰鬥。 美國的遏制戰略是建立在這樣的預測之上的:蘇聯有一天會在自身的重壓下崩潰,正如最初制定該戰略的外交官喬治·凱南 (George Kennan) 所宣稱的那樣,蘇聯包含著「自身腐爛的種子」而定罪。」

( 以上兩段所引英文原文見附錄)

資本主義打敗了蘇聯 但中國打敗了資本主義?

美國共和黨的雷根總統誆稱發展星際大戰(Star War)耗盡冷戰的對手蘇聯,不斷花費在太空武器競賽,而美國的資本主義則大量向日本發行國債維持。1989年蘇聯的東歐附庸,因為無法獲得莫斯科的金援,柏林圍牆倒塌,蘇聯開始解體。而當初1979年美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也懐著希望能以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促進經濟成長從而使得中國民主化為理想的目標,結果事與願違,共和黨的參議員魯比歐氣極敗壞,不能接受中國共產黨吸收並改變了資本主義(https://youtu.be/JWLeAELvezw?si=Zh3_LquAweFylfsF)。

「沒有災難的競爭」前提 市場經濟相互依賴 但遊戲規則美國說了算
Mutually Dependence in Market Economy under doctrine of
Competition without Catastrophe BUT play by US set rules

以廣大中產階级選民為基礎的美國民主黨,在有50年政治經驗的拜登總統領導下,以市場經濟為誘因,讓中國陷入困境,再綁以正常市場經濟遊戲規則,而在國家安全層次的交易,則圈入「小院高牆」(https://www.rfi.fr/tw/%E5%B0%88%E6%AC%84%E6%AA%A2%E7%B4%A2/%E8%A6%81%E8%81%9E%E8%A7%A3%E8%AA%AA/20230810-%E6%8E%A8%E8%A1%8C-%E5%B0%8F%E9%99%A2%E9%AB%98%E7%89%86%E5%92%8C%E5%8E%BB%E9%A2%A8%E9%9A%AA-%E6%94%BF%E7%AD%96%EF%BC%8C%E6%8B%9C%E7%99%BB%E9%99%90%E5%88%B6%E7%BE%8E%E5%9C%8B%E5%B0%8D%E8%8F%AF%E7%A7%91%E6%8A%80%E9%A0%98%E5%9F%9F%E6%8A%95%E8%B3%87)。結果就是,拜登向習近平証明了,他說話算話—【專欄】太平洋確實夠大,但美國說了算!— 大衛營美日韓峰會對台灣的啓示(https://ynews.page.link/QAGrM)。

不對稱作戰的核心 — 科技主權

台灣的政經分析師和政客們跟著美國國會議員和智庫,對「修昔底德陷阱」(https://news.cnyes.com/news/id/4338937)也是「未完成交響曲」,不是恐共就是舔共,人云亦云,自己没有立場,始終不知所云,選民也跟著倒霉。

說穿了,「修昔底德陷阱」的分析只不過是「線性的歷史因果分析」(Linear Historical Causal Analysis),就算是哈佛大學政府學院創院院長的智慮,以5G時代物理學的主流Quantum Entanglement (量子糾緾)和Chaos Synchronization (混沌同步)來看,簡直就是Harvard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 Online Course沽名釣譽的水準。

美國國家安全策略指導、國安顧問Jake Sullivan支持拜登政府對台灣的立場(https://transcripts.cnn.com/show/fzgps/date/2023-06-04/segment/01),國防部所屬、印太司令Admiral John C. Aquilino以「如果中國膽敢攻擊台灣、24小時內將攻擊中國1000個目標」(https://youtu.be/TFcFtLe1wys?si),所應用的軍事戰略科學典範、就是Chaos Predictable Random,而出動一千架無人機群可以個別、精準地完全命中目標,通訊系統絕對不是蔡英文總統與其所屬駕駛中的飛行員、在空中對話用(而被對方切入並宣傳)的Digital System,而是,台灣清華大學畢業的李天岩教授首創Chaotic Mathematics 而後,經過混沌數學家所創作Mathematical Algorithms 和1996在台海危機與現任白宫印太沙皇對口,領導台灣軍事的將領,所研發成功Chaos-based Cryptography。

清大傑出校友李天岩教授/畫面you tube
清大傑出校友李天岩教授/畫面you tube

台灣的勝算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瑞伊(Chris Wray)9月18 日在一場會議中示警(https://www.reuters.com/world/fbi-chief-says-china-has-bigger-hacking-program-than-competition-combined-2023-09-18/),「北京網路間諜計畫,已超越競爭對手總和」(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309190176.aspx),
再加上中國在資安領域的突破,王小雲與丘成桐教授的協力,讓中國駭客更能夠輕易地取得目標國家的資料 —【專欄】左岸? 右岸? 2024台灣跨過紅海的道路 — 科技主權https://ynews.page.link/9XADP。

「台灣曾向美國提出網路資安系統協助建立的需求,不過美國近來積極發展的零信任系統,隨著最近幾起政府高層的電郵洩密事件,似乎證明了他們的努力並不足以防禦對手的攻擊。台灣盲目地追逐美國的步調,卻選擇性忽略這些事件,僅會白白葬送掉台灣的未來。如今台灣已有一批頂尖的資安團隊,以混沌理論打造了不可破解的資安防護系統,不過台灣政府並沒有大力的協助發展,著實非常可惜。未來資安將成為世界的重要發展領域,台灣若能建立起以資訊安全為核心的商業發展的話,將帶給台灣下幾個十年的輝煌時代,也能夠在中國駭客的頻繁攻擊中全身而退……,」(劉信彤政經分析)。

結論

歷史,其實是由極少數人創造、引領,多數人確認、肯定、支持才能成功。台灣政治領導人的智慧,是否真正懂得科學新典範如何可能帶動國家興亡,待考。但活潑的民間動力、推動資本市場經濟形成的政經結構,遲早會教育這些非知識份子,拿到權力最快徒徑、就是善用民間智慧在市場的爆發力。

《附錄》
(Given the current hazy discourse on competition, there is an understandable temptation to reach back to the only great-power competition Americans remember to make sense of the present one: the Cold War. The analogy has intuitive appeal. Like the Soviet Union, China is a continent-sized competitor with a repressive political system and big ambitions. The challenge it poses is global and lasting, and meeting that challenge will require the kind of domestic mobilization that the United States pursued in the 1950s and 1960s.)

(But the analogy is ill fitting. China today is a peer competitor that is more formidable economically, more sophisticated diplomatically, and more flexible ideologically than the Soviet Union ever was. And unlike the Soviet Union, China is deeply integrated into the world and intertwined with the U.S. economy. The Cold War truly was an existential struggle. The U.S. strategy of containment was built on the prediction that the Soviet Union would one day crumble under its own weight—that it contained “the seeds of its own decay,” as George Kennan, the diplomat who first laid out the strategy, declared with conviction.)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陳禹成
陳禹成
美國波士頓東北大學法律學院 Juris Doctor,柏克萊加州大學法律與社會研究中心、哈佛大學法學院、劍橋大學國際公法研究中心,擔任訪問學者,主要研究:台灣關係法中台灣地位的美國聯邦法院解釋、台灣在海牙國際法院的適格性、政治經濟學的法理基礎,美國華盛頓特區最高法院登錄執業(1991 -)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