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vertisement -spot_img
26.9 C
Taiwan
2024 年 6 月 21 日
spot_img

【阮仲容專欄】關注如何建立健康的人口

文 / 阮仲容 世界距離實現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 (SDG) 的 20...

【劉伯倫專欄】過去時代的教訓:象徵主義戰爭

中國發布了新的「標準地圖」,對所謂「南海」的大部分地區以及與鄰國有爭議的...

【柳三變專欄】為什麼年輕女性胃癌發生率上升?

十多年前,邁阿密大學胃腸病學家兼研究員 Shria Kumar 開始注意...

【鄭春鴻專欄】[醫院小說] 老婆的那件睡衣

他得稍為鎮定一些,雖然明知老婆不見得會懷疑,也大概不會多問,但是他似乎覺...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欄】世界經濟的新變局–西歐的驚覺與Davos會議的製造復權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一、開發國家擠進前十名

2019年的GDP排名前十位的國家,如果不考慮物價水準的名目價格來計算的話,那麼是前十名的國家但不是先進國家的就只有中國、印度與巴西。但是如果《以考慮物價水準的購買力》來計算的話,除了上述三國之外,俄羅斯與印尼也排進其中。這五個國家的數目和先進國家的數目是併齊的。

如果我們以先進國與開發中國家的分類來看在世界經濟中所占的比率的話,從名目價格加以計算時,G7(法國、美國、英國、德國、日本、義大利、加拿大)占了全世界GDP 80兆美元的一半40兆(2021年是占43%),但如果以購買力來計算的話,則所占的比率只不過是30%。另一方面,亞洲的開發中國家已經占35%。如果從成長率來看,G7的成長率是1.9%,而亞洲的開發中國家的成長率是6.4%。

從各國製造業之生產在GDP整體所占比率來看,美國是19%,英國是20%,日本是29%,德國是30%,法國是19%,另一方面,中國是38%,印尼是40%,俄羅斯是38%。

這意味著先進國家的產業從製造業移至服務業。的確,經濟如果發展的話,漸漸從製造業移轉至服務業是裡所當然的現象。但這也意味著先進國家的工業製品依賴開發中國家,而供應鏈就在兩者之間形成了分工。換句話說,先進國家使開發中國家去製造東西,相對地,他們則以勞務(service)來支付這個代價。

二、1991年是G7主導世界經濟

這和30年前相比,是有很大的變化的。30年前,美國以外的先進國的GDP不太增加,但中國在這30年,卻大大的成長。在1991年,進入前十位的開發中國家只有中國與巴西。而如果從購買力來看,印度與墨西哥也進入前十名排行榜,不過,這些國家的順序都是排在後面的名次。因此,1991年,在全世界的GDP的占有率上,G7 就占了70%,如果從購買力來看,雖然是少了一些,但在當時,G7 無疑地是主宰了世界經濟。

三、因為全球化形成了新的世界版圖

在這30年之間,開發中國家在經濟上是成長了,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全球化所帶來的。因為全球化,工廠移轉,技術普及至這些國家,因此就推動了這些國家的經濟成長。對於先進國家來說,為了追求低工資,所以就將工廠遷移,結果就促進所遷移國家之經濟成長。

四、西歐沒落的自我認識

法國在席拉克政權時代的首相Dominique de Villepin(1953年11月14日 -)於2003年伊拉克戰爭之前,因為強烈反對美國開戰而一躍成名。他在最近接受訪問時說:西歐陷入了能源危機,在世界中的地位正在沉淪中。 西歐社會應認識到世界正在Regime change(政權轉變、政治體制變遷)當中,世界已不是只有由西歐社會來主導的世界。他又說:靠近法國的非洲國家正在脫離西歐,而中東、印度、俄羅斯、中國、土耳其等等的國家則在強化連結之中。最近在歐盟議會當中,波蘭的代表也述說:「歐盟議會的精英並不了解各自國民的生活狀況。」但是,西歐各國被選為總統與首相的人乃至許多的官僚似乎到現在還在自負自己是世界的領導人,在政治經濟乃至所有意義上,仍是居於優越的地位。這顯然是歐洲的危機。

五、經濟變動所帶來的國際政治之變動–歐洲的再振作?

最近大家在這幾年已經看的很清楚,中國想要與美國平起平坐,想樹立符合威權體制的國際秩序,而造成美中的對抗,俄羅斯則在普丁領導之下,發動了對舊蘇聯領域內的國家的若干戰爭。

相對地,美國在川普時代,提出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與政策,其所提出的技術革新政策之經費約1400億美元,拜登總統則提出了Innovate in America的政策,其經費四年約4400億美元。而歐洲最近在2023 Davos會議當中,提出了六個變化,其中之一是地緣政治學的變化。在去年5月的Davos會議當中,人們對於歐洲地緣政治學的風險就提出了討論。當時,大家驚覺到俄烏戰爭所造成的能源高漲、糧食危機、通貨膨脹等問題。在今年的會議上,因為西方國家的團結、戰爭的發展對西方有利、能源與經濟的影響限於限定的層面,所以似乎就形成了對於現狀的習慣,但比較多被加以討論的反倒是美中關係與中國對台灣侵略的可能性議題。對於中國抱持危機感的人增加,許多人指出習近平所建構的獨裁體制,無法發揮制衡作用,很可能會踏上某種的錯誤。

在這次會議中,有一句很重要的話,那就是:The West is united, but the rest is ununited (西方是團結的,而其他則尚未被結合在一起)。大家關注於歐美日的團結議題上,而對此外國家如中國、印度、東南亞、非洲、南美等就較為冷淡。

而在這次Davos會議當中,有一個很明顯的課題,那就是製造的復權,亦即由十五大製造公司合作、整合資源以擴大《Global Lighthouse Network Initiative》(註),這個計畫就是要加速DX(Digital Transformation,數碼轉型,也就是讓資訊技術滲透至社會,以使人們的生活在各方面能變得更好)、Sustainability (永續經營)與綜合性勞力的確保。限於篇幅,有關Davos會議之詳細內容,容有機會再談。

六、結論

在中國崛起的時代,台灣好像個孤兒,但是托習近平的皇帝夢,讓台灣在全球化當中,脫穎而出,受到世界尤其是長期以來主導世界的西方國家的青睞。但我們必須自立自強,一股新的技術革新正在開啟之中,這是我們產業升級的好機會,也是讓我們進入西方國家行列的最好機會,民進黨政府必須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打破台灣的困境,展開一個可立足於世界的全新環境。

(註)Global Lighthouse Network Initiative就是為了建構《因應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新的製造時代》而由15家大型企業所加盟而形成的協議團體。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張正修
張正修
曾任考試委員、開南大學法律系系主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兼任副教授、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