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專欄】「我在中國監獄的2...

【專欄】「我在中國監獄的2279天」

Date:

這篇文章標題是一本書的書名,作者是日本學者鈴木英司,2016年,鈴木英司被中共公安以間諜罪逮捕,關押了六年,2022年10月才獲得釋放,被釋放的鈴木英司,閉門謝客,努力寫出了這本書,剛好趕上老共推出新的「反間諜法」,鈴木英司說,「因為世界對中共暴行保持沉默,才助長這個邪惡政權更加囂張,所以,鼓舞了出版這本書的動機」。

被迫害者不應該繼續沉默,這本書描述鈴木個人經歷,也是所有被中共監控關押者,共同的體驗,例如一旦被中共國保列入監控對象時,規定不可以關燈睡覺,你關了燈,國保就會上門,把你叫醒開燈,。

像鈴木英司這樣的日本人,被冠上間諜罪,無緣無故被老共逮捕,肯定還有很多,目前統計還被關押的日本人有17人,所以,不只是台灣人楊智淵,富察,李明哲有這種遭遇,被老共抓捕關押者,還包括各種國籍,最近公布的新聞自由指數,180個國家中,北朝鮮殿後,中國倒數第二,香港在「反送中運動」之前,新聞自由還能保持36名,如今落到140名,可以想像紅色魔掌對香港言論自由的打壓。

另外,中國也是關押國際記者最多的國家,超過一百人,還在監牢中等候救援,因為,中共不像北朝鮮,一開始就拒絕記者入境,老共經常打開大門迎客,企圖靠國際媒體進行大外宣,國際媒體也以為掛上記者證會被善待,把老共誤認為友善國家,下場卻是自己走進監牢裡。

鈴木英司是徹底的親中派學者,1983年第一次受邀訪問中國,並且參訪了中日戰爭時期,華北的日軍化學戰基地,鈴木看到自己的國家用慘酷的化學武器,傷害中國人,自己受到震撼,決定為中國做一些事,彌補歷史傷痕。

鈴木英司自己創立「日中青年交流協會」,努力推動中日兩國交流友誼,自己接受北京外國語大學聘任為日語客座教授,來往中日兩國,並且在北京常住,這樣的親中派學者,竟然遭到逮捕,讓人無法想像,日本政府也多次展開救援,卻沒有結果。

鈴木英司遭到逮捕的原因,居然是交流,這種文化交流在民主國家,看起來相當平常,但是,老共對這些搞交流的人,往往會用另一種眼光看待,因為老共本身已經習慣把各種文化交流,看待成紅色特務滲透他國的手法,所以也把自己的經驗,投射到其他國家人民身上,所以,藉此奉勸台灣一些不知死活的傻瓜台客,自認懷抱著善意,到中國搞文化交流活動,親善中國人,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國保人員盯上,只是等待時機被抓進監牢。

這一次,到杭州被逮捕的台灣人楊智淵,就是去中國搞圍棋交流文化活動,才走進老共布置好的圈套。
2016年,鈴木英司在日本人眼中顯然是「知中派」學者,所以受聘擔任日本眾議院的中國問題分析員,或許是因為這樣的職位,讓老共判斷鈴木英司屬於日本政府的特務。

老共推出新的「反間諜法」同時,剛好在派駐外國監控中國人的中共祕密警察,遭到很多國家揭露質疑時候,老共只好改變戰略,減少外派人員,改為情感呼喚,最近,北京突然發布訊息說,歡迎旅居海外有歷史問題的中國人回到祖國懷抱,意思就是如果你過去因為某些政治問題逃亡海外,現在可以回來了,中共會給你特赦,不會抓你,很多海外中國民運分子,不相信這種鬼話,還特別鋪文嘲諷老共說,「祖國發放金條了,韭菜回國吧」。

中共新版的「反間諜法」,擴大對危害國安的解釋,不管是中國人或老外,都可能被入罪,隨時被禁止出境,甚至入境時,手機被查出反中言論,都可能被冠上危害國安,遭到逮捕。

「相信共產黨,走進焚化廠」,武漢病毒肆虐中國時,民間留下這句話,也可以清楚說明,老共正在張網抓捕異議人士,目的是防止境內的顏色革命。
敬告台灣人,記住這句話:「相信共產黨則死,不信共產黨得永生」。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洪博學
洪博學
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著作有「蔣介石支持台獨」、「籠蛇爭霸中國」等書,現為自由作家。

專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