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7.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24 日
spot_img

【阮仲容專欄】「仿生胰臟」正在改變糖尿病護理

文 / 阮仲容 利亞姆·德魯(Liam Drew)發表在最新一期《自然...

【洪存正專欄】一位「冒名頂替綜合症」(impost...

冒名頂替綜合症(imposter syndrome,又稱「騙子綜合症」)...

【柳子厚專欄】 AI突破神經網路,人與機器自然溝通...

文/ 柳子厚 人類以靈活的方式應用新詞彙的能力已經通過神經網路實現。科...

【洪存正專欄】對於約恩·福瑟來說,寫作就像禱告

文 / 洪存正 2023年諾貝爾文學獎5日揭曉,挪威作家約恩·福瑟(J...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文】衆多證據證明劉明和陳逸松是特務 -劉明和陳逸松在二二八的惡行(5-5)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文/王克雄

一般人使用「特務」這名詞,並沒有明確的定義,但維基百科給的定義是:「主要指身份保密從事國家指派的特殊任務的地下諜報人員(刺探竊取情報、偵緝、滲透、顛覆、破壞、暗殺活動)」。在此指出七項史實,證明劉明和陳逸松是特務:
1. 軍統局閩南站長陳達元少將為了拓展台灣的特務組織,就派遣軍統局張士德上校來台灣,要求陳逸松成立「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直屬台灣區團部」,組織青年。曾任軍統局廈門站長的連謀中將也為了發展組織,集結台北市的流氓和浪人,並於1945年11月1日呈文陳儀成立「義勇糾察總隊」。連謀特派劉明擔任總隊長,軍統局少校黃昭明為副總隊長,經費由劉明的振山實業公司捐助。大戰剛結束,劉明和陳逸松就接受軍統局的指揮,為軍統局工作,他們當然是軍統局的特務了。
2. 台灣警備總部情報處長姚虎臣在1948年7月15日寫給軍統局南京總部的報告:「並於3月6日奉陳兼總司令派為總部別働隊副司令有案。無日均與弟密取聯絡,並著日將工作情形彙交弟轉報長官;迨國軍登陸援救,該員復奉陳兼總司令手令,協助弟緝捕奸逆,表現至佳。」劉明和陳逸松被派為別働隊副司令及軍統局少將陳達元稱讚他們「協助弟緝捕奸逆,表現至佳」,都證明劉、陳二人就是軍統局的特務。人
3. 1952年省黨部主委李翼中在他的《帽簷述事》一書批露:「警備總司令部(1947年3月9日)6時宣佈戒嚴,於是軍事佈署略定,特設別働隊林頂立為隊長,劉明、李清波副之,陳逸松為參謀長。」陳逸松詭辯說:「我是文人,從來没做過什麼『參謀長』。我那時候根本不認識李翼中。」〔54〕文人當然可以當別働隊的參謀長,尤其陳逸松是非常精明的律師。陳逸松是國民黨員,在政壇上非常活躍,擔任國民黨直屬三青團台北分團主任、國民參政員等,更很受陳儀的重視。怎能說他不認識同在台北市的省黨部主委呢?顯然陳逸松在說謊。就是他不認識,省黨部主委也會知道他的底細。李翼中出面指證,劉明和陳逸松在軍統局別働隊擔任要職,應該是資深的特務了。
4. 姚虎臣的報告說:「於3月4日應邀出助敉亂,經報秉獲陳長官兼總司令核准運用,…無日均與弟密取聯絡,並著日將工作情形彙交弟轉報長官。」在此證明軍統局陳達元少將「運用」劉明和陳逸松滲透處委會,進行反間工作,並每天向陳達元密報處委會的情形。陳逸松的自述說:「我在3月10日、11日左右,直接到陳儀那裡談判,我向陳儀說,『我是依照中央政府的命令出來組調解委員會,怎麼你現在又要通缉我?』陳儀當場答應撤銷通緝。」軍統局直屬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因此陳逸松誇說:「我是依照中央政府的命令」。劉明和陳逸松為軍統局「運用」進入處委會,做滲透、反間及密報的工作,亦即特務了。
5. 由於很多人懷疑劉明和陳逸松曾在處委會大肆活動,怎會安然無事呢?他們的辯解是躲到林頂立的家避難。「據劉明所稱,3月8日國民政府援軍抵達基隆,他接獲陳達元通知即將大禍臨頭,於是先遣散守衛派出所的青年學生,然後到大稻埕陳逸松法律事務所,帶著陳沿著水門外淡水河岸、徒步走到陳達元住宅。此宅當時已由保密局台灣站站長林頂立居住,而後劉明折返台北家中躲入榻榻米下度過一夜,9日凌晨趕往新店躲藏。」劉明當晚回到自己的家睡,3月14日更帶隊去搜尋武器,並沒有在林頂立的家躲藏,劉明的說法前後互相矛盾。「陳逸松躲藏的林頂立住宅,在淡水河第三號水門外、中興橋頭。…陳逸松則稱事件後他遭通緝,劉明知道後趕來通知他,他才跑去躲起來。3月10日、11日左右直接去找陳儀談判。」〔55〕陳逸松在3月10日、11日大逮捕期間公然去找陳儀談判,並沒有在躲藏。陳、劉二人為什麼要說謊?陳儀剛在3月6日派任他們擔任別働隊副司令,正是可以驕傲的時候,怎需要躲藏呢?大逮捕乃於3月10日晚開始,他們怎麼在3月8日躲避?為什麼在大逮捕之前,這些別働隊要員聚集在一起?由以上的史料可以看出,他們很可能掩飾這樣的實情:3月8日陳達元少將命令劉明和陳逸松兩位別働隊副司令趕快到司令林頂立的家開會,因為要規劃逮捕台灣菁英的工作。為了怕走漏風聲,3月10日晚間開始的大逮捕要快速分頭並進,人員必須召集好及逮捕的對象也必須分配清楚。二二八大逮捕時,軍統局的陳達元及林頂立都非常忙碌,而劉明和陳逸松則自己承認,他們當時和林頂立密切聚集在一起,足證他們都是軍統局的特務。
6. 從姚虎臣的報告,陳達元誇獎:「協助弟緝捕奸逆,表現至佳」。報告也說:「白部長返京之日,陳長官且傳派魏副官親到弟寓查取該員簡歷,荐充新任台省府委。」白崇禧國防部長是二二八期間在台灣最高的軍事長官,他知道劉明和陳逸松這兩位本地台灣人在二二八中大大幫助國民黨,因此立即要特別獎賞他們。果真陳儀在白崇禧返京之日(4月2日)呈報蔣介石,推薦劉明在即將成立的台灣省政府擔任省府委員。由於陳逸松東大的學歷和擔任國民參政員,就被推薦到中央。1948年7月他被任命為全國考試院考試委員,第一屆考試委員全國僅有十一名,而陳逸松是唯一的台灣籍。1949年中央銀行撤退來台灣,國民黨還加碼給陳逸松擔任央行常務董事。陳儀宣布處委會「圖謀叛變」,很多參與處委會的人在二二八遭受逮捕及殺害,而劉、陳二人曾在處委會非常活躍,並沒有被逮捕,反而被大大獎賞,足證他們是安排在處委會的特務。
7. 陳翠蓮教授在《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一文指證說:(1)「陳逸松與劉明為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的主要成員,新出土的檔案卻證實,他們與軍統特務機關密切合作」。(2)「戰後初期,陳逸松因此成為軍統在台展開接收準備與特務部署的起點」。(3)「簡而言之,陳逸松與劉明在戰後之初,即被吸收進入軍統系」。(4)「陳逸松在日本戰敗不久、國民政府軍政人員尚未正式接收台灣之前,即被軍統局吸收、組織三青團」。〔56〕劉明和陳逸松被吸收進入軍統局,為軍統局工作,當然是「特務」。
以上每一項的舉證都足以證實劉明和陳逸松二人是軍統局的特務,也就不能否認他們擔任別働隊副司令及參與別働隊的工作。

結論

國民黨黨軍在1947年3月8日夜晚大舉登陸,立即展開無差別及殘酷的屠殺。別働隊和特高組也從3月10日晚開始逮捕衆多台灣菁英,大部分更被謀殺及滅屍。上海文匯報在3月23日刊載〈台灣的動亂〉見證說:「 9號、10號兩天便一變而為本省民眾的恐怖世界了。當局大肆捕人,大捉那些領導者。 有些軍隊在上海開發時,是聽到了台灣的外省人已被殺死多少,甚或是殺完了這些消息的,因此更鼔足『殺心』來放槍,很有點『格殺勿論』,征服異邦的神氣。 因此善良的本省老百姓,自然有很多無辜遭害的。」〔57〕
劉明和陳逸松在別働隊非常賣力,達成任務,因之軍統局陳達元少將誇獎他們「協助弟緝捕奸逆,表現至佳」,白崇禧國防部長也要他們的簡歷以資獎勵。果真陳儀立即在白部長飛離台灣那天1947年4月2日,呈文蔣介石推薦劉明當台灣省政府委員,而陳逸松在隔年就被任命為考試委員,國民黨大大獎賞他們。
大家會問,怎可能一個本土台灣人會加害台灣菁英呢?甚至認識的人呢?這要由他們的意識形態去瞭解。

劉明留學日本時就加入中國國民黨,甚至保護中國的軍閥蔣介石。劉明的小兒子劉榮凱到日本留學,接觸到二二八等台灣歷史,回國就參與黨外的政治活動。他說:「我老爸過去的思維是中國的,我想和他在一起的那群人,也有關係。…他們都很尊敬他。他們都是統派思想」、「看他從來一個『咱都是中國人』,後來才進入狀況,徹底認為『自己是台灣人』」。[58]劉明在二二八時完全支持在南京的國民黨政府,但出獄以後轉為統派,支持中國共產黨。後因劉榮凱的勸導,以及文化大革命和六四天安門事件顯露出中共政權的殘酷,父子才逐漸有共識,告訴過子女他反對中共統治台灣。1986年國代選舉,他以八十五歲高齡,登記為民進黨蕭裕珍的助選員,上台助講。隔年,他聲援蔡有全、許曹德的台獨案,但不慎跌傷,從此臥病在家,甚少出門。1992年,他接受訪問時,表示他「不甘願」死,要看國民黨政府倒。足見劉明一直是「大中國統派」,直到八十多歲才醒悟,轉而積極參與黨外活動。

陳逸松的自述:「(中華)民族感情和國族認同,像我一生的航海圖,在政治的波濤中指引前進」,也說:「很顯然地共產黨革命已經給一般人民生活帶來改善。中國再度成為強大和自尊的國家,而台灣被美國人遺棄。美國放棄了希望台灣獨立的人。現在台灣獨立已經不是選項。北京控制台灣已不可避免,而我是贊成的」。陳逸松在1974年9月說:「我訣別了過去,將來的道路已很清楚,我的餘生,將代表台灣人民致力於中國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建設。這也宣示了我與國民黨政權徹底的決裂,清楚地站在它的對立面」。1977年6月26日,陳逸松在美國接受《華盛頓郵報》的專訪,更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傳「和平統一」。很清楚地看出,陳逸松一生都是「大中國統派」的思維。

筆者以「大中國統派」來描述這群人,他們在二二八時期完全支持在中國南京的國民黨獨裁政權,等中共強大以後,轉而支持在中國北京的共產黨獨裁政權,他們就是要支持中國的強大政府。這就解釋,何以很多在台灣過去國民黨的忠貞分子變成「統派」了。今天有些統派的人非常氣憤台派的人,欲去之而後快。劉明和陳逸松就是這樣的人,會嚴厲對待不滿政府的台灣菁英。

【注釋】
1. 何漢文作〈台灣二二八事件見聞記〉,收錄於陳芳明編《二二八事件學術論文集》,頁239, 台灣出版社1988年11月出版。
2. 黃自進作〈北伐時期的蔣介石與日本:從合作反共到兵戎相見〉,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2008年12月第30期、頁169。
3. 陳銘城作〈「台灣百合」被構陷入罪的礦業鉅子-劉明〉,刊於《台灣日報》2004年11月6日。
4. 劉心心作《訴說劉明》,第二章〈我家e終戰〉,收錄於www.liumin.info。
5. 王克雄作〈陳逸松的兩面性〉,發表於風傳媒王克雄觀點2022年5月8日,也刊於《化悲憤為力 量:一個二二八遺屬的奮鬥》,頁278,麗文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
6.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63。
7. 陳翠蓮作《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台灣》頁134,衛城2017年 出版。
8. 陳翠蓮作《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台灣》,頁138,衛城2017年 出版。
9.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44。
10. 王克雄作〈陳儀的真實面目〉,發表於風傳媒觀點投書2022年12月11日,也刊於《化悲憤為力 量:一個二二八遺屬的奮鬥》,頁230、246,麗文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
11.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47。
12. 黃惠君作《228消失的政黨: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1945-1947)》,頁220,台北二二八紀念館2021年10月出版。
13.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56。
14. 李翼中作〈帽簷述事〉,收錄於《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388,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輯及於1992年5月發行。
15. 莊嘉農(蘇新)作《憤怒的台灣》,頁125,時報文化1993年出版。
16. 張炎憲等著《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頁311, 由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於2006年2月發行。
17. 李翼中著《帽簷述事》,收錄於《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378,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輯及於1992年5月發行。
18. 陳儀深、薛化元主編《二二八事件真相與轉型正義研究報告(上)》,頁594,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21年5月出版。
19.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52。
20. 陳翠蓮作《派系鬥爭與權謀政治-二二八悲劇的另一面相》,時報出版社1900年1月出版。
21. 林得龍輯註《二二八官方機密史料》,自立晚報1992年,頁3-4、5-6。
22. 吳濁流作《台灣連翹》,頁187,草根出版1995年7月 出版。
23. 〈宋壎殼等上毛人鳳電報告3月5日台灣各地暴徒活動情形〉,收於侯坤宏、許進發編《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一)》,頁63。
24. 陳儀深等作《二二八事件真相與轉型正義研究報告》,頁328, 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21年5月出版。
25. 張炎憲等作《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頁66,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06年出版。
26. 陳儀深等作《二二八事件真相與轉型正義研究報告》,頁329, 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21年5月出版。
27. 李翼中作《帽簷述事》,收錄於《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389,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輯及於1992年5月發行。
28. 王克雄作〈陳儀的真實面目〉,發表於風傳媒觀點投書2022年12月11日,也刊於《化悲憤為力量:一個二二八遺屬的奮鬥》,頁253,麗文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
29. 李翼中作《帽簷述事》,收錄於《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384,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輯及於1992年5月發行。
30.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77、144。
31.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146。
32. 吳濁流作《台灣連翹》,頁193,草根出版,1995年7月重印 。
33. 李宣鋒訪問〈柯遠芬先生口述紀錄〉,收錄於魏永竹、李宣鋒主編《二二八事件文獻補錄》,頁133,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年出版。
34. 鄭履中訪問「警總副參謀長范誦堯珍貴口述」,收錄於魏永竹、李宣鋒主編《二二八事件文獻補錄》,台灣省文獻委員會1994年出版。
35. 「史宏熹致嚴家淦信」1980年6月,收錄於《嚴家淦總統文物》。
36.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166。
37. 王克雄作〈白崇禧在二二八的兩面手法〉,發表於風傳媒王克雄觀點20221年12月26日,也刊於《化悲憤為力量:一個二二八遺屬的奮鬥》,頁271,麗文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
38. 王克雄作〈蔣經國誣告林茂生向美國要槍枝〉,發表於風傳媒王克雄觀點2022年4月3日,也刊於《化悲憤為力量:一個二二八遺屬的奮鬥》,頁224,麗文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
39. 黃紀男口述,黃玲珠執筆《老牌台獨:黃紀男泣血夢迴錄》,頁139,獨家出版社1991年。
40. 曾建民紀錄「陳逸松回憶錄(戰後篇):放膽兩岸波濤路」,第21章第2節、第10章第3節,聯經出版公司2015年出版。
41.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二二八事件資料選輯》(二),頁247。
42. 陳逸松口述,陳柔縉記錄〈往事雜憶〉,在TaiwanUS.net的評論網搜尋陳逸松。
43. 陳銘城作〈台灣百合:被構陷入罪的礦業巨子-劉明〉,刊於《台灣日報》2004年11月6日。
44. 謝聰敏作〈在白色恐怖中算帳-劉明〉,收錄於《大國霸權or 小國人權:二二八事件61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下册》,頁891,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09年出版。
45.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61。
46. 〈陳逸松調查報告〉收錄於《軍事委員會侍從室檔案》,編號40815。
47.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69。
48.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70。
49. 曾建民紀錄「陳逸松回憶錄(戰後篇):放膽兩岸波濤路」,第12章第2節,聯經出版公司2015年出版。
50.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71。
51. 王克雄作〈蔣經國誣告林茂生向美國要槍枝〉,發表於風傳媒王克雄觀點2022年4月3日,也刊於《化悲憤為力量:一個二二八遺屬的奮鬥》,頁224,麗文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
52. 《國防部情報局:劉啓光約談筆錄及書面報告》,1954年。
53. 歐陽可亮作,張志銘譯〈二二八大屠殺的證言3:姚虎臣的鴻門宴〉,刊於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網站 WUFI.org.tw。
54. 陳逸松口述,陳柔縉記錄〈往事雜憶〉,在TaiwanUS.net的評論網搜尋陳逸松。
55.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52。
56. 陳翠蓮作《祖國的政治試煉:陳逸松、劉明與軍統局》,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第21卷第3期,頁137、144、147、172。
57. 〈二二八事件真相與轉型正義研究報告〉,頁286,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21年5月發行。
58. 林芳徵、顏思妤記錄「劉榮凱先生訪談紀錄(受難者家屬)」,收錄於國家人權博物館網站,口述歷史訪談紀錄。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