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9.7 C
Taiwan
2024 年 2 月 25 日
spot_img

【向子期專欄】夏威夷璀璨明珠拉海納失去了什麼?

拉海納早在成為毛伊島海岸的旅遊天堂之前就已經讓遊客們眼花繚亂——從夏威夷...

【吳演茂禪修心得】佛陀為什麼要微笑?

菩提樹,佛像和舍利塔,是斯里蘭卡每一間佛寺的特徵。 從面對苦難遮閉,到...

【大真博士之中藥選購二三事】「決明子」顧眼睛很好,...

「雨中百草秋爛死,階下決明顏色鮮。著葉滿枝翠羽蓋,開花無數黃金錢。 涼...

家庭看護工被勞動部收取就業安定費 變相製造勞資爭議...

研究探討台灣外勞制度的童文薰律師,以及教授人力資源管理與跨國文化管理的張...
-Advertisement-spot_img

【專文】撕裂惡化的全球安全問題展望(3-1)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田牧(整理與編輯)

當人們希冀與渴望「人類安全」時,說明這個世界充溢著不安全威脅、侵擾與驚懼。什麽是人類安全定義?1994年聯合國有文件指出:包含七個領域的安全,經濟保障、糧食安全、健康保障、環境安全、個人安全、社區保障、政治保障。
面對全球安全這個人類社會的大問題,《呂氏春秋》有「一引其綱,萬目皆張」,用民使民是這樣,治世理政也一樣。我們討論全球安全問題,從紛繁複雜的社會因素中,鎖定政治保障來分析與研究,希望能達到「綱舉目張」之果。

德國的軍事家克拉塞維茨在其《戰爭論》中寫到:「戰爭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方式的延伸」,順此思路,反其道而行之,雖然泛泛而談,但重點落在三個點上:

一是通過近期日本的七國集團峰會、南非的金磚集團峰會,及印度的20國集團峰會可以看到,全球化破裂,明確無誤凸現,且表現為體系化、區域化、抗衡化,進一步撕裂與惡化了全球安全;

二是台海危機是全球安全的重災區域,盡管眼下世界各地不時發生武裝沖突,即便是持續一年多的俄烏戰爭,並未引發大國之間的直接碰撞與沖突,但台海風險不一樣,中美已圍繞台海問題不時地碰撞與博弈,這是全球安全的重大隱患;

三是美歐民主陣營與中共極權政權之間的矛盾日益嚴峻與尖銳,中共被視為改變與破壞「二戰」後國際秩序的挑戰者,國際媒體關注點都聚焦在中國獨裁政權上,中國問題已成為全球安全的焦點之一。

「閑話三人行」用最通俗的語言,向讀者提供一些觀點與見解,與讀者分享與交流。

世界安全問題逐漸惡化

廖天琪:關於全球安全問題,甚是令人擔憂。新近非洲的尼日爾、加蓬等一些國家的政變,隨即引發武裝沖突;中亞的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也是新仇舊恨,武裝沖突一觸即發;俄烏戰爭持續一年半,盡管烏國已是遍地廢墟與死亡,卻依然烽火硝煙。總而言之,整個世界呈現不穩定、不安全,尤其令全球憂慮與惶恐的是南海與台海的安全問題,重點是太平洋島嶼的台灣。

新近西方媒體指「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地區』」,近年來,中國海、空軍接二連三在台灣島周邊舉行聯合巡航,甚至越過台海中線(半個多世紀雙方默認的海峽中線),還不時組織多軍兵種聯合軍演等。我是台灣人,苦痛與悲憤交織,決不容忍中共的驕橫跋扈、欺世霸道,我相信老萬、田牧與我一樣,這不僅僅是台灣人的事,地球人應共同面對,有責任與義務,反對兵戎相見的戰爭,反對中共的不可一世,反對中共挑戰人類的惡行,這就是全球安全。

田牧說的很好,眼下的全球安全,決定於「三國四方」,即美國、俄國和中國,外加歐盟成為「三國四方」,如何協調與把握?問題是中、俄的獨裁極權政體,製造了烏克蘭、台海的兵兇戰危。冷戰時期全球安全,舉世注目美蘇兩霸;冷戰後,形成了美國為主的單極全球化合作;俄烏戰爭的爆發,中、俄形成「背靠背」,美國的領導力顯得力不從心了,催生著世界多極化,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即:美、俄、中,及歐盟形成的「三國四方」多極世界。

我希望今天討論全球安全問題,直接濃縮到兩個焦點問題上來,一是:台海戰爭會不會開打?或者什麽時候會開打?二是:俄烏戰爭,這場爛仗會拖到什麽時候?今年年底會不會結束?

冷戰格局有利於全球安全

萬潤南:全球的安全形勢怎麽看?視角很重要,需要高屋建瓴,需要了解世界演變的來龍去脈。就說俄烏戰爭,表面上看是俄烏兩國的沖突。美國與中國在南海、台海、東北亞劍拔弩張,或者說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碰撞,但是我們要知道其背後的歷史沿革是怎樣的?應該說需要回到上一次冷戰的結束。

90年代初,美、蘇之間,延伸至北約與華沙,是兩種體制、兩個陣營的對抗,對抗結果以蘇聯與華沙的垮台而解體。東歐民主化的過程,標誌著冷戰的終結。為此,日裔美國學者福山畫上了濃濃一筆:「西方國家自由民主制的到來,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這就是著名的「歷史終結論」。

從兩種體制、兩個陣營對峙,最終演化催生了以美國為主導的新一波全球化。換句話說,今天的世界,是以美、歐西方世界為主導,包括俄羅斯、中國等,一起在全球化過程中發展起來,或者說,齊心協力,全球一體化造就了今天的世界。中國也是借助於這一波全球化經濟發展浪潮,一路突飛猛進,沖向世界GDP第二的大體量國家。

芝加哥大學的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you tube 畫面
芝加哥大學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you tube 畫面

冷戰結束,新時代開始了。有人並不看好「歷史終結論」,還在「大西洋月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為什麽我們很快就會想念冷戰?」這人就是芝加哥大學的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他為什麽與時代唱起了反調?他認為:一個兩級世界,一是以美國、西方為首的,所謂的資本主義陣營,另一是以蘇聯、還有原有包括中國在內的社會主義陣營,冷戰的格局是陣營之間的互相制約與對抗。他認為兩極結構,對世界安全是一種穩定的結構。

叢林世界與多極世界

萬潤南:兩級世界結束,即冷戰終止,便會出現一個多級世界,各種力量之間就有互相的利益,人類重新回到叢林世界,戰亂便會不斷。因為沒有陣營的互相遏制、束縛與羈絆,整個世界就會變得天下大亂、兵連禍結,人類將開啟新一波的角逐天下、強者為尊的世界。到了這樣兵荒馬亂的時候,人們是否會反過來想,還不如冷戰時代,至少雙方互相牽制與約束。他還指出:核武器已經擴散,最後會約束不住,甚至爆發核戰爭。原來美、蘇兩霸,盡管數次瀕臨核戰爭邊緣,但畢竟制約制衡發揮了作用。想想也是,世界末日一定是人類共有的,倘若站在懸崖邊,誰還有底氣蠻橫?解除危險是唯一的選擇。古巴導彈危機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後來蘇聯想對中國動核武器時,顯然意識到一個絕對繞不開的障礙,那就是美國。當時美、蘇在競爭「稱霸世界」,一旦蘇聯對中國進行核打擊,必將遭到中國全力反擊,到時候美國極有可能會趁虛而入,那蘇聯恐怕就自身難保了。也就是說,有兩個惡霸的時候,這個世界就安全,因為當一個人想動核武器的時候,另一個就會采取制約手段。

米爾斯海默的一個觀點是:兩極世界原來可以起到制衡與約束作用,變成多級世界以後,就難以約束與制衡了,因為令出多門,都是想稱王稱霸的小霸王,誰也不買誰的帳。但現實是他擔心的問題並沒有出現,因為美國領導的單一世界,實際上並沒有形成一個碎片化的多極世界,而是形成了以美國為主體的單級世界。
中國一直批判美國的單級霸權,美國的力量、經濟實力、政治智慧、軍事武備的強大威懾等,足以碾壓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盡管還會出現局部沖突,但美國力量始終起到全球安全的穩定器作用。

俄烏戰爭爆發,取得了制衡局部的地緣政治、均勢戰略小勝,但30年來美國單級世界的全球化格局,出現了漏洞與破局,世界面臨著一個新階段大環境,誰都明白:這個世界在演變,正在步入一個多級化世界。

和平穩定是維護國際秩序的基礎

田牧:我30餘年生活在德國,基於對民主西方的信任與依賴,從未思考與擔憂過,西方也會遭遇安全問題。但俄烏戰爭改變了一切,我心目中理性、智慧與沈穩的德國人,怎麽也會失控、把握不住歐洲大局?長年來,我一直深信德國政府的領導力,在治國理政上的大智大慧,與成功地發展與開拓經濟。我感佩梅克爾的軟實力一招,其和平發展的「大戰略」,一手以「北溪一號、二號」控制了俄羅斯占全球近20%的天然氣出口管道,一手以「中歐投資協定」圈走了兩倍於歐洲、四倍於美國的中國市場,用經濟發展、用造福人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用外交、經濟、文化等手段,與對手磨合與合作,並由歐盟為主導與牽頭,使歐、中、俄人民共同沐浴在和平幸福陽光下,這豈不是「治大國,若烹小鮮」乎?梅克爾的成功,一是抓住了能源,這是不能缺失的製造業血脈;二是市場,市場經濟離開了廣袤市場,何以為繼、何以繁榮?

十年前,我在《習近平:造夢工程》一書中寫道:維護世界霸主的地位,唯一途徑是保持和平態勢。如若霸主直接下場決鬥,極易動搖王者雄霸的格局,或者說舊霸王的地位到頭了。

自然界中,猴王要維護自己統治地位,總是以自己的威勢震懾住挑戰者,一旦這招不行,發生了決鬥,那就註定老猴王年限已到。總是有幾只年輕力壯的公猴,覬覦猴王的地位,它們會接二連三發起進攻,輪番與猴王展開你廝我咬的大戰,過一難過二,過二難過三,老猴王的結果自然很慘。頭狼的競爭也一樣。頭狼競爭時,老頭狼一動不動直立高處,兇狠的目光來回掃視強健的競爭者,用威勢震懾挑戰者,如此持續幾小時,經不起威懾的對峙者,只能選擇離開,退出競爭。惡鬥一旦拉開,結果就很難預料。最好的維持頭狼地位方法,就是不發生直接惡鬥,就把挑戰者嚇跑。

動物是這樣,人類也是這樣。中國人常說,興也戰爭,敗也戰爭。古今中外的霸主,無一不是依靠戰爭贏得霸主地位,但最終也是在戰爭中斷送霸主地位。拿破侖是軍事家,靠戰爭贏得了法蘭西第一帝國,贏得了歐洲的霸主地位,但滑鐵盧戰役的失敗,使得拿破侖喪失了一切。

梅克爾能制約住俄烏戰爭,使歐洲平安無事。美國總統應該更能夠掌控世界安全穩定的格局,俄烏戰爭的爆發,攪亂了世界格局,我同意老萬說的「全球安全破局」觀點,我們從接連的七國集團峰會、金磚峰會和20國集團峰會的內容和效果來看,拜登總統已按不住所有的鍋蓋了。30年來美國登高一呼,萬國齊心協力的穩定大局,顯然已一去不復返了。俄烏戰爭拖累、拖垮了歐洲同盟國經濟,這與「二戰」後美國幫助西歐工業復甦的馬歇爾計劃精神背道而馳,從全球戰略來說,也是敗筆。

杜金的七級世界論述

萬潤南:世界進入多極化後,會不會出現約翰•米爾斯海默所擔心的世界不可管控?抑或是失控,甚至發生核戰爭風險?

我這麽說,並不是空穴來風,8月29日俄新社網站發了「普京的大腦」杜金的一篇文章,說是「七級世界呼之欲出」。按照杜金的觀點,美國單級世界終結,世界政治舞台上正在發生變化,開啟了多極的全新世界。他認為:為首的依然是西方世界,美國、歐洲,包括日本作為一極;其次是中國,是一極;再則是俄羅斯,是一極;第4是印度,是一極;第5是巴西、阿根廷為核心的拉丁美洲,是一極;第6是發展中的非洲,是一極;第7是伊斯蘭世界,包含兩大分支:遜尼派和什葉派,也是一極。

2023金磚峰會
2023金磚峰會

杜金認為:整個現代世界已經開啟了一個新時代,而且他認為:這是一個一比六的格局,即西方世界將面對其它六個極,金磚峰會已經給出了明確的答案:金磚集團涵蓋了中國、俄羅斯、印度、拉丁美洲、非洲、伊斯蘭,這次峰會擴容後,這11國基本上被集結到了第二世界。

杜金把老毛當年的三個世界歸納成兩個世界,第一世界就是美國和西歐、包括日本等發達國家,或者以七國集團為核心的發達國家,金磚十一國代表的是第二世界。杜金這篇文章的標題是:「第二世界廢除了第一世界」。

從羅馬帝國衰敗中汲取教訓

廖天琪:現在一些媒體,已經在拉警報,美國失控,中、俄形成「背靠背」,實際上冷戰雛形已經形成,這是世界人民都不願意看到、更不願意面對的。
萬潤南: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如果形成了一個兩極世界,按照米爾斯海默的觀點,這個世界實際上又回到了新冷戰。上次我們討論了「半球化」,指的是兩個陣營、兩個半球,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對峙;如果我們從政治上定義,就是民主陣營和專制陣營的博弈,實際上是同樣的概念。

杜金講的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這樣的結構,可能對整個世界的安全是有好處的,因為它是一種力量的均衡。就像當年美國與蘇聯兩大集團,盡管局部戰爭沒完沒了,但沒有引起世界大戰。在大戰的背後,兩個陣營的霸主,依據當年老毛的說法,這是兩大霸權,在一些重大的戰爭問題上,或者說安全問題上,它們在背後是有溝通和協商的,互相之間有約束、制衡。

我說得樂觀一點,現在正在形成新的兩極世界過程。以米爾斯海默的觀點:世界是三種形態:第一種是單極世界,他認為單極世界會成為問題,因為單極世界的結果,是形成一個世界帝國,最後一定會腐敗,一定會沒落,而且一定會內鬥。歷史上羅馬帝國就是這麽衰亡的。現在已經有分析說,美國之所以國內分裂得那麽厲害,原因就是這30年來它是單極世界,沒有對手。

美國在沒有對手的漫長年代裏,內部之間就互相爭鬥了。為什麽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搞得這麽分裂?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它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強大的對手。所以有人就講,中國的出現,叫崛起也好,習近平戰狼外交開始後,起了一個很好的作用,就是讓美國兩派團結起來,現在美國兩派在什麽事情上都有分歧,但在對付中國的問題上,它們是完全統一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