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7.8 C
Taiwan
2024 年 4 月 24 日
spot_img

【蔡先靖專欄】科學如何看待加州創紀錄的降雪

稍早,加利福尼亞州遭受大雨、強風和厚雪的襲擊——這是看似永無止境的強風暴...

【蘇和仲專欄】圓頂清真寺:耶路撒冷最神聖最具爭議的...

13 個多世紀以來,圓頂清真寺一直是耶路撒冷神聖衛城皇冠上的寶石,這片廣...

【蘇和仲專欄】太陽離我們有多遠?

大約 350 年前,法國天文學家 Jean Richer 率領南美洲航行...

【曾子固專欄】壓力使我們衰老得更快

愛麗絲克萊因 (Alice Klein)在《新科學家》期刊發表的<...
-Advertisement-spot_img

《Newsweek 觀察》前進後退都是地獄 習近平陷「布里丹之驢」困境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以極權主義國家為舞台的科幻電影《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註一)》,雖然不是指中國一黨專政的場景,但中國似乎也像發條一般在運轉當中。在這個國家裡,一切都應該在偉大的領袖的宏偉計劃之下,有規則地運作著。

但是,最近這個「時鐘」似乎出了問題,在14億人民面之前,習近平總書記(國家主席)暴露出了他優柔寡斷的姿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中國共產黨的活動是按照總書記的任期,每五年循環一次。首先,全國代表大會選出中央委員會,然後中央委員會立即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1中全會),選出最高幹部的政治局常務委員與總書記,然後由總書記發表其信念。

這些人事是先已經確定,在中國這也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全體會議之後,在接下來的五年當中,將舉行六次會議,其中最重要的是「3中全會」。在1978年,這次的3中全會會議對於毛澤東的意識形態提出異議,而在1993年則全面採納鄧小平的改革方案,而這就成為國家的轉折點。會議的舉辦時間是在總書記上任後約一年之後的秋季。總書記宣布人事任命之後,通常會說明政策概要,而主要是設定經濟目標。

3中全會決定的重要事項將會傳達給國務院(相當於內閣)。國務院再將其納入基本計劃並製定預算,而經過隔年春季的「兩會」(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相當於國會)的通過之後來實施。

一、恐懼和猜忌使習近平無所作為

但是今年的兩會當中,習的基本計劃並沒有被反映出來。這是因為習並沒有召開重要的3中全會。兩會於3月4日至11日縮短了一半時間而進行會議,但整體而言,成果是曖昧不突出,沒有什麼可以大書特書的成果。傳統的總理記者招待會也取消了。

這讓中國觀察家感到困惑。習以擅於干預至細節一事而為人所知,但為什麼這次沒有提出政策呢? 

這可能有兩個原因。首先,習近平學到了像清零政策這種愚蠢的政策是很昂貴的。此外,疫情後經濟雖曾有恢復的跡象,但在去年夏季卻又急劇失速,這總算讓他理解到國家其實正面臨嚴重的經濟問題,而且沒有任何一個有效的解決方案。

結果,習近平陷入恐懼和猜忌當中而無所作為。現在的習近平有些像是「布里丹之驢(Bridan’s Ass)」。這個故事中的驢雖然又餓又渴,但無法決定是選擇《右邊的飼料》還是選擇《左邊裝有水的水桶》。但是,習近平無論選擇那一個,都將吞下毒藥。 

習近平和前任的領導人們在國內外都提出了和外表不相稱的目標,並使用了《充滿缺陷的發展模式》去行事,導致動彈不得。 例如,在房地產行業,中國恆大集團和碧桂園等的開發大型企業正在解體,而且經營會破產的不只是這兩家而已。如果政府不干預,房地產行業的崩潰可能會導致金融市場瓦解,從而給整個中國經濟帶來危機。 

另一方面,政府是可以有選項向房地產行業投入數兆元,並刺激投機。但是這種臨時性的救援措施在以後只會使問題惡化,並與習政府所提出的「住房是用來居住而不是投機」的方針互相矛盾。

在國際關係上,習近平也面臨著類似但更嚴重的矛盾。習近平旨在削弱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他透過滲透西方來進行破壞與竊盜,甚至於把這一些整理成《東升西降》這種具有挑釁性的口號。

儘管中國是正處於最需要外國投資者的時期,但中國卻正迅速地失去他們。習近平終於意識到中國和西方的脫鉤最終將破壞中國經濟,尤其是破壞高科技領域,他試圖想要阻止這種趨勢。

確實,習近平也做出了一些讓步。他停止了對房地產投機的打壓;中國外交官也抑制了挑釁的戰狼風格;習近平本人也在去年11月與美國總統拜登在舊金山附近會面時強調:中國不打算削弱既有的世界秩序。

二、習近平為什麼猶豫而不做大轉變的原因

其實,幾乎沒有人相信習近平會做大的轉變。要顯示出一點點實效,他必須放棄許多惡政,例如:任意拘押外國企業員工,霸凌菲律賓和台灣,在南海推動有實效的控制……。 

但是,他可能無法退縮到這個程度,因此他沒有辦法期望西方提供援助。習近平從美中領袖峰會當中空手而回,他意識到他在3中全會上無法提出有效的政策,甚至沒有公布3中全會舉辦的日期。 

回顧歷史,共產主義獨裁者有時候會將政策做大轉變的。列寧於1921年從《會走向破產的戰時共產主義》轉向《靠近資本主義的新經濟政策》。毛澤東在58-62年間領悟到:造成大飢荒的大躍進政策和人民公社化的失敗,而使意識形態向後退,自己做出了讓步。 

他們之所以能夠毫無受損地進行激烈的政策轉變,是因為他們是共產主義共和國的創建者,他們擁有足夠的政治資本來彌補錯誤。 

但是習近平只是一個具有平凡績效的小人物,他是領導人們妥協之下而誕生的產物。前任領導人們與西方保持良好關係,而有著造成經濟繁榮的聲望,他就借助這個聲望向那一些《相信他有魔力發展國家的人們》兜售「中國夢」。 
現在,習在政策面的無能和失敗已經是顯而易見,但是他如果放鬆警惕,會被看做是軟弱,甚至會被冷酷的敵對勢力或是叛徒所推翻。

今後,他可能會縮小野心,在可以掌握的權力的範圍內進行小幅度的政策讓步,同時透過強硬的手段抑制國民與黨內的反彈,而以此方式來管理國家,但這依然是無法擺脫長期的衰退。 

對於許多尋求穩定的中國人來說,在社會高齡化和保守化發展的情況之下,這可能是一個可取的方向。同時,使《不打算放棄葬送西方國家的中國》平靜下來,尋求和諧,並藉此終結數十年的愚蠢行為,這對於想要回復正常狀態的西方國家或許是好的。但未來習會如何呢?任何人都很難猜測。

(註一)《發條橘子》(英語:A Clockwork Orange)是1962年由安東尼·伯吉斯所著的反烏托邦中篇小說。發條橘子在1998年美國現代圖書館的20世紀百大英文小說中,在編輯排名中排第65位,讀者票選則排第55位。2005年又被時代雜誌選為百大英文小說。2008年入選為普羅米修斯獎的名人堂。

《發條橘子》外在是有機的水果,內在是無機的發條齒輪,暗喻人類看似有自由意志,無形中卻被操控。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張正修
張正修
曾任考試委員、開南大學法律系系主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兼任副教授、台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