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tanbul escort bayan sivas escort samsun escort bayan sakarya escort Muğla escort Mersin escort Escort malatya Escort konya Kocaeli Escort Kayseri Escort izmir escort bayan hatay bayan escort antep Escort bayan eskişehir escort bayan erzurum escort bayan elazığ escort diyarbakır escort escort bayan Çanakkale Bursa Escort bayan Balıkesir escort aydın Escort Antalya Escort ankara bayan escort Adana Escort bayan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19.7 C
Taiwan
2024 年 5 月 21 日
spot_img

【于思專欄】「好人」活得更久、更健康

善意以及對他人的其他親善社會行為,並非只是一個人的人格特質,做一個「好人...

【山巨源專欄】經濟挑戰和失業形勢下的中國

他們尋求分散注意力和幾天的緩解是可以原諒的。國內的消息相當慘淡。作為一家...

【曾子固專欄】國家如何選擇最好、最亮的聖誕樹?

  西維吉尼亞州的莫農加希拉國家森林佔地 921,000 英...

【歐陽永叔專欄】藍色牛仔褲對環境來說很糟糕,有新方...

藍色牛仔褲是時尚界最經典的衣櫥必備單品之一,也恰好是時尚界最大的環境足跡...
-Advertisement-spot_img

《詩寫台灣》伊能嘉矩著作的一些疑問和討論(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台灣史料多殘篇,張冠李戴聽不完;
要把真相仔細探,莫教歷史長訛傳。

甲、伊能嘉矩是研究台灣歷史文化的先驅

一、日本人伊能嘉矩,1897年來台就最先對臺灣平埔族做人類學的田野調查的開創者,終生研究臺灣歷史文化,著有《台灣文化志》、《台灣蕃政志》、《臺灣踏查日記》、《臺灣地名辭書》等多種,貢獻宏偉,是「台灣學」的先驅。他的著作一直為後來之台灣歷史研究者所尊崇和沿襲,令人感念。

二、我近年根據明代《明實錄》和荷蘭《巴達維亞城日記》、《熱蘭遮城日誌》、《荷蘭統治下的福爾摩沙》等第一手史料,著有《打狗阿猴林道乾—尋找高雄平埔族的身影》《詩寫台灣》和《民報》與本報《銳傳媒》發表多篇高雄平埔族論述的明確結論:

荷蘭第一手史料
荷蘭第一手史料

A、明代海盜林道乾是逃去柬埔寨,未來台灣(台南)、打狗山,高雄相關記載皆屬訛傳。
B、高雄平原有許多原住民村社,堯港搭加里揚與打狗附近村社是不同二社。
C、1635年12月25日荷蘭新港大軍攻打搭加里揚,高雄平原各社皆驚慌逃遷至屏東平原。高雄平原從此無村社居住。
D、1636年放索七社居住在今林邊。
E、搭加里揚於1646年改名阿猴,在今屏東。

三、台灣很多大小歷史,因史料缺乏或誤解、訛傳,都需不斷的探索修正。
伊能嘉矩著作因欠缺早期史料和新發現史料,而有很多疑問和誤解。
本專欄將就伊能嘉矩對高雄相關歷史的記載有疑問部分,分別提出討論。

呂自揚有討論高雄平埔族的著作
呂自揚有討論高雄平埔族的著作

乙、伊能嘉矩關於打狗與阿猴社之記載的疑問

一、伊能嘉矩《臺灣踏查日記》的記載:
A、1900年(明治33年)8月8日記載:「『打狗』這個地名,出之於住在打鼓山麓的平埔蕃Takō社,平埔蕃把蕃社背後的山,也叫做Takō山。明嘉靖年間,海寇林道乾入侵臺灣,殺土蕃,取其血混和石灰塗船的傳說,就是發生在這裡。」
B、 8月11日記載:「阿猴街的地名,出之於平埔蕃社名Akāu,族人原來住在打狗,原來叫做Takō社(或叫Takao社),明末海盜林道乾侵掠時,族人為了避難,遷到現在這個地方。《續修臺灣府志》引述 〈陳少厓外紀〉,說:『 明都督俞大猷討海寇林道乾,道乾戰敗,艤舟打鼓山下。恐復來攻,掠山下土番殺之,取其血和灰以固舟,乃航于海,餘番走阿猴林社。』」「打狗和阿猴兩個地名,顯然地出之於Takō社,其演變順序如下:(1) Takō(2) Takao(打狗)(3) Akāu(阿猴)。」
C、1900817日記載:「Akāu社(阿猴社):原名Takō社,原居地是現在的打狗(高雄市),明代被林道乾所逐,遷到阿猴街(屏東市),後來又被閩人所逐,退到番仔寮,最後遷到浮圳、隘寮。現在阿猴街南側的番仔埔,仍有少數阿猴社族人住在那」裡。

二、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說:「今欲試解明其究竟,須提及被難餘番之阿猴林社。按鳳山縣下淡水流域平埔番馬卡道支族所屬阿猴社,原稱打狗社,占居打狗港口一帶。此事有該番口碑傳承。

打狗為該番語「竹林」之意,蓋因其土產而命名者,《鳳山縣志˙風土志》番社風俗云:「社四圍植竹林」可徵之。此社名使用打狗或打鼓之音譯字成之。乃阿猴Akau係常被認為番語特徵之打狗Tākau,其頭一字『T』字不發音而轉訛無疑。阿猴係譯成之音譯字,而其末尾所添林字,不外具有森林意義之形容。故如「鳳山縣志」及「臺灣府志」,番社名僅作阿猴,蓋對其土番加以虐殺暴掠事係屬事實,致土番不得不為避難,故認為發生在打鼓山下滋擾為妥當。」

三、伊能嘉矩缺荷蘭時期史料,這四條記載,皆沿襲《鳳山縣志》和《續修臺灣府志》記載林道乾逃到打狗殺土番的訛傳,並宣稱「就是發生在這裡」,在打狗。

對照踏查日記,很明顯,伊能嘉矩一方面沿襲《鳳山縣志》林道乾逃來打狗殺土番,餘番徙為阿猴的傳說;一方面根據1900年8月8日和11日,所調查獲知的地名,配合清代文獻,記載成是1900年8月17日老埤社番潘乾坤報導的口碑。

伊能嘉矩不知《鳳山縣志》的記載是訛傳,強把「打狗」和「阿猴」地名用拼音的演變來解釋,可說純屬想像,既不合搭加里揚在1646年改名為阿猴的史實,也不合邏輯。

《熱蘭遮城日誌》記載搭加里揚社1644、45年長老,1646年續任阿猴社長老,是呂自揚考證搭加里揚社於1646年改名阿猴的歷史新發現之直接證據。
《熱蘭遮城日誌》記載搭加里揚社1644、45年長老,1646年續任阿猴社長老,是呂自揚考證搭加里揚社於1646年改名阿猴的歷史新發現之直接證據。

四、伊能嘉矩一直把1719年李丕煜《鳳山縣志》等記載的林道乾傳說,當作史實,來附會解釋阿猴是打狗遷去,還說阿猴與阿猴林是同一地方。事實上,阿猴與阿猴林是二個不同地方,不是名稱多添一個「林」的問題。《鳳山縣志》地圖,畫的阿猴林在下淡水溪西方,今高雄市大樹。蔣毓英《臺灣府志》也是記載阿猴林與阿猴是不同的地方。

五、阿猴社是1635年搭加里揚從岡山平原遷去後,於1646年改名阿猴,與打狗無牽連,也和「阿猴」與「打狗」發音有無「T」無關係。

伊能嘉矩不知《鳳山縣志》的記載是訛傳,強把「打狗」和「阿猴」的不同地名,用拼音的有「T」無「T」,當作是地名發音的演變,可說是純屬想像,既不合常理和邏輯,也不合搭加里揚在1646年改名為阿猴的史實。

伊能嘉矩又說「打狗」的平埔語是「竹林」之意,未記載是那一族的語言,很多文史研究者皆沿襲廣傳,解釋是否正確仍待考。

六、《鳳山縣志˙風土志》記載四圍種竹林的是屏東平原的鳳山八番社,不是指打狗的番社。清代《臺灣府志》《鳳山縣志》,並無番社居住在打狗的記載。伊能嘉矩1900年踏查打狗時,打狗也無原住民居住。而且早期包括漢人,很多村莊外也都有種竹,不只番社種竹。

七、平埔族各村社皆有社名,像大員附近有新港、麻豆等社。荷蘭《熱蘭遮城日誌》在1635年之前,只稱居住打狗原住民叫「打狗野人」,從未叫「打狗社」,在16361225日搭加里揚之戰時,就驚慌逃遷到屏東平原而尚未被記載社名。打狗只是海港地名,也用來泛稱居住打狗附近的原住民,不是實際的社名。

丙、綜上所述,伊能嘉矩關於打狗、阿猴的遷徙記載,明顯都應保留和修正。

自由時報和聯合報,報導呂自揚對高雄平埔族歷史考證的新發現
自由時報和聯合報,報導呂自揚對高雄平埔族歷史考證的新發現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呂自揚
呂自揚
高雄月世界田寮人,台南師範,高雄師院。河畔出版社主編。1979編著「歷代詩詞名句析賞探源」,被抄襲盜印數百萬冊。 2014著《打狗阿猴林道乾》,論證明代海盜林道乾未到台灣,屏東阿猴社遷自岡山搭加里揚社,推翻四百年歷史訛傳。 《詩寫台灣》以現代四句小詩,廣寫歷史與名山民俗花鳥之美,為四百年台灣寫詩立傳。

Latest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