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專文〉國事光析: 中國社...

〈專文〉國事光析: 中國社會潰敗的國際擴散 ─從中國網紅到靖國神社入口石柱旁小便談起

Date:

 

文/吳國光(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兼任美國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中國分析中心高級研究員 )

本來不想再談社會潰敗的話題了,可是,新材料不斷出現,也很能啟發思考,於是似乎必須再寫三寫。 「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

新材料很多,其中最為抓眼球的是,一個叫作“鐵頭”的中國網紅新近發布了一段英文視頻,顯示他在日本東京爬上靖國神社入口處的石柱旁小便,並用紅色噴漆在石柱寫上「廁所」的英文詞toilet。還有,四名美國大學教師在中國吉林觀光一個公園時被人持刀刺傷,原因尚不清楚,但已有的證據顯示受害人應屬無辜。

啟發就是本文標題所示:中國的社會潰敗已經在產生「國際擴散」的效應,「互害社會」的後果加到了外國人身上,也在擴散到中國本土之外,正在侵蝕和毒化人類社會的起碼文明規範。

國際抗議中的“小流氓恐怖主義”

以上兩案可以從多個角度分析,我想強調的就是其中所顯示的社會潰敗。如前所述,社會潰敗的實質是文明規範的失效,是人際關係中充滿了敵意與傷害,是「互害社會」的形成。從身邊的親人,到職業領域裡的服務對象,到素不相識的路人,都不願信任也不肯善待,都充滿惡意並隨時可以加害,這就是社會潰敗的最普遍的表象。現在,這種現象的施加對象擴及外國人,擴散到中國本土之外,是為中國社會潰敗的國際擴散或全球瀰漫。

這也是衡量中國社會潰敗究竟發展到了什麼程度的指標。拙作前兩篇強調社會潰敗中所表現出來的親情的異化及熟人之間信任與善意的缺失,那可以說顯示了中國社會潰敗的深度。現在所談的,則是發生在陌生人之間的事情,特別是在中國人和外國人之間發生。其實,規範陌生人之間的社會互動本來就是社會文明的一大功能。生人之間本就缺乏信任,更談不上什麼情感,如果不依照文明規範互動,那就很容易陷入所謂「叢林社會」的黑暗之中。在一個即使只是很小規模的社會,一定也是生人佔據絕大多數;國際社會尤其如此。如果社會潰敗在這裡發生,「面積」必然很大,後果必然是具有極大發散效應的。

反過來,文明社會最明顯的表徵之一就是對於陌生人、外國人的善意。不要說中國人排外,其實中國社會傳統上禮遇客人,更特別禮遇外國人,特別重視國際聲譽。曾經有句俗話說“丟人丟到國際上去了”,這是說丟人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也許這句話現在不流行了,因為一種新的社會潮流出現了。這種潮流,第一,不知道什麼叫“丟人”,不知道世上有“羞恥”二字;第二,視外國人為仇寇,與國際社會為敵,把“國際上”就是看作打罵搶偷的領域,在這樣的領域似乎你做什麼下三濫勾當都行。研究中國社會的人以前總強調中國人重視“臉面”,現在看,這是不是也很落伍了呢? 「不要臉「是不是正在成為中國社會的新潮流呢?

那撒尿者宣稱自己這麼做是在抗議日本政府允許排放核子污水。有人會說,國際上不允許抗議嗎?要知道,抗議有抗議的規範;民主社會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抗議活動,但基本上都會遵循相關規範和法律。就說抗議日本吧,抗議者可以燒日本國旗,但你不能砸無辜者所擁有的日本汽車,更不可以見到路過的日本人就動刀子。

當然,隨著恐怖主義活動的升高,透過踐踏規範與法律來進行國際抗議的舉動在全世界現在都不是什麼稀罕事了。我這裡談的是中國的社會潰敗,並不代表在說國際社會就沒有社會潰敗。再者,在公共場所便溺並視頻播放之,未免猥瑣下作,而以猥瑣下作為榮就算在社會潰敗裡也可以說是潰敗之甚,因為其中沒有任何尊嚴與文明可言,恐怕只能叫「小流氓恐怖主義」吧?

專制政治催化社會潰敗

再次強調:我不反對國際抗議,不管是針對​​什麼的國際抗議;我這裡講的是抗議的“下作化”,也就是不理會最基本的文明規範,而用低於日常社會互動文明底線的手段來表達意願、情緒、想法、抗議等等。還要再講一句的是:恰恰是政治專制制度在不斷催化這樣的下作化,也就是在催化社會潰敗。

這裡面的因果關係層次很多,文短不能盡論,單談兩點。第一,神社便溺者的那場鬧騰,他自詡為“做一件大事”,一副義正辭嚴狀,這是不是神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風格呢?確實有分析相信此人是利用北京鼓吹的民族主義氛圍而不惜採取極端手段以達到個人目的。我們知道,民族主義的要義在於把本民族的利益置於至高無上的地位。那麼,這一番便溺是如何增加了中華民族利益的呢?拿「民族利益」來裝潢小流氓嘴臉(和褲襠)是專制政治的拿手好戲,因為專制者有壟斷如何解釋「民族利益」的權力。既然國家政權可以這麼乾,「鐵頭」當然也可以這麼幹──和尚摸得,阿Q為什麼摸不得?這可以叫做「政權示範效應」的催化作用。

第二,專制政治還有一種“政治禁絕與導向效應”,同樣催化社會潰敗,也催化社會潰敗的國際擴散。試想,如果有個外國人要抗議中國政府的什麼政策而到毛澤東紀念堂門口撒尿,那會怎麼樣?就算一個中國公民,也就是中國政府所稱的“中國的主人翁”,能有這樣的方便到毛堂門口方便嗎?毫無疑問,專制政權馬上滅了你! 1989年天安門抗議期間對毛像潑墨的三位湖南青年,前兩年直播潑墨習近平像的董瓊瑤,都因此入獄。相反,做壞事在中國往往是安全的,對外國人耍流氓是中共暗自歡喜的。這樣的社會能不潰敗?這樣的潰敗能不會向國際擴散?
(本文轉載VOA)

 

本文僅代表作者立場,不代表本平台立場

分享文章

Facebook Comments 文章留言

特別報導
特別報導
銳傳媒資料中心

專欄

推薦閱讀